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掘土者的攻防
    在陈飞向着赵天磊敬了一个军礼后,然后慢慢放下手,赵天磊连忙搀扶着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慢慢上前,开始检查那条被掘土者咬断的残肢,只不过因为伤口已经被王雪晴包扎过了。赵天磊为了避免重新打开,会对伤口造成再次伤害,所以并没有打开包裹的纱布。

    只见赵天磊隔着断裂受伤的位置,往上面去检查,检查陈飞短肢上端的肩膀位置。当那小半截肩膀,暴露在赵天磊的视野下后,赵天磊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看到赵天磊这副举动后,其中有几人已经看出来一丝结果,然而那佟乐却是对着赵天磊紧张的追问道:“怎么样?我班长他有没有被那怪物给感染?”

    听闻佟乐的话后,赵天磊一手指着陈飞那上面的半截胳膊说道:“我之前亲眼见到一些幸存者被丧尸抓伤或者咬伤,他们被受伤的地方,均会出现迅速感染。以至于伤口开始发黑发紫,随即病毒通过伤口的位置,迅速向着其他地方蔓延,而且速度十分的快。有时候就算人还活着,但是其体内的血液,已经开始发生转变,一直向着心脏,以及头部蔓延,最终覆盖全身。”

    “你们可以看陈飞的伤口上面这一部分,除了显得苍白无血色外,并没有其他状况。要知道如果被感染的话,这一片的血液都将是紫黑色,尤其是那体内的红色血管,将会第一时间变成黑色,甚至是连皮肤都会变得灰白。所以,凭借我个人的经验断定,陈飞虽然被掘土者咬断了胳膊,但是并未被感染。”

    “对于这一点,我还是很奇怪的,那掘土者可是十分高级的变异生物boss,是用水蛭变成的。一只小小的水蛭,能够变成这么恐怖的怪物,足以说明是经过了多种病毒变异而成,其体内应该存在有十分厉害的病毒。然而陈飞在被其咬断了胳膊以后,居然没有产生变异,也没有被感染?难不成,那病毒在那掘土者的体内,发生了变质,随后对人类无效?”

    叶晨枫听后忍不住摩拳擦掌道:“那这件事也够奇怪了,难得有这种情况,我还想着那掘土者更加厉害,其感染的程度就更厉害,结果这家伙居然没有感染力。那以后在遇到他,我们就能够放松一些,近身好好的和这家伙交战,争取一口气灭了它丫的。”

    随着叶晨枫话音一落,一旁的栗旭洋便忍不住掂了掂手中的刀说道:“我看你就得了吧,你没看到陈班长麾下的战士们,在和那掘土者交战时,都是枪支扫射。结果那些枪支对掘土者来说,没有一点伤害力,反而那掘土者好像跟没事一样越战越勇。到时候就算让你端着机枪上前,恐怕也只会一样,只能为成为那掘土者的腹中餐。如果以后真的要是再遇到那掘土者的话,围攻剿杀的任务就交个我们好了,有我和老大近身作战配合,保证能够爆了那掘土者的菊花。”

    听着叶晨枫的话,武轩也忍不住吐槽说道:“切,就你?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虽然你近战能力不错,但是你当那掘土者是吃素的?老大在和掘土者作战的时候,其凶险程度,绝对不是你们远处观望所能体会到的。别看那掘土者的身形肥胖,但是这家伙的攻击速度绝对不慢,尤其是其庞大的身躯,使得自身的攻击力,可谓是非常的恐怖。只要被击中一下,保证让你当场毙命,所以你还是悠着点好。”

    面对武轩的吐槽,栗旭洋显得尤为不满,当即说道:“我靠,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是一只小水蛭变成的怪物吗,有老大拖住他,我在后面只管开挂虐死它就行了。”

    看着几人就此不下,赵天磊慢慢站出来,对着众人说道:“武轩说的一点没错,那掘土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今次如果不是武轩在远处利用狙击枪,一直攻击着掘土者,使得掘土者受伤,恐怕我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和它正面相对抗。再者,这掘土者并不是只有强大的攻击,和坚强的身躯而已,还有它的唾液,我想是有剧毒的。”

    “之前在和掘土者交战的时候,掘土者朝我吐了一些粘液,当时被我躲过。结果那些粘液,喷洒到我身后的草地上,当时我就看到那些草就直接被腐蚀了。就凭借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掘土者的唾液是带有强烈的剧毒,或者是强烈的腐蚀性的。另外还有掘土者的后门,会释放一种令人难以呼吸的气体,那种气体会使得人的大脑出现短路,产生昏厥。”

    听闻赵天磊的话后,孙大圣忍不住大吃一惊地说道:“老大不是吧,这么说来这掘土者简直就太恐怖了。普通的枪支对它来说,完全是没有用,近战的话一般的冷兵器又不能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掘土者不但可以大范围的进行攻击,还可以进远程唾液和放屁毒气攻击,简直就是自带毒气和腐蚀性的,超级血盾游戏**oss了,那我们以后在遇到这家伙,到底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被它追着跑吧?另外老大,既然那掘土者这么厉害,那你今次到底是怎么跑它打跑的?”

    赵天磊当即向着众人解释说道:“之前武轩给了它几枪狙击后,却是对它造成不小的伤害,虽然不知道到底伤势如何,但是我和它在交战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它的攻势比最初迟缓了不少。当时随着武轩的几枪,在加上我的斧砍,我看到那家伙好想昏厥了。于是我就连忙拿着消防斧,想要趁其昏厥的时候,一举将其给击杀。然而就在我刚准备动手的时候,这家伙却突然醒了过来,直接朝着我就冲了过来。当时我根本来不及躲闪了,只能硬着头皮和它硬碰硬,结果就是我一斧子将它口中的一颗巨大牙齿给砍掉了,而它也把我的消防斧给震碎了,我也被它给震得五脏六腑翻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