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掘土者的毒气弹
    众人此刻虽然在屋里闲聊,但是外面的赵天磊,却是在和那掘土者苦战着。在大家看起来,赵天磊是在凭借手中的消防斧,在掘土者身边走游着,时不时砍上一斧子。

    其实赵天磊的内心里最为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和掘土者战个平手,甚至是占得上风,完全是因为武轩的那几枪狙击枪的效果。虽然武轩的几枪狙击枪,没能杀死掘土者,但的确给掘土者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表面上似乎看不出来什么,但实际上从掘土者的行动上,赵天磊近距离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速度明显的下降了许多。还有掘土者的力量,似乎也弱了很多,在攻击自己的时候,所爆发的速度慢了不少。当自己躲避过去,砸在地面上所造成的破坏力,也弱了不少。

    正是因为如此,赵天磊才能拼尽全力和对方交战,甚至可以提着消防斧游刃有余的对着掘土者进行围杀。经过一番走游交战,赵天磊至少在掘土者身上身下,砍了不下二十余斧,造成的大小伤势有略有不同。

    或许是因为被逼急了,一连多次攻击,都未能吞下赵天磊,掘土者实在是暴怒了。突然加速朝着赵天磊吞噬而来,面对掘土者的突然爆发,赵天磊刚准备挥舞手中斧子,眼看掘土者的攻击已经袭来,赵天磊根本就是避无可避。不得已,赵天磊只得硬着头皮与之拼一下,不然的话,赵天磊就只能面临被吞噬的下场。

    “去你的,看看是你的牙齿厉害,还是老子手里的斧子厉害。”只听赵天磊一声狂叫,挥舞着手中的消防斧,便朝着掘土者袭来的血盆大口砍去。

    “砰。”

    随着一声金属碰撞声后,赵天磊手中的消防斧,与掘土者的利牙相碰。瞬间爆发出一丝火花,而赵天磊更是被震得双手发麻,简直就好像是一斧子,砍在了坚硬的金属上。那股被反震的难受劲,使得赵天磊很不好受,一股气血翻腾,差点没吐了出来。

    更为可怕的是,赵天磊在看到手中的消防斧时,只见斧头上面的利刃,直接被震得裂开。赵天磊受到如此强烈的反震,足矣可见那掘土者的利牙多么坚硬,还有掘土者那攻击力道也是颇为强大。

    不过在赵天磊受到如此巨大的反震时,那掘土者也不好受,毕竟在反震之余,力量是相冲的。别看赵天磊那把消防斧利刃被震裂,但是掘土者那张大口中的其中一颗大牙,直接断为两截。此刻只有半颗压根露在那里,显然是被赵天磊刚才那一斧子给斩断的,看起来很是搞笑。

    特别是再看掘土者,更是受到这一重击后,整个人肥胖的身子都开始忍不住颤抖起来。要知道现在的赵天磊毕竟是一等兵的进化者,力量数据是28点的高暴力量,几乎是接近30点完美数据值。而正常的普通成年人,最高力量值为5点,赵天磊几乎是其六倍的力量。

    看到掘土者所受到的伤害,似乎比自己大的多,赵天磊顿时重获自信,打算趁着掘土者此刻浑身颤抖的状态,在给其来几记重创。当即赵天磊举起自己手中,那把被震裂的消防斧,就准备朝着那掘土者砍去。

    忽闻掘土者一丝怪叫,似乎是感受到了赵天磊的杀意,直接一甩尾巴,直接扫中赵天磊,将赵天磊给甩飞向一旁。而掘土者直接钻进那地底下,一溜烟的不见了,看样子应该是溜走了。

    “老大......”

    位于天台上的武轩,是最先看到这一幕,当看到赵天磊因为躲避不了。所以打算和掘土者正面相拼时,武轩整颗心,都忍不住差点跳了出来。结果让武轩没有想到是,赵天磊居然占居了上风,狠狠地重创了那掘土者。但是随后的一幕,让武轩崩溃,在赵天磊准备给予掘土者致命一击时,掘土者突然发狠,一尾巴将赵天磊给击飞出去,然后逃之夭夭。

    在武轩因为担忧而大喊之际,位于一楼饭店的众人也看到了这一幕,一时之间里所有人的人都吓坏了。尤其是沈心煜和郑冰颜两人,连忙打开门飞快的,朝着赵天磊跌落的方向奔跑过去,查看赵天磊的安全。

    等到众人怀着各种忐忑不安的心态,赶到赵天磊的身边时,只听见一阵咳嗽声,正是赵天磊的声音。

    “天磊,你还好吗?”沈心煜当即扑了上前,不顾赵天磊身上的脏乱,一把将赵天磊扶起来搂在自己的怀里说道。

    “咳咳,t妈的,那个畜生,居然敢对着老子放屁。”然而赵天磊当即爆粗口说道。

    随着赵天磊的话一出口,顿时前来的人,纷纷愣住了。没有想到赵天磊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只不过是被那怪物尾巴扫中一下,然后被怪物放了个屁熏的了。

    王三忍不住询问说道:“老大,刚才到底是什么回事?我们只看到那怪物用尾巴,把你给甩飞,没有看到它对你放毒气啊?”

    “你们当然没有看到,刚才的情况太过突然,就在我想要给它来个致命一击时,没想到那家伙突然好想回光返照一般。直接快速的用着尾巴朝着我扫来,要知道这家伙的力气可是很恐怖的,如果被它一尾巴扫中的话,我不死也得断几根肋骨,甚至极有可能会被震得五脏六腑破碎。”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直接抬起手中的消防斧,一斧子朝着它的尾部砍去。结果正好砍在它的尾部正中,结果我就听见噗哧一声响,一股恶心的臭味,直接扑面而来。t妈的,险些当场让我给熏晕过去,差点没有透过气来。我简直要卧槽了,这家伙吃的,我估计从来没有排泄过,所以放的屁才跟毒气一样。”

    “噗哧。”随着赵天磊的这番话,在加上他那一番恶心想吐的模样,众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而且由此来看,赵天磊似乎也没有收到什么太大的伤害,否则的话,赵天磊就算在生闷气,也不会爆发这一粗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