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一连串的狙击
    眼看掘土者的攻击就要袭来,赵天磊稳住心态,准备在那瞬间躲开。可没等赵天磊即将准备闪身躲避的时候,忽闻一声巨大枪响之声,只见一颗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子弹,瞬间击中掘土者的头部左右位置。

    不用想,赵天磊也能够猜得出,这一枪是谁放的,除了躲在小旅馆楼顶的武轩又有何人。只见武轩这一狙击之后,巨大且极具杀伤力的子弹,顿时击中那掘土者的头部。顿时爆出一阵绿色的液体,犹如水管爆裂一般,顿时倾洒而出。

    看到这一幕,赵天磊吓得连忙向后退去,以免这些恶心的东西洒到自己身上,谁能知道这一滩恶心的绿色血液里,会不会包含有什么致命的病毒。从武轩的这一枪来看,明显给掘土者造成不小的伤害,想必这个家伙,自从变异之后,还没有受到这么严重的打击。

    单看其中枪之后,头部不停的摇晃着,似乎有些晕晕的感觉,又或者是刚才武轩的这一枪狙击,让它产生了脑震荡。不过在看到这种情况后,赵天磊心中忍不住暗自叫好,趁此时机迅速撤退。结果没等赵天磊后退一步,那掘土者突然再次朝着赵天磊暴露出自己的一张利牙,似乎今次就认定了赵天磊这个猎物一般。

    “砰。”

    又是一击狙击枪响,武轩的攻击又一次袭来,目标依旧是掘土者的头部。似乎和刚才那一枪的轨道相差少许,这也是因为武轩根本辨别不出,掘土者的脑部到底是在什么位置。只能凭借本能的反应,朝着掘土者的头部附近进行狙击,第一枪命中后,武轩就通过狙击瞄准镜开始观察。

    看到那怪物除了呆钝后,并没有其他变故,武轩便开始稍稍移动,准备开启第二枪,也就是瞄准掘土者的其他位置。在武轩来看,不管是什么怪物,终究会有它的弱点和要害部位,只要打中那个位置,就算它在怎么厉害,也会一击毙命。

    随着两枪之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如果是换成是其他目标,不论是丧尸,还是丧尸犬,又或者是舔食者。武轩都有信心,两枪狙击绝对能够将其彻底的击杀,但是今次对于这个掘土者,两个狙击子弹,非但没能将其击杀,反而更加激怒了它的野性。

    只见第二颗狙击子弹打中之后,掘土者更得十分狂怒,不断涌动着身子,朝着赵天磊便快速的飞扑而去。别看这家伙的身体肥大,但是行动速度一点也不慢,尤其是再加上其庞大的身形,那攻击范围也是非常大。在掘土者的一连数次攻击之下,赵天磊只有拼命躲闪的份,不管怎么样,赵天磊都不敢正面去接掘土者那全力的一扑。

    如果是面对一个狂躁的舔食者,赵天磊或许敢于正面相碰,但是掘土者这家伙,那大嘴一张所露出的满嘴牙齿,让赵天磊都忍不住头皮发麻。单看其撞击地面的那股力量,就绝非撞击一个普通人类所能够抵挡得住,如果从正面和这家伙对抗的话,赵天磊就算不被吞噬,也会被撞个粉身碎骨。

    “砰。”

    眼看赵天磊被掘土者逼得只能狼狈躲闪,身处天台上的武轩,更是焦急万分。此刻对武轩来说,以及顾不上寻找掘土者的要害部位了,只能架着狙击枪,竭尽全力的朝着掘土者身上轰去。一连数枪下去,掘土者身上不断冒出多个枪眼,但是掘土者的进攻速度和那种疯狂依旧没能减弱。

    就在赵天磊、武轩和掘土者远近交战时,藏在一楼饭店里的众人,也在通过那玻璃窗观看着外面的情景。在听到几声轰响的狙击枪声后,王三不由得吃惊道:“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武轩一连狙击了五六枪,都杀不死它,简直太可怕了,老大一个人能不能抗住,不如我去帮忙吧?”

    听着王三的话,一旁的栗旭洋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没有看到老大那灵敏的身手?那你确信以你这种身躯过去,能够做到老大他那样?我想你去的话,不出两三回合,便被这怪物给吃了。”

    叶晨枫连忙对着那名军人战士询问道:“你们这到底是怎么招惹到这么恐怖的怪物,说真的你们能够成功的活下来实在是不简单,这家伙简直是太变.态了,这普通的武器根本就对付不了。”

    就在叶晨枫带着几人躲进小旅馆后,队伍中唯一一名学医的王雪晴,立即二话不说。拿着赵天磊之前给自己准备的医疗包,开始为那位断臂的军人战士包扎伤口,虽然其伤势颇为严重,但是有些地方已经血液已经开始凝固,再加上刚才在外面经过雨水的冲刷,几乎不再过度流血。

    好在一点的是,这伤口还是刚产生不久,尚且没有经过感染,否则严重的话,可能威胁到生命安全。为了避免感染,王雪晴直接用酒精开始给其消毒,当酒精和裹布,包在那断臂的残肢处时。所引起的巨大痛楚,立即使得这名班长牙关紧咬,怒目圆睁。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谁都能够感受到那种刺激所带来的痛处。不过这名战士,却至始至终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始终都是紧咬牙关忍了下来。等到王雪晴将其伤势处理完毕后,这名班长才艰难的对着王雪晴吐出一声“谢谢”,然后就没能在多说出一个字来。显然是经过伤势流血,再加上刚才的包扎,使得他自身严重虚脱,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随后王雪晴对着郑冰颜开口说道:“虽然他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毕竟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再加上大出血,一时半会肯定无法恢复。而且我担心他刚才还淋了暴雨,如果引起发烧的话,后果就很严重了。我看还是给他弄点吃的,或者是弄点热汤,让他暖暖身子吧。”

    然而没等郑冰颜答话,只听一声抱怨声响起道:“是啊,这里有吃的吗?赶快给我们弄点吃的来,这一路上什么都没吃,快饿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