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特殊的内衣
    栗旭洋当即夹住双腿,揉着被踹的位置,齿牙咧嘴道:“你......你这娘们疯了,差点让我断子绝孙知不知道。幸好你踹错地方,如果踹对的话,我以后怎么用。”

    顿时郑冰颜脸色一红,但是仍旧带着几分怒气道:“这一脚踹你,是让你知道,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让男人碰过我。刚才那是我的初吻,你居然说我很开放,我当然要踹死你。”

    哪知道栗旭洋根本就是得理不饶人,依旧对着郑冰颜吼叫着道:“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初吻,你不让我老大试一试,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被人碰过。”

    “你......无耻。”郑冰颜听到栗旭洋那番话,气的一手指着他,几经哆嗦道。说完,一把拉住佟雨馨道:“雨馨,我们走,去那边坐去,不要和这两个流氓在一起,不安全。”

    一旁的赵天磊忍不住道:“卧槽,你骂他也就算了,我什么还捎带着我。再说了,刚才是你强吻我的,你还反过来骂我是我流氓,我很纯洁的好不好。”

    栗旭洋一听,连忙对着赵天磊抱委屈道:“老大,你也是够了,人都给你亲了,骂你一句流氓有什么的。我连有人亲都没有,甚至还被人踹了一脚,差点踹的断子绝孙,又被骂成流氓,我都没有吭声的。”

    当即郑冰颜对着两人就是怒眉说道:“你们俩没有一个好东西,今天晚上我们睡在这边,你们两个睡在那边,任何都不能靠近。你们要是敢趁着夜里摸黑走过来,我不踹的你们变成太监,也会跟那些丧尸一样,一口咬死你们,哼。”

    说完后,郑冰颜就拉着佟雨馨,走近一间很小的房间里。这是一间休息室,想必是这家饭馆的老板休息室,面积只有不足十平方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床,还有衣柜和一台电视机,看起来很安全,也算是比较干净,今晚足够两人在这里休息一晚上。

    进到屋里以后,佟雨馨拉着郑冰颜的手,满是安慰说道:“董事长,你别和他们俩较真,我看他们俩个人并没有什么恶意。对我们也是挺好的,最起码不像顾伟平、山田那样,很尊重我们。再说了,这一路上如果不是他们保护我们,估计我们早就死了。”

    听到佟雨馨的话后,郑冰颜微微一愣,随即叹了一口气道:“唉,我岂能不知道这些,只是你不明白我的苦衷和担忧。眼下全世界都变成这个样子,我们必须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否则的话,那些男人一旦失去人性,我们做女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如果我们要想选择一个可靠的人,就必须把眼睛睁大,虽然他们几个看起来不错,我也有考虑过,我们两个就这样跟着他们,成为男女朋友,但是我们和他们认识也不过一两天,还不足矣让你我托付余生的。”

    “还有啊,我们已经彻底的离开了公司,公司也不复存在了。你不必再叫我董事长,就称呼我姐姐好了,以后我们姐妹俩就相依为命了。不能说明事都依靠那些男人,我们必须学会自我独立,学会保护自己,明白吗?”

    随即佟雨馨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冰姐。对了,你看我们从公司跑出来,一直都是穿着这些职业装,跑动起来也很是不方便,也不知道这酒店老板的老婆,有没有什么衣服,我们换一换。”

    说完之后,佟雨馨便伸手打开旁边的衣柜,见里面果然摆放有不少衣服,其中就有一些女装。佟雨馨想也不想,一把捧过来,放在床上,便和郑冰颜挑选起来。

    看到摆在面前的衣服,郑冰颜随手翻了一下,顿时脸红了起来,拎着一件性感的裙装,就对着佟雨馨说道:“我说雨馨,你这都拿的是什么衣服啊,这简直也太露骨了吧,根本就不能穿啊。”

    郑冰颜之所以这样说,无非那些衣服根本就不是正常衣服,就是一些女士所用的情趣装。除了一些内衣外,其他的外套装,也都是**用的护士装、警察服、学生装、水手服、白领装等。这样的衣服,根本就没法穿着出去见人,否自的话郑冰颜可能会羞死。

    “雨馨,这些衣服......”看到眼前的这些衣服,郑冰颜不由得拿在手中,几经羞涩且又恼怒地说道。

    “喂,你们两个能不能给我们个被子什么的......卧槽,你们两个美女可真有情调,想要搞拉拉吗?”

    就在郑冰颜刚刚拿起,一件颇为诱惑至极的内衣时,结果门正好被撞开,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天磊,赵天磊一进屋便看到郑冰颜手里拿着的东西,顿时惊讶的说道。

    “你给我去死,讨厌鬼。”

    赵天磊的话,可以说让郑冰颜羞涩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自己手里拿着某件东西时,闯了进来。郑冰颜愤怒之后,直接将手中的东西,朝着赵天磊的脸上摔过去。

    然而以赵天磊的敏捷和反应,面对着飞来之物,赵天磊直接侧头避过,单手便将郑冰颜所扔过来的东西给拿在手里。等到赵天磊接到之后,拿在手里轻轻搓了一下,感受着那蕾丝的光滑,忍不住再次望向郑冰颜道:“啧啧啧,不愧是美女董事,这穿衣的情调就是与众不同,真是让人想入非非啊。”

    郑冰颜连忙为自己解释道:“你给我闭嘴,这不是我的内衣,我和雨馨只不过是想要换掉身上的工装,谁知道这店家老板娘的柜子里都是这样的衣服,真恶心。”

    赵天磊一嘟嘴道:“恶心吗?我到是不觉得恶心啊,相反还很有品味呢,想必如果你穿了的话,效果一定会更好的。”

    听着赵天磊的这番话,郑冰颜几乎是气的的浑身哆嗦,一把抓起身旁的一个毛毯直接砸在赵天磊的身上,咬牙切齿道:“赵天磊,你赶快给我滚出去,否自我咬死你。”

    “哇,真是吓人。”说即,赵天磊抱着毛毯,在郑冰颜暴走之际,大笑着跑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