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清殇 第二十五章 新的队友
    此时来到这医务室,陌忆清倒是打消了几分顾虑,尹黎天胆子再大,也断然不敢在学院的医务室闹事,当下跟着萧索的指引走向最内侧的一个房间。

    破魔法师学院的医务室面积还是很大的,因为训练以及学员之间争斗的缘故,受伤的学员比比皆是。因此来医务室疗伤的学员更是络绎不绝,这一路上陌忆清都看到好几个熟面孔了,看样子都是这一届的新生学员。跟陌忆清所在的二班一样,他们应该也是刚刚经历过组队选拔赛。

    陌忆清一路上跟人打着招呼,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只要看对方年龄与他相仿,都会上去寒暄一下。

    这可把萧索郁闷坏了,老大可还等着呢。可他又拿陌忆清没有任何办法,总不能把他绑起来送过去吧,他也打不过这俩人啊……

    终于到了,萧索在一间略显偏僻的小屋前停了下来,同时他也暗暗松了口气。这不到一公里的路程愣是走了一炷香时间,比先前从宿舍到这里花的时间还多。萧索一路边走边停,却又不敢过分催促,万一搞的这俩菩萨不如意,打道回府怎么办?

    陌忆清一路上时刻都在观察着萧索的一举一动,他发现对方虽然有些不耐,却也没有过分急躁。此时距对抗赛落幕已经有一会儿,按理说他们应该早就到了,现在突生变故,倘若对方有所部署萧索应该紧张才对。既然萧索的心神没有太多变化,陌忆清觉得自己是多虑了,此行应该没有太多风险。

    轻叩两下推开木扉,萧索向陌忆清二人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恭敬的样子让陌忆清十分不自在,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厚礼相待。陌忆清也没说什么,不管怎么样这里现在也是人家的地盘,客随主便,先看看这尹黎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萧索也在二人进屋后把门带上了,却没有脚步声传来,应该是守在门外。

    令陌忆清他们意外的是,鲁达鹏赫然也在房里,只不过他现在躺在一张藤椅上,肩膀处缠着厚重的绷带,看样子这里应该是鲁达鹏静养疗伤的地方。陌忆清为自己先前的过分小心感到有些可笑,鲁达鹏应该是在跟戴钰那场比赛结束之后就被高雨唐派人送到这儿疗伤了,这里静谧安逸,还有擅长治疗的光明属性法师照料,自然是比宿舍的条件要好得多。

    尹黎天早就到了,他本身也是光明属性魔法师,先前他已经帮鲁达鹏又护理了一遍伤口。看他俩谈笑风生的样子,似乎气氛还算融洽。

    “你怎么在这里,谁让你来的?”

    李若曦面露寒色不善,这家伙先前可是差点将陌忆清杀死,能给他好脸色才怪了。

    尹黎天被怼的有些尴尬,从椅子上站起来却说不出话,显得有些局促,像个犯了错被大人发现的孩子。

    “哈哈,忆清,若曦,你们来的正好,坐吧。黎天兄,你也坐。”

    李若曦虽然对尹黎天颇不待见,但也不会拂了鲁达鹏的面子,气呼呼的坐到陌忆清身边,撅起的红唇都能挂个酒壶了。

    鲁达鹏有些无奈,他现在只想尽快把事情说完,现在屋里的气氛着实有些压抑。见众人坐定,鲁达鹏开门见山——

    “大家都是老熟人,我……”

    “谁跟他是老熟人”,李若曦柳眉倒竖。

    “若曦……”陌忆清轻轻拽了拽李若曦的衣袖。

    “别拉我,大鹏哥难道你忘了,他昨天可是差点害死忆清啊,现在你却跟他称兄道弟,这是什么意思?”

    “若曦你先别急,黎天兄当时也不是故意的,再说当时是在比赛场上,黎天兄,你看这……”

    鲁达鹏有些为难的看着尹黎天,意思是希望他能表个态,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尹黎天怎会不知道鲁达鹏眼神中的含义,当下面容一整,神情真挚的转向陌忆清他们的方位。

    “对不起,昨天是尹某考虑不周,出手太重了,望忆清兄弟和若曦妹子大人大量,不要见怪”,尹黎天说完居然还站起身,毕恭毕敬地朝陌忆清二人鞠了一躬。倘若这不是真情流露而是刻意演戏的话,那尹黎天就完全有能力争取下一届的奥斯卡奖了。

    “黎天兄不必如此,忆清和若曦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相信他们会理解的。”鲁达鹏忙站出来打圆场。

    “是啊黎天兄,你不用这么客气,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赛场上我们是对手,场下我们还是同窗、是朋友,你说对不对,若曦?”陌忆清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姑奶奶,希望她能借坡下驴。

    李若曦偏偏不吃这一套,愣是没有吭气儿,不过她看尹黎天的眼神明显缓和了一些,起码不像先前那样咄咄逼人了。

    “若曦性子倔,黎天兄请多担待。”

    “没关系,女孩子有点个性才可爱。”

    陌忆清和鲁达鹏暗自松了口气,这个和事佬可真不好当啊。

    “时间不早了,说正事吧。忆清,若曦,这次把你们叫来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决赛的事情,我想三天后让黎天兄与你们携手共同代表咱们二班出战。”

    “什么?”陌忆清和李若曦异口同声的惊呼。

    “你们先听我说完,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三天内肯定是无法复原的。黎天兄的实力昨天你们也都看到了,论个人能力,他不输于我们任何一个。荣誉是集体的,我们不能这么自私,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该替高老师想想啊;要是咱们二班第一轮就被刷下来,高老师的脸面往哪搁,难道真能指望那个嵇逸辰吗?”

    鲁达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早在陌忆清他们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说辞,必要的时候再用上点道德绑架,以高雨唐作要挟,不怕他们不答应。

    果然,沉思了一会儿之后,陌忆清率先开口了。

    “对不起鹏哥,先前是我们欠考虑了。黎天兄,我替若曦先前的失礼向你道歉。”说罢陌忆清也起身,学着尹黎天的样子深施一礼。

    “行了,我们这拜过来拜过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成亲呢!”

    “噗嗤!”

    “若曦妹子,你笑起来可比生气好看多了,以后还得多笑,女孩子生气可是容易老的。”

    “关你什么事。”

    听到尹黎天的打趣,李若曦又故意板起了脸。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方才大鹏哥都把厉害关系陈述的那么清楚了,她怎么可能还会反对。

    ‘就当是为了高老师,昨天他可是救过陌忆清一命呢’,李若曦在心里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对了黎天兄,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先前比赛的时候你使用了两种属性的魔法,莫非你也是双属性法师?”

    “既然大家都是队友了,告诉你们也无妨。我自身是光明属性,先前那火凤拳是鄙人家传的一种魔技,可临时使用一些火属性的能力,该魔技练至大成之后据说可以召唤一只火凤凰的残魂协助法师战斗。不过这种魔技虽然强大,攻击力足以媲美八星魔技,但也有其局限性——只能在阳光充足的地方使用,因为它是需要汲取阳光中的高温才能完成转化,继而凝聚成型的。我离召唤凤凰魂魄的层次还相差甚远,之前的比赛上献丑了。”

    “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忆清兄弟你是不是有过某种奇遇,为何火凤拳的高温未能伤你分毫,只是衣服被焚毁呢?”

    陌忆清略作沉吟,对方都如此有诚意的将魔技的秘辛公开了,他再藏着掖着未免显得太过小气,可是这玉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忆清兄弟不方便说,我也不便强人所难。”

    “黎天兄误会了,实不相瞒,我身上佩戴着一块玉璞,先前我也没发现它有何特殊功能,抵挡你火凤拳高温的应该就是它。不过这玉璞关乎我的身世,如非必要还是不便示人的好。”

    陌忆清稍作思索后决定不再隐瞒,这会引起不必要的猜忌,他们未来还要携手对敌,尽量还是不要留下隐患。

    “忆清老弟果然快人快语,你这个兄弟尹某认了。我比你年长,从今以后你管我叫天哥,我叫你忆清如何?”

    “好啊,天哥。”陌忆清喜出望外,在学院他已经交了不少朋友,现在又多了一位实力强劲的大哥,这比今天顺利出线还让他高兴。

    “哈哈,痛快!可惜这里没有酒,否则今日定要与你痛饮几杯。”

    “才多大年纪就喝酒,你可别把忆清带坏了。”李若曦有些煞风景的泼了一瓢冷水。

    “哈哈,既然话都说开了,你们就抓紧时间修炼去吧,不要影响我养伤。”看尹黎天吃瘪的样子,鲁达鹏开怀大笑,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不过他还是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生怕被殃及池鱼,谁知道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会不会突然把矛头指向自己。

    “大鹏哥,我还不知道你嘛,你壮的跟牛似的,这点小伤对你来说算什么,走,给我们当裁判去。”李若曦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鲁达鹏,笑眯眯的就要扶他起来。

    “若曦你……你们两个怎么也跟着胡闹,不要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