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出线
    一柄散发着阵阵寒气的冰剑抵在脖子上,魏明呼吸一滞,方才自己只要再前进半寸,立刻就会变为剑下亡魂。

    ‘自己就这么败了?’魏明感到不可思议,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李若曦是如何出剑的。刚刚他只觉两眼一花,下一刻呈现在眼前的就是这番景象了。一滴冷汗化为璀璨的冰晶砸向剑刃,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魏明当然想不明白,因为先前那令他眼前一花的正是陌忆清施展的魔技。这个魔技有个好听的名字——一叶障目,很普通的二星魔技,也没什么攻击效果,只是能短暂的遮挡人的视线。这种魔技学起来容易,操作也很简单,还不需要耗费多少法力。陌忆清知道自己仅凭一个晚上的时间是学不会多么强大的魔技的,学会了也没时间去练习,将之融会贯通,索性除了疾风斩之外他把其他时间全都用在了学习这种辅助型魔技上,就是为了出其不意。

    如此同时,另一边徐睿斌也被治服了,同样是被抵着喉咙,不同的是陌忆清使用的武器是他的手。利用鬼魅一般的身法,配合一叶障目的迷惑效果,陌忆清轻轻松松就欺近到徐睿斌身前。而此时的徐睿斌就跟第一场的萧索一样,目光呆滞,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危险显得有些猝不及防。

    陌忆清早就想对这家伙下手了,只是先前被二人围追堵截,惶惶如丧家之犬,再加上不时飞来的魔法光团,他实在是找不到机会发动攻击;如今机会来了,陌忆清当然会全力以赴的抓住。

    魏明他们自然抵挡不住陌忆清和李若曦联手,可令他困惑的是,先前陌忆清二人分明已经油尽灯枯了。尤其是陌忆清,刚才完全是靠着李若曦的搀扶他才不至于跌倒,虚弱有可能是假的,但眼神里的疲惫却不可能是装的。

    为何突然之间对方又有了如此恐怖的战斗力,他们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法力的?魏明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魏明的疑问,当然不会有人来替他解答。通过玉璞的辅助,陌忆清魔核内的法力恢复速度呈几何倍数的增长,他现在状态已经比起李若曦还要好的多。

    “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吗,你们犯了与仇峰同样的错误,自大而轻敌,明天一人写一份检讨交给我,还不快滚回去反省。”

    高雨唐面色沉凝,语气比李若曦冰刃上的寒意还要冰冷。在魏明和徐睿斌身上各自踹了一脚,二人连滚带爬的朝着先前仇峰离去的方向跑了,跟他们大哥一样的灰头土脸。

    “大家安静一下,下面我宣布,获得本届学院新生对抗赛资格的学员分别是”,高雨唐顿了顿,目光在场下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上半区,嵇逸辰,段堇,巫云;下半区,陌忆清,李若曦,鲁达鹏。学院组织的决赛定在三日之后,你们几个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高雨唐就凭空消失了,众学员对此也是见怪不怪;虽然身为班主任,但高雨唐神龙见首不见尾也是出了名的,除了上课时间基本很难见到他,而他的课程安排也是少的可怜,据说他把课余时间都用来修炼了。也难怪他如此年轻就拥有魔尊实力,这与他的勤奋自然是分不开的。

    此时学员们已经炸开了锅。同样是这一届的新生,他们与人家的差距却已经被拉开了这么大,这对在家族中向来都被视为掌上明珠的他们,无疑是极大的打击。他们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转的,离开家族的荫蔽他们什么也不是,他们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与脆弱。

    实力,只有强悍的实力才能赢得别人的尊敬,才能在无数人崇拜的目光中坐拥无尽荣华,这是所有学员此刻的想法。自幼在家族或宗门中的耳濡目染,他们已经将实力当成了毕生的追求,而这也是大多数魔法师的想法,甚至包括高雨唐。

    没有人会说这种思维方式不对,也没人敢去评判,只能是听之任之;不过这也掀起了大陆上一阵又一阵的修炼热潮,最近几百年魔隼大陆诞生的强者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多。

    陌忆清和李若曦也在高雨唐消失的下一刻悄然离开了,他们要回去思考一下今天的收获。

    ……

    刚走到宿舍楼下,陌忆清居然看到一个熟人站在那里翘首以盼。这不是他们第一场的对手,那个险些被陌忆清失手重创的萧索吗?

    “萧索大哥,你不上去在这干嘛,你又不是女孩子不让进男生宿舍。”陌忆清打趣道,赛场上是对手,场下他们还是同学,没必要把关系闹的那么僵。

    看到萧索,原本想要回女生宿舍的李若曦也不走了,黛眉微蹙的盯着萧索,她担心对方是来找茬的。虽然他只有一个人,李若曦还是不敢大意。

    “忆清,你来的正好,快跟我走。”萧索拉起陌忆清的手臂就要走,对于貌若天仙的李若曦,他竟然选择了无视。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陌忆清哪儿也不许去”,李若曦柳眉倒竖,显然对于萧索的不待见很是不高兴。

    “这位是弟妹吧,不好意思恕我失礼了,是我大哥想请忆清兄弟前往一叙,说是有要事相商。”萧索赶忙赔罪,先前在比赛时李若曦的实力他可都看到了,正面对抗尹黎天不落下风,要是动手可够自己受的。

    听到“弟妹”二字,李若曦俏脸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不时偷瞥着身边的陌忆清,哪有一点刚才质问萧索时的彪悍样儿。

    “萧索大哥误会了,我跟若曦不是你想的那样。不知黎天兄找我所为何事,不如就让若曦与我们一同前往?”

    萧索面犯难色,“可是我大哥只说请忆清兄弟你,并未提其他人啊。”

    “要是不让我去,那陌忆清也不会跟你走的,回去告诉你那什么大哥,要见就让他自己来,摆什么臭架子。”

    李若曦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有耳根处还有一抹潮红,配上她洁白的肌肤,当真是世间尤物。

    “那好吧,就请若曦妹子与我们一同前往,不过若是大哥怪罪下来还请二位替我多美言几句。”

    “真啰嗦,快带路。”

    萧索哪敢再说什么,扭头就往前面走。

    大约走了半柱香时间后,一排古朴的建筑映入众人眼帘,隐约间还有药香传出,竟然是学院的医务室。

    “萧索兄,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先前比赛黎天兄貌似并未负伤吧?”

    “二位跟我进去就知道了,至于为什么要来这里大哥也没有说,我只是个传话的。”

    先前来的路上陌忆清也询问过尹黎天突然来请自己过去所为何事,竟还派了个人在楼下等候。可萧索却是一问三不知,看样子尹黎天并未透露太多东西给他,这让陌忆清很无奈,这会不会是场鸿门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