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恶战(5800字大章)
    “你们只剩下两个人了,鲁达鹏最后一轮定然无法登场,是否要选择放弃?”

    面对高雨唐的问询,李若曦把目光投向陌忆清。如果他决定要战,不管多么艰难,哪怕最后自己也倒下了,李若曦都会陪他走下去。

    “为什么要放弃?鹏哥已经倒下了,如果我们选择保全自己而不敢战斗,又如何对得起鹏哥拼命为我们换来的胜利?即便是拼尽最后一口气,我也不会放弃出线的机会。”

    陌忆清神色有些激动,双眼通红,显然还没有从鲁达鹏受伤的内疚中恢复过来。

    “对,我们不会放弃的,高老师,您请回吧,下一场的比赛还需要您主持裁判呢。”

    李若曦心里有些感动,刚才陌忆清最后一句话用的“我”而不是“我们”,这一个字的差别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高雨唐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两个小家伙。他忽然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两个后辈小生,那坚韧的毅力,那份对朋友的情谊,那真挚的眼神,连他这个大人都要为之动容。

    “那你们抓紧时间休息吧,记住,如果事不可为不要逞强,比赛场上瞬息万变,有时候我也不能保证护你们周全,鲁达鹏就是最好的例子。”高雨唐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他现在能为这两个孩子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尽量不让他们受伤害,未来的他们都是学院的骄傲啊!

    高雨唐走后,陌忆清和李若曦就地打坐调息,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赶快恢复最佳状态,接下来要面对的必定是一场恶战。

    ……

    “双方通名!”

    最后一场选拔赛开始了,高雨唐没有像前两场那样屹立高空,而是站在两个半区中间。

    陌忆清自然知道高老师这是为了保护他们,离比赛场更近,救援的速度也就可以更快一些。对于高雨唐的做法,陌忆清打心底里感激,从小缺乏温暖的他,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陌忆清,李若曦。”

    “仇峰,魏明,徐睿斌。”

    “你们上一场比赛我看了,虽然我很佩服你们,全盛状态下我们也未必是你们的对手,但是今天这下半区只有一支队伍可以出线,对不起了。虽然我不想欺负女孩子,但……”

    “你废话真多,还打不打,不打赶紧滚。”对其他人李若曦可没有面对陌忆清那样的好脾气,此时更是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先前说话的那名叫仇峰的学员脸上划过一丝尴尬,没有再说什么,带着两名队友走向场地一侧。

    “比赛开始!”

    陌忆清他们没有动,就这么站在原地等对手冲上来。这也是他们现在最佳的作战方式,以不变应万变,才不容易被对方找出破绽。

    对手三人很快就把陌忆清他俩呈犄角之势包围了,陌忆清与李若曦背心相贴,警惕的看着四下打量,寻找着突破口。

    能走到现在的,有哪个是省油的灯,这三人明显也不是那么好相与。仇峰三人也没有立即动手,而是围绕着陌忆清俩人踱步,想要在心理上先把他们击垮。

    不能再等下去了。

    虽然陌忆清不会受到对方战术的影响,他完全可以闭目养神,敌不动我不动。他本身就是风属性法师,对气流的运动轨迹异常敏感,只要对方有所行动,他会在第一时间反应并作出应对,甚至有时候比眼睛还好使。

    可是李若曦不一样,她现在的灵识还不足以分辨周围的环境,而且灵识跟人的眼睛是异曲同工的,对手的一举一动都会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中,那还不如直接用眼睛看呢。也就是说,李若曦会被对手的策略扰乱心智,从而更容易露出破绽。

    “若曦,待会儿我数一二三,我们同时反方向突围,突围之后不用管我,我身手敏捷,可以缠住他们两个人,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你赶快收拾掉仇峰,然后过来帮我,这个时候就不要再保留实力了,先出线再说。”

    李若曦愣了愣,计划这样说出来,对手不就都听到了吗?不过当她看了一眼仇峰三人,疑惑更甚,他们好像并没有听到?

    仇峰当然没有听到,他们只是看陌忆清嘴唇翕动了两下,并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逼音成线,这也是陌忆清最近学会的魔技。通过控制风带动空气的流动,把声音传播到适当的方向,并且周围的人还不会听到。起初他只是觉得好玩儿,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这也就是李若曦与他贴近,以陌忆清现在的能力也就只能控制身体周围三尺之内的距离,但此刻显然是足够了。

    “一,二……”

    陌忆清顿了顿,确认仇峰三人真的没有听到,他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魔技,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要是让对手知道了他们的计划,那就有些棘手了。

    “三!”

    陌忆清率先动了,同时他还控制着一阵狂风暂时干扰了敌人的视线,然后脚踏临风诀瞬间从魏明和徐睿斌之间擦身而过,甚至在经过时还拍了二人肩膀一下。

    “追!”

    眼看就要瓮中捉鳖了,居然还能让陌忆清突围,简直是奇耻大辱。魏明和徐睿斌直奔陌忆清逃走的方向追去,他们并不担心仇峰,他本来就是三人中实力最强的,收拾一个小丫头自是不在话下。

    先前陌忆清和戴钰两队交战时,他们就在台下看着,对方唯一的倚仗就是那鲁达鹏,至于其他两人,实力也就一般,在仇峰面前根本不够看;应该是鲁达鹏实力超群,带着这两个小喽啰一路披荆斩棘才走到四强,如今鲁达鹏负伤无法参赛,收拾这两个家伙还不是易如反掌。

    这边陌忆清带着魏明二人绕着比赛场地兜圈子,李若曦那里也在第一时间就跟仇峰交上了手。

    仇峰慢慢就感觉出情况不对了,他是越打越心惊,这还是先前那个处处被压制的小丫头吗,她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了?

    不过仇峰并不认为自己打不过李若曦,他太自负了,打小就被别人冠以“天才”的称号,逐渐养成了他骨子里的傲气。自己怎么可能连一个比他还小的女孩子都打不过,被宗门里那帮家伙知道还不笑掉大牙?

    仇峰的魔法是黑暗属性,与淘汰赛第一场尹黎天的属性正好相克。不过看样子这个仇峰的实力要比尹黎天弱上一些,至少他没有尹黎天那么强悍霸道的魔技。

    李若曦不再有所保留,她必须速战速决,陌忆清此时承受的压力必然不小,也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李若曦一声娇喝,浓烈的冰属性和火属性魔法迸发而出,在身前合而为一,化为两条相互攀缘的巨龙,齐头并进,盘旋着扑向仇峰,龙吟啸天。

    看着这声势浩大的攻击,仇峰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很快恢复了冷静。他没有选择硬接,天知道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属性轰击在同一个人身上会是什么滋味,冰火两重天?

    仇峰选择了最稳妥的应对,只见他双掌前探,浓郁的黑暗属性魔法电射而出,与空中的两条巨龙碰撞了在一起。他不指望这一击能将巨龙击溃,只是想迟滞一下巨龙飞行的速度。事实上他也确实做到了,经过先前那一下的碰撞,巨龙前进的势头有所减缓,仇峰也趁着这宝贵的时间飞快的向远处逃遁。

    仇峰深吸口气,心有余悸的看着巨龙裹挟着大量的气流从他先前所在的位置掠过,甚至隔着老远狂风都掀起了他的衣襟。

    ‘这是什么魔技,居然能爆发出接近初级魔法师全力一击的恐怖威势,至少也是七星魔技吧?’

    在魔隼大陆,魔技的等级也是有详细划分的,从一星到九星,越往上越高,也越难以获得;八星魔技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许多强者穷其一生都无法寻觅到一支八星魔技卷轴;至于更强大的九星魔技,那是和魔帝一样,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

    而李若曦如此年纪竟然身怀七星魔技,说她出身贫寒鬼才会相信,仇峰眼底闪过一丝贪婪。

    就在看似躲过一劫的仇峰放松警惕时,李若曦笑了,笑的还有些狡黠。看着对手脸上的笑容,仇峰的心脏陡然漏跳半拍,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他心头萦绕,僵硬的转过身,仇峰的瞳孔瞬间放大数倍,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又极其恐怖的事情。

    仇峰究竟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蓝一红两条光可照人的巨龙,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轰然撞在自己胸口,爆发出惊天巨响。

    瞬间仇峰就被紊乱的魔法气流淹没了,一声凄惨的哀嚎从爆炸的中心位置传出,听的台下一众学员头皮发麻。奇怪的是一旁观战的高雨唐居然没有动,并未选择出手援救,仿佛不管那名学员死活似的。

    良久,红蓝两色光晕渐渐熄灭,一道狼狈的身影蹒跚着走了出来。

    “咳咳……这是什么魔技,为什么会如此强大。”

    此时的仇峰就像个乞儿,脸上、脖子上、耳朵……凡是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都被烈火燎成了乌黑色,只有两只眼白在瞳孔中滴溜溜乱转,诡异却又有些滑稽;原本洁白的长褂也变得破烂不堪,丝丝鲜血从破口溢出,很快就浸染了衣衫。

    ‘幸好都是些皮外伤……’仇峰有些无奈,多亏他先前两掌抵消了那巨龙部分攻势,在它撞上自己胸口的瞬间又以暗属性法力护身,才没有造成太过严重的创伤,但即便是这外伤也够他喝一壶了;而且此时还有一缕冰龙留下的寒气在他体内肆虐,仇峰也只能凭借法力将它暂时压制。

    当然,高雨唐也是因为仇峰这一系列的防护措施才没有选择出手,一旦他干涉,仇峰自然也就淘汰了。而且在高雨唐看来,先前李若曦使用的魔技虽然看上去霸道,但这小丫头却没能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只是虚有其表,空架子罢了,否则仇峰此时绝不会安然站在这里。

    仇峰抬手阻止了想要过来帮忙的队友,他认为是自己先前一时轻敌才酿成了这样的后果,只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谨慎一些,李若曦断然不是自己的对手。

    “你倒有些让我刮目相看,原来不止是个花瓶,现在你已经把我激怒了,知道这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吗?”

    李若曦没有理会仇峰的聒噪,但并不代表她不在意。那个家伙居然说自己是“花瓶”,那就让他尝尝被人打碎的滋味。

    用魔法凝聚出一枚冰剑,剑尖前指,李若曦悍然朝仇峰冲了过去……

    陌忆清这边就显得游刃有余了。

    面对魏明和徐睿斌接连丢过来的魔法球,陌忆清脚踏临风诀不断闪转腾挪,巧妙的避过了大部分攻击,实在刁钻的也被他以风属性魔法调转了飞行轨迹在远处炸开了。在做着这一切的同时,陌忆清还时刻保持着与对手之间的距离,让他们始终无法越得雷池一步,只能是急的上蹿下跳,破口大骂。

    “小子,你敢不敢不要跑,跟老子大战三百回合。只知道逃跑,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是不是傻,不跑我等着你们两个请我吃饭啊,二打一还敢冒充英雄好汉,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牙尖嘴利的小子,等老子抓着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陌忆清没有理会魏明的叫嚣,想抓他?门儿都没有,单论身法和速度,这帮人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好在这偌大的场地此时只有他们几人,还是相当宽敞的,陌忆清完全可以肆意施为,不用担心会影响到李若曦。

    眼看激将法被识破,魏明嘴上说着狠话,心里却是一点底气都没有。这小子太滑溜了,跟个泥鳅似的,那边仇峰又不让他俩插手,只能继续陪着陌忆清兜圈子。

    此时上半区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高雨唐飞掠过去救下一名受伤的学员,却并没有宣布比赛结果,可能是怕影响到陌忆清这边的比赛。

    场地另一端李若曦与仇峰的战斗也进入到了白热化。

    手持冰剑挽出漫天剑花,李若曦面罩寒霜,招招狠厉。此时仇峰已经只剩下防守的份儿了,面对李若曦的步步紧逼,不断丢失阵地向场边急退,高下立见。

    须臾间,李若曦眼神一凛,找准破绽拔剑疾刺。

    “噗”的一声,仇峰猝不及防,剑尖没入肩膀直达数寸。诡异的是,伤口并没有鲜血流下,只是在对手肩膀处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晶,寒气入体,仇峰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看向李若曦的眼神第一次有了几分恐惧。

    高雨唐适时出手拉开了仇峰,指尖在他肩膀连点,暂时封住了伤口处的血脉不让寒气扩散。

    “我,我还没有,输……”仇峰冷的话都说不利索了,眼神却很是倔强。

    “闭嘴,要不是若曦手下留情,你这条手臂已经废了,回去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输。”

    高雨唐面色骤然严厉,吓得仇峰连忙住口。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他的双腿有些战栗,仿佛随时可能跌倒似的。

    李若曦在高雨唐出手的下一刻就离开了,看都没看仇峰一眼,这使仇峰心中又多了几分挫败感,看向李若曦的眼神已经有些怨恨……

    此时李若曦心中只担心着陌忆清,自己面对一个人都打的如此艰难,陌忆清虽未与对方硬拼,处境定然也不容乐观。

    陌忆清也不再跑了,站在李若曦身边,呼吸有些急促。先前他那一番逃遁看着轻松自如,实际上他在逃跑的同时还要通过灵识不断提防着对手随时发动的远程攻击,并以最短的时间做出应对,这对自身法力和体能的消耗都是极为庞大的;他早就筋疲力竭了,仅仅是凭着一股意念苦苦支撑着。眼看李若曦那边解决了战斗,他立马就不跑了,抬起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目光灼灼的瞪视着魏明二人,气势上自然不能落了下风。

    “怎么不跑了,想必是跑不动了吧,接下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魏明和徐睿斌也有些喘,但状态比起陌忆清可就好多了,毕竟他们是两个人,从不同方向展开追击至少路程就省了一半,还不用提防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

    “哼,大言不惭,你们大哥都被我给收拾了,现在投降认输还来得及,不然你们的下场会比他还要惨。”

    李若曦可以容忍别人对自己出言不逊,但她绝对不允许别人侮辱陌忆清。

    “小妮子,我不得不承认你有几分实力,但这小子早就油尽灯枯,而与峰哥一战想必你的法力也是所剩无几,还凭什么和我们斗。你们也不用拖延时间,这会儿功夫恢复的法力不足以改变现状,最终获得胜利的必然是我们。”

    “你们可以试试,想要出线先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陌忆清单手握拳,在胸前挥了挥。通过对话的这一会儿功夫,他已经恢复了几分法力了。第一场与尹黎天的战斗结束后,陌忆清利用中途休息时间好好研究了一下母亲留给他的那枚玉佩,他惊讶的发现这块玉佩居然有催动法力恢复的神奇功效;只要以灵识微微探入,玉佩就会激发出夺目的光芒,润养灵识的同时还能反哺自身魔核中损耗的法力,要不是有这玉佩的存在,先前他早就累垮了,不过由于先前法力一直处于高强度的消耗状态,恢复效果并不理想。现在全力催动下,残存的法力在体内以极快的速度运转,一会儿的功夫就走完了三个周天,法力也恢复了不少,虽然离饱和状态还有些差距,也足够他使用一些能力了。

    好在玉佩的光芒有衣襟掩盖并不容易被人发现,陌忆清早在第一场战斗结束之后就从纳戒里拿出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了,而旧衣服他也没舍得丢,回去补一补还能穿呢。

    魏明和徐睿斌动了,他们可不会给对方恢复法力的机会,一出手就是杀招。

    陌忆清还装着虚弱的样子,要不是他用逼音成线提前告知,李若曦都以为他真的不行了。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些担心,陌忆清那痛苦的表情实在太逼真了,李若曦甚至觉得陌忆清是为了让她安心故意骗她的。

    ‘这混蛋演的还挺像的’,李若曦暗自腹诽,紧接着却是俏脸一红,因为她突然想到了鲁达鹏那句“你的混蛋”。

    用力摇了摇头,摒弃杂念,李若曦很配合的搀扶起陌忆清,亦步亦趋的后退,同时双眼警惕的盯着魏明二人,好像要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魏明有些得意的笑了,在他看来胜利已经近在眼前,自己即将成为本场比赛最大的功臣,终于不用活在仇峰的光环之下了。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