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组队对抗赛(2)
    陌忆清呆愣的站在原地,李若曦二人已经与对方剩下的两人战斗在一块儿了。出于公平,那名险些被陌忆清失手杀死,最后被高雨唐救下的学员本场是不能再参与比赛的,也就是说现在陌忆清他们是三对二。原本整体实力就凌驾于对方,现在要获得本场胜利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陌忆清依然灵魂出窍一般没有动弹,凝神直视自己胸口裸露在外的肌肤。感受着那股淡淡的凉意慢慢沁入体内,涌向四肢百骸,这感觉极其美妙;先前战斗造成的消耗也在瞬间弥补,现在陌忆清体内法力充盈,隐约间竟还有提升的趋势。

    ‘这是……玉佩?’

    陌忆清有些不敢置信,自己胸口除了那枚母亲留给自己的玉佩之外别无他物,莫非这块玉佩有啥不为人知的奇妙之处?

    这块镌刻着异兽图案的玉佩陌忆清戴在身上也有好几年了,先前并未有何奇怪的现象发生。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刚才面对尹黎天的火焰拳时,若不是玉佩护体,陌忆清想要全身而退显然不会这么轻松,起码胸口处的肌肤也会被瞬间的高温灼烧的皮开肉绽。陌忆清没有想到对手实力竟如此强悍,单是拳体外围缭绕的火焰就有如此恐怖的高温,刚刚那一下要是落实了,恐怕就算是一名初级魔法师也承受不起吧。

    来不及细想,玉佩的事也暂且搁置,先打赢比赛再说。陌忆清略作思索就回过神来,此时鲁达鹏单挑邪敬轩,李若曦由于自身也拥有火属性的关系,直接对上了尹黎天,一时间双方竟有些难分伯仲。

    他们在隐藏实力,陌忆清眼神略微扫了一下战局,心下已然有了判断。对手三人就尹黎天实力强劲,其余二人根本登不上台面,至少以鲁达鹏的实力想要收拾邪敬轩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果然,不过数息时间,鲁达鹏就加紧了攻势,邪敬轩已经只剩招架的份儿了,有时首尾难顾还会被攻击到,一时间惨叫连连,求助的望着不远处的尹黎天。

    可是,尹黎天能够施以援手吗?答案是否定的,面对李若曦霸道的冰火夹击,尹黎天已经自顾不暇了。毕竟单论天赋,李若曦甚至还在陌忆清之上,只不过她体内的两种属性的法力是相克的,随着实力的提升越来越难以维持它们之间微妙的平衡;但这也成就了她未来的强大,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虽不至于落败,但尹黎天属实是有苦难言。战斗才刚开始,他们这边就损兵折将,连对手的毫发都没伤到便被淘汰一人,先前那番闪转腾挪对陌忆清的消耗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现在之所以没有加入战场应该是不想乘人之危,或者说是对自己的队友有信心。反观他们这边呢,他虽然能与李若曦分庭抗礼,但邪敬轩明显不是对手,节节败退破绽百出,而且对手显然还留有余力;等邪敬轩支撑不住了,自己面对对手三人围攻焉有还手之力?

    拼了!

    尹黎天脸色浮现出一抹决绝,只见他虚接李若曦一掌,借助她的推力身形爆退,距离瞬间就被拉开,李若曦接踵而来的一记鞭腿也落了空。双手上托在胸前相扣,比出一个怪异的手势,看上去像是某种印结,尹黎天口中念念有词,生涩的咒语听的周围几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直在旁观战的陌忆清心里突然感觉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尹黎天的动作,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一缕轻烟般虚无缥缈,却又真实存在……

    “若曦,小心!”

    尹黎天的咒语已经念到了尾声,他整个人的气势好似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陌忆清骇然发现,自己的灵识在距离尹黎天周身三尺范围内就悄然崩溃了,根本探测不到他现在的实力达到了何种地步。

    李若曦也是一脸凝重,摆开架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陌忆清更是在发现不对的一瞬间就运转临风诀来到了她身边;鲁达鹏也想赶来支援,但邪敬轩又怎能如他所愿?

    眼看着老大都放绝招了,成败在此一搏。突然,邪敬轩放下了所有的防守,竟是不顾自己受伤,发疯一般向鲁达鹏发动攻击,且招招狠辣。他的意图很明显,纠缠住鲁达鹏,不让他脱身去帮助自己的队友,只要老大能把那俩家伙收拾了,他们就还有获胜的希望。

    鲁达鹏终究没有摆脱对手的束缚,面对邪敬轩完全拼命似的打法,他也必须小心对待,既不能将对方重创,也不能让他伤到自己;只能尽量不攻击对方要害,逐步瓦解邪敬轩的战斗力。所以,鲁达鹏这边一时陷入僵局,短时间内是无法脱身了。

    忽然,一道璀璨的光晕从尹黎天手印处升腾而起,瞬间就吸引了包括高雨唐在内的所有人的目光;充满圣洁的气息弥漫开来,那光晕仿佛能荡涤世间一切污秽,净化周天万物。

    光明属性!

    几乎是下意识的,陌忆清向前猛的一个跨步,将李若曦紧紧抱在怀中,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了那即将到来的光团。

    几乎就在下一秒,尹黎天凝聚的光球脱手而出,带起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呼啸而至。

    “不!”

    李若曦的泪水瞬间就决堤了,她仿佛看到那紧紧护着自己的瘦弱身躯正被那道光球吞噬,然后瘫倒在自己身前,而她除了大声呼唤他的名字什么也做不了。

    光团已然到了近前,眼看着就要将他们淹没了,李若曦有些不忍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顺着那凄美的面颊悄然滑落……

    这一刻,仿佛世界都安静了,静的李若曦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等等,心跳?他还有心跳,他还没死!

    激动的睁开双眸,顾不得去看发生了什么,李若曦用力挣开那两条把自己裹的紧紧的胳膊,一脸欣喜并紧张的打量着身前的陌忆清。

    陌忆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感受到,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我死了吗?为什么没有感觉到疼痛,为什么高老师不救我?这样也好,也算是解脱了吧,就是不知道若曦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他在以为自己遇难后第一时间居然还关心着李若曦。

    高雨唐真的会袖手旁观吗?当然不会,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是集中在陌忆清几人身上的,先前那团光球更是将所有人的视线都牵扯了过来,要是这样还让陌忆清受到伤害,高雨唐这个班主任也就没必要再当了。

    李若曦是最先回过神的,眼看陌忆清并无大碍,她很自然的想看看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何那炽烈的光球飞在空中会戛然而止。臻首微昂,美目闪烁的看着不远处那伟岸的身躯,李若曦第一次感觉高雨唐是那么的亲切,仿佛他先前对他们这群学员的“虐待”都不复存在了似的。

    “混蛋!!”

    鲁达鹏暴怒的咆哮着,不遗余力的轰出一拳震退邪敬轩,调转身形朝着陌忆清飞奔过来。这是他在学院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令他打心底钦佩的同龄人,刚刚差点就身死道消了,他怎能不怒。

    “我要杀了你!”

    看到陌忆清安然无恙,李若曦的情绪已经由最初的欣喜化为愤怒,恶狠狠的瞪着由于脱力脸色苍白,气喘如牛的尹黎天,一双美眸仿佛都要喷出火来。

    “若曦,不要……”

    “住手!”

    就在李若曦暴走的下一刻,两道惊呼同时传来。第一声是陌忆清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李若曦会因为自己竟然想要找尹黎天拼命;第二道声音自然就来自高雨唐了,他刚把尹黎天竭力释放的光球拦截下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这边李若曦又朝着正处于虚弱状态的发动攻击了,高雨唐心里叫苦不迭。

    一手握住李若曦凝聚出的冰刃,高雨唐面若寒霜,这几个小兔崽子,怎么这么能折腾。

    “都给我住手,谁再放肆别怪我不客气。我宣布,本场比赛到此为止。”

    “高老师,那这场比赛的胜负……”

    “你们赢了。”

    不等高雨唐发话,尹黎天向侧方迈出半步,躲过冰刃释放出的阵阵寒意,此刻他已经无法再凝聚法力抵御寒气的侵袭了。那冰刃的锋芒距离他的喉咙不足半寸,若是先前高雨唐出手再慢一点,他这条小命怕是都要交代在这儿了,尹黎天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

    “方才我的魔技只能命中你们一人,虽说应该能将陌忆清重创甚至击杀,但当时我也已经不具备任何战斗力了,而你们还有两人,这要是在战场上想必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你们赢了,这一场我尹黎天输的心服口服。”

    高雨唐赞许的向尹黎天点了点头,这种局面下还能保持冷静的头脑理智的分析,不愧是那个宗门出来的年轻人,这一届学员素质真的很不错啊。

    “我宣布,陌忆清队获胜。本场结束之后,任何人不得以此为借口寻衅滋事,否则校规处置”,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李若曦和鲁达鹏说的。

    “哼!”

    李若曦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看向尹黎天的眼神依然充满敌意。尹黎天暗暗叫苦,这下是真把这个小美女得罪了,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陌忆清捏了捏李若曦的手心,暗示她不要意气用事。李若曦却跟触电似的猛然把手抽了回去,双颊飞起一抹红晕,阳光下煞是好看。

    此时场上的其他战斗也基本分出胜负了,只有一两个小队依旧打的难分难解,但大多数人还是把目光投向了陌忆清他们这里。无疑,这么多场比赛,他们这边闹出的动静是最大的,连高雨唐都两次出手救人,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很快,经过先前的选拔赛,三十二支小队脱颖而出,而失败的众人都被安排到一旁观看接下来的比赛。

    稍作休整,学员们打坐恢复上一场消耗的法力,第二场激动人心的角逐也即将拉开帷幕。

    ……

    接下来的两场运气就没有那么差了,不曾像第一场那样险象环生,高雨唐也暗自松了口气,总算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第二场的对手实力显然不能跟尹黎天他们同日而语,陌忆清三人以摧枯拉朽之势,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了战斗;第三场虽然遇到了些麻烦,鲁达鹏肩膀受了伤,但总的来说结局还是喜人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