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你的混蛋
    “咳,同学们,接下来我要讲的事情你们都给我听仔细了,这可能关系到你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在学院享受到的待遇”,高雨唐在解答完陌忆清的问题后清了清嗓子,“想必在座的同学都已经凝聚出魔核,也找到属于自己的路了,那么恭喜你们正式成为了我破魔法师学院的一员。接下来你们要经历的将是学院的第一个考验——班级组队对抗赛,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大赛规则。”

    “这次大赛是学院专门为一年级新生举办的活动,也是咱们学院一年一度的盛会。到时候不光我们一年级的学员参加,还有高年级的学员也会来观战,那几天学院会全部停课,所以各年级的老师,甚至是副校长以及学院长老们都有可能前来。如果你们能把握住机会在对抗赛上大放异彩,就有可能会得到学院某位长老的青睐,成为他的徒弟,这可是很多人挤破了头也无法享受到的待遇。这次大赛一共有八个班级,每个班级两百多人分成数个小组依次选拔,三人为一组,优胜者将代表各自班级出战。每个班级有两个名额,最终获胜的班级会获得学院颁发的奖状,这是集体的荣誉;另外学院还会为冠军队准备一份特殊奖励,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每人至少都能获得十枚金币。”

    “嘶——” 台下一片唏嘘,那可是十枚金币啊。尽管在座的不乏名门望族之后,但如此阔绰的一下子拿出几十枚金币奖励学员也是很大的手笔了,由此可见破魔法师学院是多么财大气粗。

    陌忆清也是下意识攥紧了拳头。他自幼家贫,连金币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但他却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这份奖励。 这倒不是陌忆清财迷,而是当初王梦涵帮他交的五十枚银币的学费他还无力偿还呢。进了学院才知道当初王梦涵说的,学校会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任务给他们这些经济困难的学员赚取生活费,那只是姐姐善意的谎言罢了。尽管王梦涵作为学院的宠儿可能并不缺钱,但陌忆清还是不想亏欠她太多,姐姐已经给了自己很多照顾了,人不能贪得无厌。

    “这次大赛竞争是十分残酷的,想要代表班级出战首先就得在班里的初步选拔中脱颖而出。你们可以自由组队,找到队友之后可以相互切磋交流一下,培养彼此之间的默契。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开始班级选拔,下课。”

    等众学员从震惊中回过神,高雨唐下达了最后的指示就走下了讲台。

    高雨唐走后,教室里瞬间沸腾了。所有学员各自拉帮结派,很快一支支三人小队初具雏形。也有不少学员向李若曦抛来橄榄枝,这倒不光是因为她的美貌,更多的是她先前展现出来的天赋,那可是连荆凝都赞不绝口的。至于李若曦身边的陌忆清,所有人都选择了无视,这家伙虽然能打,但班里却鲜有人与他有过交流,都觉得他脾气古怪,不好相处。

    李若曦对众人的示好却是不假辞色,只是把目光投向陌忆清,心思不言而喻。 对于李若曦的信任,陌忆清还是十分开心的。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感受到过母亲之外的人带来的温暖,而来到这所学院之后自己却先后有了姐姐,还有朋友,他是打心底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微笑着朝李若曦点了点头,陌忆清下意识的看向坐在讲台前面的鲁达鹏,恰好对方也在看他,相视一笑,很自然的达成了共识。男人之间的情谊,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鲁达鹏生性桀骜,但对于陌忆清他还是挺佩服的。从入学第一堂课的共患难,到后来联手对抗四年级学长风言木,再到亲眼目睹陌忆清以一己之力硬悍五名学员不落下风,这都使得鲁达鹏对这其貌不扬的瘦弱男生刮目相看。强者,永远是值得尊敬的。

    很快,班里所有学员都找到了自己的队友,巧合的是居然没有落单的,刚好六十几支小分队。陌忆清还特地留意了一下嵇逸辰的方向,作为天之骄子,他显然是所有学员都巴结的对象,尽管大多数人都听说了之前的饭堂事件,但他们还是不停的往嵇逸辰身边凑。 不管怎么说嵇逸辰在先前的天赋测试中也是天资卓绝的几人之一,而与陌忆清争斗的时候他们还都没有凝聚出魔核。**的强悍固然重要,但作为法师最重要的还是魔核中法力与灵识的强大程度,如今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了自己的魔核,战斗力与之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嵇逸辰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挑选到了自己的队友,迎上陌忆清冰冷的目光,眼神中的寒芒一闪而逝。

    作为班长,陌忆清宣布了解散,所有学员都各自找地方与队友磨合去了。 陌忆清带着李若曦和鲁达鹏走出老远,一直走到一处茂密的松树林中才停了下来。这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因为他接下来要练习的魔技都是从风老师给他的纳戒中找到的,他不想节外生枝,给师傅带去麻烦,而且这也是他在即将到来的对抗赛上的杀手锏,过早的暴露显然是不明智的。

    跟鲁达鹏二人交待了些事情后,陌忆清探手入怀,一支古朴的羊皮卷轴就出现在他手里。轴体是木制的,岁月给它镀上了一层薄浆;卷柄上铭刻着细密的纹路, 已然看不真切了。摊开卷轴,三个苍劲大字跃然其上——临风诀。

    陌忆清找了块干净的土坡席地而坐,卷轴摊开在腿上,散开灵识就朝那篆写着临风诀的卷轴笼罩而去,很快就浸淫其中了。

    这是一种身法魔技,与陌忆清自身的风属性魔法十分契合,显然是师傅为他精心挑选的。灵识慢慢将卷轴上的内容摄入大脑,陌忆清只觉得灵台一片清明,大量的知识如潮水般奔涌而来,灵识徜徉其中不断将之吸收,再反馈给陌忆清,如此循环往复……

    眼看陌忆清入定,鲁达鹏与李若曦分坐在他两侧也进入了修炼状态。说是修炼,其实也是为陌忆清护法,他们都有自己家族里传承的魔技供其研习,而且从小就被灌输了大量的理论知识,并不需要像陌忆清这般临时抱佛脚。虽然他们对陌忆清掏出来的卷轴很是好奇,但也并没有多问,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魔技更是法师最重要的秘密,在一些关键时刻甚至是保命的手段。不管他这卷轴从何而来,陌忆清如果变强了对他们这个小队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陌忆清这一入定就是两个时辰,已然过了午饭时间。鲁达鹏还好一些,他毕竟是男孩子,但李若曦就有些苦恼了,早上看陌忆清吃的香甜,她把食物都给了眼前这个家伙,而她自己只是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垫吧了一下,此时早已是饥肠辘辘。

    “要不你先去吃点东西吧,忆清这里有我守着,这里地处偏僻,不会有人打扰的。”看着李若曦愁眉苦脸的样子,鲁达鹏有些不忍。

    “不,我要等这家伙醒过来跟我们一块儿去。”李若曦固执的摇摇琼首,眼神异常坚定。

    鲁达鹏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什么,嘴角牵起一抹苦笑,他突然有些羡慕面前这小子了。

    正当他俩打算继续打坐修炼时,陌忆清身体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小子还知道醒啊,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你把我们晾在这两个时辰,今天要是不给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陌忆清一睁眼李若曦就气急败坏的一顿数落,搞的他一愣一愣的。他也不知道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先前他的心神已经完全投入到卷轴当中了,对外界的一切浑然不觉,此时也只能忍受李若曦的奚落了,谁让他有错在先呢,虽然是无心之失……陌忆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一脸赔笑。

    “好了若曦妹子,忆清这不是醒了吗。你小子是不知道,先前若曦妹子坐立不安的,生怕你出事,一直缠着我问这问那,搞的我都没心思修炼了。”

    鲁达鹏见势不妙赶紧站出来替陌忆清解围,陌忆清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啐,大鹏哥你乱讲,谁担心这混蛋了。”李若曦俏脸一红,低下头去不敢再看陌忆清了。她私下里都管鲁达鹏叫大鹏,用李若曦的话说这样叫亲切,而鲁达鹏又比他俩都大一些,所以李若曦一口一个“大鹏哥”叫的鲁达鹏心花怒放。

    “好好好,那咱们就拉着你的混蛋赶紧去吃饭吧,一会儿饭堂该关门了,我这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忆清,待会儿路上把这次研究魔技的心得跟我们分享一下,明天咱们可就得并肩作战了,多了解一些彼此的能力也更方便配合。下午我们再商量一些细节问题,最好再相互切磋一下。”

    “好的鹏哥”,陌忆清微微颔首答应。

    李若曦早在鲁达鹏调侃她那句“你的混蛋”的时候就捂着脸跑了,从背影只能看到她红通通的耳垂,引得鲁达鹏又是一阵爆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