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风魔录
    “咕……” 一声突兀的闷响打破了宿舍里的宁静。

    “好饿,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我睡了多久?天还没亮,饭堂肯定还没开门,早知道就提前储存一些食物了……”

    由于道行浅薄,陌忆清还远远没有达到修炼可以辟谷的程度。 那会儿由于提炼出魔核太过兴奋,忘记了腹中空落,紧接着被那突如其来的金光弄晕,现在又饿醒了,这种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

    ‘先前那道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钻入我脑袋就不见了’,用力敲了敲依旧有些昏沉的脑壳儿,陌忆清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

    凝神内视,甚至用自己为数不多的灵识把全身经脉都仔细检查个遍,仍旧一无所获。

    “或许真的是做了个梦吧”,陌忆清自嘲的笑了笑,“可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算了,不想了,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天亮。”

    突然,双手撑着肚子的陌忆清眼前一亮。

    ‘当初回来的路上老师好像说过等自己凝聚出魔核就能使用他送给我的那枚纳戒了,说不定里面会存有食物。’

    探手入怀,一颗漂亮的宝石戒指已然在握。轻轻摊开手掌,陌忆清此时才想起观察这枚纳戒。

    纳戒很小巧,却有些分量,不知道是用何种金属打造的。入手温润,指甲盖大小的白玉完美镶嵌其中,指环上浮雕着一些细密的纹路,昏黄的灯光下看不真切。由于手指太细,陌忆清只好把它暂时套在大拇指关节处。

    用力咬了一下食指指腹,泪珠大小的鲜血直接滴在了玉石上。很快,奇异的现象出现了——血液并没有顺着玉石表面往下流,反而慢慢的被玉石吸收了,紧接着那块玉就跟活过来似的,骤然散发出炫目的白光,那模样分明是欲求不满,贪婪的渴望着更多的鲜血滋润。

    若不是提前有心理准备,陌忆清一定会被这诡异的画面吓得尖叫起来。一块玉石居然可以吸血,这是多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平复激荡的心情,陌忆清摩挲着玉石,控制灵识小心翼翼的向那枚纳戒探了过去。只一瞬,他又再次惊呆了,“嘶”的吸了一口凉气。

    这枚小小的戒指里,居然是别有洞天——数十排书架上古朴的典籍琳琅满目,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卷轴、水墨画、兵器,甚至在角落里还种着一些不知名的植物,显然这里面居然是有空气存在的,不知道能不能储存活物。唯一遗憾的是陌忆清并没有在这里面找到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我靠!这里面的东西随便拿出去一样都是价值连城啊,老师该不会是打家劫舍、欺男霸女的土匪头子吧?”

    “阿嚏!”破魔法师学院的某个旮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陌忆清小心翼翼的控制法力,很快,一本纸张有些泛黄的古籍已经出现在手上。

    古籍很破旧,带着淡淡的霉味儿,书角微微上翘,斑驳的封面上只能勉强辨认出书名的轮廓——《风魔录》。

    陌忆清用指尖挑开扉页,一列苍劲的草书格外引人注目:老夫封号风魔,纵横大陆三百余载,当今天下未逢敌手,受万人景仰,然终止步魔神巅峰,至死未能突破,徒呼奈何。弥留之际,老夫以毕生所学编撰此书,望后辈将之发扬传承,倘若他日有幸踏入那传说之境,也算了却老夫一桩心愿……

    风魔?魔神?陌忆清此刻已经完全陷入呆滞了,那可是屹立于大陆法师金字塔顶端的强者啊,无论生在哪个时代,都是可以呼风唤雨的传奇大能。

    努力调整着有些急促的呼吸,陌忆清手指颤抖的揭开第二页。第二页开始是这本书的第一部分,介绍着这位风魔前辈生平的一些事迹,其中包括他成名之前的历练过程,到逐渐在大陆上崭露头脚,再到开山立派、创立宗门,至于宗门的名字书中却没有提到;再然后就是不断挑战大陆上成名已久的高手,从皇家供奉到山间隐士,只要是还活着并且能动弹的,无一不被他揪出来打败。这份睥睨天下的胆识与霸气,就连身为局外人的陌忆清都被深深感染了。其中更是有几次局面甚为危急,面对仇家的围追堵截、皇室组织的暗杀,风魔前辈凭借自己过人的实力与智慧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好几回还让对手吃了大亏。

    ‘’连这样的至强者都没能踏入那传说中的魔帝之境,那个级别的大能真的存在吗?’这种想法仅仅是持续了一瞬就被陌忆清摒弃了,先不说魔隼大陆的历史上有没有魔帝出现过,就算出现了也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也不认为自己将来有冲击那个数千年来无人涉足的层次的能力。好高骛远不如活在当下,自己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现在才刚刚成为一名初级魔法士,但无论如何他都会努力修炼,提升实力,然后去做自己一直想做却没有能力做到的事。

    收回心绪,陌忆清接着往下翻看。

    第二部分介绍的是一些大陆上排的上号的家族包括隐世宗门,还有他们各自的属性和擅长的战斗方式。其中有几个存在吸引了陌忆清的注意,因为风魔前辈对他们的评价只有一句话:知之不详,势力庞大,敬而远之。

    陌忆清有些好奇的往下看,这似乎是几个实力极其强大的隐世族群,他们深居简出,做事低调,大陆上鲜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这几个族群相互间似乎是敌对状态,互为掣肘,但又像是有着某种内在联系。至于暗藏在他们之间维持微妙平衡的到底是什么,就连风魔前辈都打探不到。 风魔前辈与之交手数次,几乎每次都是险死还生。这几个族群竟然全都拥有魔神强者坐镇,有的还不止一个,加起来居然是比破魔与盛泽两大帝国明面上魔神的总数还要多。

    最后应该是风魔前辈屡次三番的骚扰,对方不胜其烦之下竟然联合在一起发动攻击。那时的风前辈年轻气盛,何等的意气风发,竟是没有选择第一时间远遁,而是要以一己之力硬悍对方数位强者。那一战风魔前辈寡不敌众,身负重伤,不过由于他本身就是修炼的风属性魔法,凭借惊人的速度与飘逸的身法魔技最终逃出生天,却因此留下了伴随一生的隐疾。

    自那以后风魔前辈就消失了,留在大陆上广为乐道的事迹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世人淡忘,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闭关了,他要治疗那跗骨之蛆一般困扰他的伤势,还要努力寻求突破魔帝的契机。

    风魔前辈没有说出有关那几个隐世宗门的故事,先不说有没有人会相信,有没有人能找到那穷山恶水的大凶之地;就算找到了又能如何,万一触怒了对方甚至有可能给整个大陆带来灭顶之灾,到时候他就成为了遗臭万年、遭人唾骂的千古罪人了。

    所以,权衡利弊之后,风魔前辈选择了沉默,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心底,并发誓除非哪天自己突破了那传说中的境界,否则就让这份秘密一直保留到他去世的那一刻。

    他不甘心,自己刻苦修炼上百年,一步一步爬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却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连他都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地方。于是他告诫后人,若是有机缘成为千古魔帝,一定要前往那大凶之地一探虚实,他隐约觉得在那里似乎潜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些陌忆清自然无暇顾及,虽然心中疑虑重重,但这些事情显然不是他能过问的,搞不好还会引来杀身之祸,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那太窝囊了,陌忆清还是很惜命的。所以这部分他也只是大概的浏览了一下,不过一些主流宗门他倒是记得很详细,日后出去历练或许用得着,学院不可能保护他一辈子,就算可以他也不会选择一直待在这,他有自己的理想。

    就剩第三部分了,原本陌忆清以为这最后一部分怎么也会是一些风属性的魔技和身法魔技什么的,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不过想想他也就释然了,毕竟魔技什么的都是篆刻在卷轴上,还从未听说过有谁把它写在书里,那也太不严谨了。

    第三部分介绍的是一些魔法的修炼方法与注意点,虽然这些荆凝给他们上课的时候也有涉及,但却远没有这本书上记载的详细;而且荆凝只是笼统的介绍,并不像书中专门针对风属性法师量身打造了一套修炼方法,这其中的价值不言而喻,相当于是帮陌忆清把路都铺好了。

    总算是看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而且这价值还是不可多得的珍贵。师傅送给自己的可是一份大礼啊,这单是一本书就令自己受益匪浅,纳戒里这么多宝贝,天知道还有多少好东西。

    ‘难怪师傅收我为徒之后却未对我有半分指点,原来他早就把最好的东西给了我,他这是要让我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原本陌忆清心里对风长老这个师傅还颇有微词,以为他不过是心血来潮才想起收自己为徒,不过现在却是想开了——师傅是不想干涉他的成长,一切都要靠自己去不断摸索才能走的踏实,未来修炼遇到瓶颈也不会固步自封。

    陌忆清努力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将书合上收回纳戒,再把纳戒揣回怀里,此时窗外已经大亮了。 阳光掠过窗栏的罅隙探进房间,也带来了清晨新鲜的空气。陌忆清不得抬手靠着额头,待适应了强光才把目光重新投向窗外。

    现在还没到上课时间,宿舍楼间小道上三三两两走着一些学员,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去饭堂。

    ‘饭堂?’

    陌忆清下意识的揉了揉干瘪的肚皮,先前书看的入迷,倒是把吃饭的事儿给忘了。嘴角牵起一抹苦笑,让自己的肚子受罪了,一会儿可得多吃点,好在破魔学院的饭堂是不收费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