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见一次打一次(上)
    班里已经下课了,荆凝以及高雨唐他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风长老把陌忆清送到教学楼旁的灌木丛中就消失了,就是消失,陌忆清只感觉眼前一花,刚刚还带着自己飞驰的身影眨眼间却已鸿飞冥冥。

    ‘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也要成为老师那样的强者’,陌忆清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你去哪里了,那个老家伙没有难为你吧。”陌忆清才刚坐下,美女同桌李若曦就迫不及待的凑了上来,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满是关切。

    她之所以下课了还坐在这里,就是为了等陌忆清回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或许是因为好奇吧?李若曦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其实她也不确定陌忆清会不会回教室,因为现在已经下课了,距下一堂课还有好久,同学们都三三两两的去了饭堂。但她就是倔强的坐在那儿没动,心里居然还有着一丝希冀。

    “没事,风长老没有把我怎么样,只是把我带走了解了一下情况。以后不要叫他‘老家伙’了,他是我们师长,你这是大不敬。”陌忆清当然不会说他这么护着风长老是因为人已经是自己老师了……

    李若曦不屑的撇了撇嘴,却出奇的没有反驳。

    “咱们也吃饭去吧,虽然早上没什么消耗,但现在倒也饿了,下午还有课,早去早回。”

    “好。”

    ……

    “哟,这不是我们班的天才少年陌忆清吗,您老人家怎么也亲自来吃饭,不让小弟们给你送去吗,要不我派个手下给你?”

    刚迈进饭堂,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由远及近,显然声音的主人正在朝他们走来。

    陌忆清有些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目不斜视的盯着已经走到面前的嵇逸辰,还有他身后的一群小喽啰。这些人不知道是雄狮门派来陪读的书童还是进入学院之后嵇逸辰收买的学员,又或者两者都有。此时他们都狐假虎威的跟在嵇逸辰身后,看向陌忆清的眼神明显有些不怀好意,对嵇逸辰却是恭恭敬敬,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

    嵇逸辰比陌忆清要高一些,身材也比他壮实,居高临下的俯视这寒酸的穷小子,眼神中的轻蔑毫不掩饰。陌忆清却是怡然不惧,目光直视嵇逸辰,嘴角同样带着冷笑。剑拔弩张之势一触即发。

    “嵇逸辰,你不要太过分。”说话的正是李若曦。

    声音不大,嵇逸辰却不知为何眼神一凛,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此时正值午饭时间,饭堂里已经陆陆续续聚集了不少人,很多人都饶有兴趣的围观上来,其中不乏一些高年级学长。

    “你就只会躲在女人后面吗?跟小时候一样没出息,我倒要看看现在还有谁会保护你这个‘野种’,一会儿可别再哭着叫妈妈,哈哈。”没有理会李若曦带着寒意的目光,嵇逸辰淡淡的看着陌忆清,声音不大却刚好能让围观的人都听到。

    “哈哈……”

    身后传来一阵哄笑,自然是跟着嵇逸辰的那帮‘马仔’。他们哪一个不是嚣张跋扈惯了,现在更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此时能笑出来的也就只有他们了,围观的学员虽然大多都是千金少爷,但嵇逸辰这种仗着人多欺负人少的行为他们是深恶痛绝的。在这学院的学员哪个不想成为强者,身为强者最不耻的就是恃强凌弱、欺软怕硬。而孤立无援的陌忆清却更能博得众人好感,人向来都只会同情弱者,至少在他们看来,陌忆清就是弱者。

    “我给你三息时间道歉,否则今天让你横着出去!一……”

    人有反骨,龙有逆鳞,而妈妈就是陌忆清的禁脔。他可以容忍别人嘲讽自己,却绝对无法原谅别人侮辱他的妈妈。不管是谁,有多么强大,陌忆清都会奋不顾身的捍卫妈妈的尊严,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二……”

    看着陌忆清野兽般的眼神,嵇逸辰瞳孔骤然收缩一下,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背后的衣襟都被冷汗浸透了。但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要是就这么怂了以后还怎么在这学院混下去,而且陌忆清能打那毕竟也是小时候,现在自己比他高又比他壮,更何况身后还有这么多小弟呢。

    略作思忖,心下打定主意,嵇逸辰抬了抬手,“上,既然这小子这么狂妄,咱们就给他点教训,揍他。”

    “三!”

    陌忆清动了,早在嵇逸辰抬手招呼小弟的那一刹那,陌忆清就推开李若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对方。 先下手为强!这是陌忆清被揍了无数次之后总结的教训,尤其这还是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局面对自己已经十分不利了,必须要尽可能抢占先机。

    “嘭!” 不等一众小弟冲上来,陌忆清已经一拳击向嵇逸辰面门。

    虽说打人不打脸,但对于这出言不逊,甚至不要脸想群殴自己的嵇逸辰,他可不会有半分顾忌。

    “啊!给我杀了他!”

    一道歇斯底里的声音传到众人耳朵里。只见嵇逸辰酿跄着后退两步,上身微躬,单手捂着鼻子,一缕血丝顺着指缝蜿蜒而下,看向陌忆清的眼神充满了怨毒,好像要吃了他似的。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这个混蛋,每次上来都打我脸,万一破相了怎么办,我可还指着它吃饭呢……’

    陌忆清对嵇逸辰的目光视而不见,更不会在意他心里想什么,此时也无暇去顾及,因为那些马仔已经冲到眼前了。

    陌忆清不闪不避,依然是举起拳头,照着其中一人就捶。那家伙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抬起右手就想格挡住陌忆清这一拳。令人意外的是,陌忆清的拳头居然在空中改变了方向,自下而上,穿过那人横亘身前的手臂,不大却有力的拳头狠狠砸在了对方下颚处。

    马仔哀嚎着后退,两只手死死的捂住下巴,那模样着实是疼的不轻。

    此时其他人也已经到了,一个满身横肉的学员挥起两只蒲扇般的手掌,从两侧抽向陌忆清,这一下要是拍实了恐怕他那瘦弱的骨头架都会散掉,而且就算能承受这一下他也会被对方牢牢锁住动弹不得,就像上次陌忆清对付风言木一样,到时候他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在他们看来悲剧似乎就要上演了,这个被打的小孩子看上去凶悍,但架不住对方人多啊,结局似乎已经注定。好几名学长都看不下去准备帮他了,李若曦也是一脸焦急,却又毫无办法。

    但是,陌忆清真的会坐以待毙吗?他从小就被别人欺负、虐待,像今天这样的场面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这些年的磨炼早就锻炼出了他远超同龄人的沉稳性格,此时更是被嵇逸辰刺激了多年来潜藏在体内的血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