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风皇,师傅
    破魔法师学院一处僻静角落,大片的紫竹林一望无际,一座同样是紫竹搭建的竹屋坐落于山头。不光是屋子,竹篱搭的院落,竹桌、竹椅、竹叶笤帚,凡是肉眼能辨之处所有家具、用具,就连喝水用的杯子都是竹制的,目力所及清一色的淡紫。

    一老一少两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飞掠而至。就是飞掠,因为根本看不到他们是如何动作的,脚尖也根本不着地,就像是踏着空气前进似的。

    几乎是瞬息之间,两人已在院落前站定。老者推开竹扉,带着少年跨入门槛,大踏步走进院落。可见其身体硬朗,丝毫没有这个年纪老人该有的羸弱。这两人自然就是陌忆清和那位神秘兮兮的风长老了。

    陌忆清此时还没回过神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从教室出来后,风长老就带他一路来到这里,足足飞掠了一炷香时间。

    那是怎样的速度啊,陌忆清只觉得自己仿佛是驾着风一般,眼前的一切景物都变得不真实,所有树木、建筑都在昙花一现般飞速消失,耳朵里也只剩下呼呼的风声,但是他的身体以及暴露在外的肌肤并没有感觉到被狂风割划的刺痛,好像冥冥中有股莫名的力量守护在他身体周围似的。

    老者也不着急,径自坐到院中竹椅上,拎过桌面不知何时煮好的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袅袅热气氤氲在他鼻息之间,风长老双眼微眯,一脸享受的品味着。

    陌忆清好不容易才从痴呆状态下醒转,疑惑的看着慈眉善目,一副世外高人模样的风长老,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他也想不到偌大的学院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个世外桃源,着实令人匪夷所思,不过对比之前风长老带给他的震撼,这都不算什么了。

    “风长老,不知您为何带学生来这里,先前我弄坏了您的水晶球,确实不是故意的。”

    陌忆清双手作揖,恭敬的行礼,他现在觉得风长老把他带到这没人的地方就是为了教训他一顿出气。虽然心里憋屈,但此时也只能是听之任之了,谁让他刚犯了个无心之过呢。至于反抗……陌忆清嘴角流露出一抹苦笑,自己那三脚猫的两下子,人家压根就不放在眼里,而且恐怕会被揍的更狠。

    “你的来历背景我从雨唐那里听说了,你来自盛泽帝国?”风长老一脸和煦,对水晶球的事只字未提。

    “是的,风长老,学生自幼家贫,想入学院习得一招半式用以防身。”

    “你孤身一人跋山涉水来到这里,家中可还有什么人?”

    陌忆清怔了怔,不明白风长老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些问题。这些都是他的私事啊,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也值得他把自己带到这里询问吗?不过陌忆清见风长老面色和蔼,不像是要加害自己,而且就算他要图谋不轨自己也根本无力抵挡。当下不作迟疑,坦白的说自己是个孤儿,父亲抛弃了自己和妈妈,下落不明。

    “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听了陌忆清的叙述,风长老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你可愿拜老夫为师,虽然老夫年事已高,活不过多少年了,但世人都尊称我一声风皇,做你的老师,也不算辱没了你。”

    陌忆清心神俱震,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位风长老。他从小受尽欺凌,除了妈妈之外再没有一个人关心过自己,这个不过是报名时惊鸿一瞥的学院长老居然要收自己为徒,而且从先前那些老师看他的眼神就知道这风长老在学院的地位着实不低,还能在学院拥有一片这世外桃源一样的竹林,想必也需要不俗的实力才能享受这等待遇吧。

    心里琢磨着,表面却不敢怠慢,这是何等的机缘啊!陌忆清端过竹桌上的茶水,倒头就拜,恭恭敬敬的叫了声“老师”。虽然不知道这风长老为什么会选择收自己为徒,但陌忆清隐约猜到应该是跟刚才自己进行的魔法测试有关。

    “好,好,好!孩子,起来说话。”风长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接过陌忆清递来的茶水,轻呡一口置于桌上。然后略一抬手,一阵微风就将陌忆清拜倒外地的膝盖托了起来。

    “从今以后,你就是除了我那孙儿之外老夫收的第一个弟子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决定收你为徒吗?”

    陌忆清茫然的摇了摇头,这也是他想知道的问题。

    “因为我看到了希望,我穷极一生也无法突破的那个层次,未来在你身上却很有可能实现,甚至你会走的更远。因为天份的原因,我终究是没机会打败那老家伙了,不过我却可以将毕生所学传授与你,只要求你在五年后打败他的徒弟,老夫也就生平无憾了。”风长老一脸惆怅,好像回忆起什么不太如意的事情,眉宇间竟有几分苦涩。

    “老师,他是谁?居然连你都打不赢他?”

    先前陌忆清可是亲眼见到风长老的速度的,那可能还是他怕自己承受不了阻力而有所保留,连他都无法战胜的人,实力该有多么恐怖啊!

    “虽然我自诩速度身法天下无双,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就都不算什么了,这些年我也就只能凭借自己在速度上的优势与那老家伙纠缠片刻,但想要打败他却是毫无机会。现在跟你说这些还太早,你天赋异禀,体内蕴含风雷两种属性,正好可以传承老夫衣钵,只要你努力修炼,未来成就定然在老夫之上。”

    “是,老师,我一定努力修炼,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风长老终于笑了,一脸的欣慰,显然他对这乖巧懂事的弟子也很是满意。

    “我先送你回去吧,记住,我收你为徒的事情先不要对任何人讲,否则可能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个你先拿着,这是老夫的纳戒,跟了老夫三十几年了,就当做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不久荆凝那小妮子会教你们如何使用,里面的东西你以后也会用的上。”风长老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摘下一枚镶嵌着奇异宝石的戒指递给陌忆清。

    陌忆清还没来得及端详刚拿到手的戒指,就感觉身体一轻,下一刻自己就已经跟来时一样徜徉在风中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