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初涉魔法世界
    (7000多字大章,求收藏,求推荐)

    李若曦娇嗔的一瞥使得原本沉浸在痛苦回忆中的陌忆清心神不由一荡,当下反应过来这已经上课了。瞬间收敛心绪,目光投向讲台,一副乖孩子的模样。

    讲台前站着一名中年女性,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黑发碧眼,薄嘴唇、高鼻梁,一抹淡淡的微笑跃然脸上;体态匀称端庄,身着湛蓝色长裙,长发盘起在身后挽成发髻,一支碧色凤尾簪斜斜插入其中,浓郁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理论课老师荆凝,这节课开始我将带你们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魔法师,这也是我们这片大陆的主流职业,也是这个职业,开启了我们魔法历新的纪元。”

    所有学员都一改先前的散漫,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荆凝老师。毫无疑问,荆凝老师现在所教授的基础知识是十分重要的,与他们未来的发展息息相关,毕竟多了解一些理论知识以后修炼时至少可以少走一些弯路。虽然在座的学生不乏名门望族之后,但家族里长辈的指点怎么也比不上这种系统的学习。或许这位荆凝老师实力并不如何强大,更是不能和家族里的长老们同日而语,但她却是将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典范。术业有专攻,荆老师教给他们的,一定是一个全新领域的全新思维模式。这些思想早在来到这所学院报名的时候就被以各种方式灌输到学员们脑子里了,就连陌忆清都不例外,他的启蒙老师就是王梦涵。

    “众所周知,魔法师这个职业分为九阶三级,这里就不再赘述了。而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每一个阶位的修炼都必须是脚踏实地的,或许某些外在的药物或者天材地宝可以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提升法力,但这些提升上去的法力却远不如自身吸收天地灵气来的凝练浑厚;虽说总量是一样的,其品质却是天差地远,而且药物会在人体形成抗性,使用效果会一次比一次更差,直至完全失效。”

    “药物更会在血脉中形成阻塞,从而影响到未来魔法师所能修炼到的极限高度,等于葬送了自己的未来。我知道有些家族就是靠这种方式培养族人的,虽然我们破魔法师学院并不赞成这种自断前程的做法,但毫无疑问以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法师成长期限会大幅缩短,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大陆强者的境界,从而提升家族的整体实力。我们无权干预和评判这种做法,有得必有失,但我希望我们破魔的每一位学员都能选择一条最适合自己修炼的路,然后一往无前的走下去。”

    “决定一名法师是否强大的条件,一是实力,这与法师平时的刻苦修炼和自身天赋是分不开的,也是作为法师的基础;第二个条件就是魔技了,同级别法师的战斗中,拥有高阶魔技并与自身属性契合的,往往可以占尽先机,甚至越级挑战也不无可能。”

    “比如风属性法师,他们的基础作战能力只能是掀起狂风或者以法力凝聚风刃,作战方式过于单一,面对同级别的对手会很乏力;但倘若拥有高阶身法魔技,结果就大不相同了。风属性魔法师那令人捉摸不定的身形,再配合扑朔迷离的身法魔技,会让对手难以锁定目标。而风属性法师却能凭借超高的移动速度轻而易举的接近并攻击敌人,然后在对手的反击到来之前全身而退。除非是范围性魔技,否则根本无法有效限制风属性法师的移动,而范围性魔技也有其弊端,那就是技能强度远不如单一目标魔技强大,因为法力被分散了。我们学院就有一位强大的风属性长老,他对风的理解加上独有的身法魔技,就算是院长都无法轻易战胜他。”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破魔法师学院的院长,那可是法神级别的强者啊,连他都要费一番手脚的人实力会强悍到什么程度?破魔法师学院果然底蕴雄厚啊。

    “但魔技的练习必须有所侧重,毕竟大陆上魔技的种类繁多,高阶魔技也有不少,但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贪多嚼不烂,更不可因此荒废法力的提升。在努力打坐修炼的同时勤加练习魔技,才是上策。”

    突然,荆凝右手上托,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这颗珠子比成年人的拳头还大一些,在窗外阳光的折射下释放出水润的光泽。珠子十分耀眼,却并不刺目,看着它仿佛心神都放松了,说不出的舒适。没有人看到这颗珠子是从哪里来的,好像就这么凭空出现在荆凝手上。淡淡的莹润光泽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连托着珠子的手都变的有些通透了。

    “这是检测魔法师体质以及契合法力属性的水晶球,下面请同学们依次上前,将掌心贴在珠子上,放松心神,仔细感受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左边第一排的同学,你先来吧。”

    一名相貌普通的女学员在荆凝的示意下缓缓上前,纤细的手掌轻轻贴在水晶珠表面。 顿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一抹浓郁的蓝光从珠子里骤然刺出,吓得那女孩子一哆嗦,险些就要抽回手。不过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她内心对荆凝还是十分信任的,这位美女老师也没必要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加害自己。稳定心神,仔细感受手中珠子给自己带来的变化,瞳孔也在那越来越强盛的蓝光中不得不紧闭……

    “好强烈的冰属性魔法,不错,虽然依旧有些瑕疵,也算天赋异禀,相信你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一会儿我教大家如何沟通天地灵力。回去吧,下一位。”荆凝微微颔首,眼神中带着一丝欣赏。

    “谢谢,谢谢,谢谢老师。” 第一个上台的少女竟有些语无伦次,一连说了三句谢谢。神色间有一抹掩饰不住激动,眼神闪烁,看着荆凝的目光满是感激与兴奋,走向座位时还差点摔跤。 马上就要成为大陆上人人敬仰的魔法师了,而且从刚刚水晶球发出的奇异光彩和荆凝话语中的赞许,她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天赋还是很强大的,这些怎能不让她兴奋。毕竟只是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儿啊,要不是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她早就欢呼雀跃了,即便已经回到了座位,身体也还因为高兴而阵阵战栗。

    第二个上台的少年就有些悲催了,先前耀眼的光芒并没有出现,只是有一缕淡淡的黄色光晕在珠子里若影若现,显然这位少年未来所能修炼达到的高度将会很大程度受到天赋的限制。

    “土属性魔法,可惜天赋差了点,努力修炼,未来身体条件比普通人还是强上许多的,下一个。”

    少年神情萎靡,有些沮丧的回到座位,荆凝的话无疑是给他宣判了死刑。和陌忆清一样,他是在场学员中为数不多的没有强大背景支撑的普通学员,家里把一切的希望都押在了自己身上,只要他可以成为一名强大的魔法师,未来再去军队历练一番,封官加爵也并非难事,还能给家人带去荣华富贵。可是,一切奢望都在刚刚那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破灭了,可能这就是命吧。

    ‘不行,我要努力,先天的不足我就用后天的磨砺来弥补,起码刚刚水晶珠里面也出现了颜色,我还是有机会的。’失落的心情只是持续了一瞬,立马被强烈的信念取代,或许这就是家庭赋予这些年轻人的压力吧。

    没有人去注意一个未来注定不会有多少前途的年轻人,也没有人会去同情他,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只会使他们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讲台前,测试还在继续。 一个又一个同学从讲台上走下来,类似刚刚那名男生的情况还是极少的,虽然也有一些学生并未引起珠子颜色的变化,他们还不信邪的把手抽回再次贴上,仍然是毫无反应。除此之外,大部分学员都激发了水晶珠或强或弱的光彩,甚至有好几名学员所展现出的天赋引得众人频频侧目,荆凝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浓郁了。

    这时,又一个男生走向了讲台。这名学员生的却极其俊俏,浓眉大眼,琼鼻薄唇,白皙的肌肤比之少女也毫不逊色,火红色长发随意披散在脑后,遮住了并不宽阔的肩膀。只是,这少年眼神沉凝,眉宇间还带着淡淡的阴翳。锦衣华服,不知用什么绸缎织成的衣角绘制着霸气的雄狮图案,腰间的镂空玉佩随着主人的移动在身侧轻轻摇曳,这一身打扮无不彰显着他强盛的背景。

    由于刚入学不久,学院还没有来得及为他们这些新生定做适合他们的校服,当然即使定做了在一些非正式场合也没多少人会去穿它。这并不是因为校服不好看,而是这个年纪的学生都喜欢标新立异,向往自己喜爱的风格。

    无数少女已经在这名学员起身的那一刻锁定了目光,帅气、高贵,以及那若有若无的儒雅气息,都是吸引异性的杀手锏。只是,在他站起的瞬间,目光却有意无意瞥向陌忆清所在的那个角落,嘴角略微向一侧翘起,带着一丝挑衅与不屑。 陌忆清也在第一时间就看向了他,面对对方挑衅的眼神毫不避让,桌面下的拳头悄然攥紧,但他的面色却没有一丝变化。

    这个男生他当然认识,他叫嵇逸辰,名字跟他的相貌一样温文尔雅。但是,陌忆清可不会被他外在的气息迷惑。就是他,是他带着一群小混混经常来欺辱、殴打自己,给自己的童年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阴影。他是雄狮门的小公子,他的家族在陌忆清家乡方圆百里范围都是高高在上的大势力,这也养成了他骄纵霸道的性格,几乎所有同龄人都成为了他的“小弟”,每天被他带着欺凌那些穷人家的孩子,被欺负的孩子家长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叮嘱自己的孩子看到他就远远的躲起来。

    ‘想不到他也来了这破魔法师学院。以他家族的实力,在盛泽帝国也能进入最顶级的学院,而且还能享受到一些特殊照顾吧,那他为什么还要选择来这里?’

    没等陌忆清多想,一阵夺目的光芒扑面而来,迫使他不得不把瞳孔眯成一道缝隙。

    嵇逸辰身躯挺直,由于陌忆清在侧后方,看不到他的表情。此时他一只手掌轻轻搭在水晶球上,刺眼的红色光芒从他身体四周逸散而出,坐在前排的学员都不得不抬手去遮挡那光线。

    此时,就连讲台上的珠子都悄然发生了变化,那透明的水晶内部,炽热的火焰升腾,隐约间还有一头雄狮张开血盆大口冲着前方咆哮,嵇逸辰的气势也在雄狮出现的那一刻骤然变的强盛了。教室的气温开始上升,讲台所在的一小片区域仿佛都变的虚幻了,隐隐还有烟雾缭绕。

    台下已经有人发出惊呼,看向嵇逸辰的目光异彩连连,就连荆凝都是呼吸急促,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水晶珠的异象。

    半晌,手掌收回,强光渐渐收敛,浓烈的高温也戛然而止,不少人额头上都浮现出了细密的薄汗。嵇逸辰没有理会众人有些呆滞的目光,甚至都没有向荆凝打招呼,径自走回了座位。 荆凝深深的看了一眼嵇逸辰,欲言又止,几秒钟后轻轻叹了口气……

    不用再去解释,每个人都真切的看到并且感受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任何语言的描述在那纯粹的火属性灵气面前都是那么苍白。 之后的测试就有些平淡了。确实,经历了刚才这视觉与感官上的双重冲击,很难再出现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局面了。

    很快,在众人都完成测试之后,轮到坐在陌忆清左侧的李若曦了。 同样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玫红色长发、粉雕玉琢的五官、白嫩的玉颈,连女孩子看向她的目光都有些嫉妒,男生们更是喉结不住的滚动,就差流下哈喇子了。

    缓缓走至台前,略微迟疑一下,终究还是抬起玉手覆盖了水晶球。李若曦的目光有些忐忑,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因为即将面临的测试内心紧张。

    突然,异象再动。沉寂了片刻的水晶球内部再一次爆发出强盛的光线,那光芒比之先前嵇逸辰引发的火焰狮也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诡异的是,这光线居然有两种颜色,火红色与冰蓝色交相辉映,却又泾渭分明,彼此之间仿佛有种奇异的力量维持着它们的平衡,既不融合也不相互倾轧,宛如两种液体在水晶球内部缓缓流淌。除了她本人和站在她身边的荆凝以外,所有人都看不真切,因为那两道光线太强烈了,强烈的连李若曦曼妙的身姿都被掩盖。

    台下的学员已经连惊呼都忘了,很多人都张着嘴巴,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太震撼了!如果先前嵇逸辰还只是令他们吃惊,那这此刻出现的一幕无疑可以用震撼来形容。这看似娇小的身躯里,究竟隐藏着怎样恐怖的潜力啊!

    “太匪夷所思了,如此强烈的冰属性与火属性居然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体内,而且都是最纯粹的冰与火,如果将来你能控制它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平衡并且不被反噬,用不了多久必将成为屹立于魔隼大陆巅峰的强者。孩子,你来自哪个家族或者宗门?”荆凝说话声音都带着颤抖,看着李若曦的目光甚至有些急切。

    “我出生在破魔帝国北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农民。”李若曦早在水晶珠光辉到达极致的瞬间就将玉手收了回去,面对荆凝有些灼热的目光却是泰然自若。

    “好,好,太好了,如果你愿意,可以拜咱们学院长老为师,未来定然会得到学院的全力培养,你甚至还可以把你的父母都接到学院居住。”荆凝越来越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看向李若曦的目光就像看自己女儿似的。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老师。”李若曦恭敬的向荆凝行礼,然后牵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回到了座位。

    荆凝此刻已经完全沉浸在震撼与喜悦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李若曦一直都表现的太过平静了,她那清澈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是波澜不惊,甚至连荆凝向她抛出代表破魔法师学院的橄榄枝都没能让她表现出一丝兴奋与激动,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稀松平常,反倒是身为老师的荆凝激动得有些不能自已。

    缓缓深吸口气,荆凝竭力让自己躁动的内心平复下来,坐在最后一列首位的学员已经走到讲台前。荆凝心里清楚,接下来的学员已经很难再有让自己为之惊艳的天赋展现了,先前那个叫李若曦的女孩子应该就是这一届新生最具天赋的学员吧,这样的天才居然不是出自某个大家族,真是不可思议,学院这下可是捡到宝了。

    测试已经接近尾声,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那个坐在角落阴影里的消瘦男孩,也就是新生二班的班长——陌忆清了。

    几乎没有人看好这个其貌不扬的男生,他太普通了。平凡的相貌,寒酸的穿着,也不怎么与其他学员交流,甚至有人都忽略了在教室后面的阴影里还坐着一个人。尽管陌忆清在昨天对阵四年级学长的战斗中获得了胜利,但大部分人都把这份胜利归功在了其他人身上。就连荆凝都不觉得陌忆清能展现出多么惊才绝艳的天赋,顶多也就是平均水平。这已经是因为从高雨唐那里得知陌忆清作为班长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坚毅心性而高看他了,毕竟像他这样没有浑厚家庭背景的孩子,也就不可能像大部分学员一样打小用大量的天材地宝温养经脉,未来也只能靠着比旁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在修炼的路途上有所建树了,天才可不是大白菜那样遍地都是的。

    就在陌忆清起身时,同样的角落里李若曦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并不宽阔的背脊,目光中竟然有着些许期待,她也想看看这个有着凄惨遭遇的大男孩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就在昨天,他可是带着他们这几个新生给了高年级学长一个下马威啊!

    此时,在教室靠前的位置同样有一道目光落在陌忆清身上,只是这道目光中却充满了不屑和浓浓的敌意。

    这道目光自然就来自嵇逸辰。对于这个曾经让自己难堪,昨天又抢了自己风头的穷小子,他是打心里不服气的。‘小子,你等着,你不是能打架吗,等老子学习了魔法,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跪地求饶’,嵇逸辰的目光越发阴冷了。

    就在所有人心态各异的看着他时,陌忆清轻轻抬起了手掌。

    ‘妈妈,保佑我,保佑我一定要在大陆上崭露头角,这样我才能找到爸爸,问他为什么要抛弃我们……’

    水晶球并没有发出光彩,甚至连一点变化都没有,平静的让陌忆清感到绝望。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陌忆清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一名魔法师,荆凝也打算安慰他两句把水晶球收回的时候,变故出现了——一阵强烈的飓风以陌忆清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而出,讲桌上的教案瞬间散落一地,还有几张图纸被卷入空中,“哗啦哗啦”的仿佛下一刻就会被狂风撕成碎片。所有人都骇然了,眼看着那飓风似乎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坐在前排的学员身体都在打摆,荆凝慌忙抬手,一道洁白的光罩就覆盖了下方的学员,任狂风如何肆虐也无法撼动分毫。

    良久,飓风似乎疲倦了,慢慢缩小直至完全消失,只剩下一道瘦削的身影依旧笔直的站在那里。他手中的水晶球也很平静,只是在球心位置似乎有一抹浓郁的绿色液体在缓慢的流淌,隐隐还伴随着雷电闪烁。那雷电十分霸道,每一次劈下都如同一条条银色小蛇在游弋,而且十分迅疾,顷刻间就覆满了水晶球表面,看上去就像水晶球上多了无数裂痕。水晶球微微晃动,仿佛承受不住压力随时都有可能爆开。

    陌忆清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早在刚刚飓风刮起的瞬间他就不得不闭上了眼睛,此时更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种感觉很奇妙,陌忆清觉得自己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铺天盖地的狂风和呼啸而过的闪电,但他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有些享受这种被暴风雷电洗礼的感觉,仿佛连灵魂都融入了这风雷之中。

    “咔嚓”,陌忆清打了一个机灵,猛然惊醒,却看到手中的水晶球已经碎成两半了,其间更是寸寸皲裂,先前莹润的光泽早已不复存在。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会有如此强烈的风元素属性波动,荆凝老师你……混蛋!谁把老夫的水晶球弄成这样!”

    此时,教室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显然都是这破魔法师学院的老师,班主任高雨唐赫然就在其中。不过此刻的高雨唐却一点都没有了昨天教训他们这群学生时候的威风,低眉顺眼的站在一名老者身后,放屁都不敢发出声音。

    这名老者一头白发,眼神好似刀刃般犀利,神采奕奕看不出实际年龄,刀劈斧刻般的额头上青筋爆出,那青筋甚至还在微微抖动,显示出他此刻的愤怒。

    “风长老请息怒,忆清,还不快道歉。”荆凝很快就从震惊中回过神,一脸急切的催促还傻愣愣站在那里的陌忆清。

    “啊?哦,对不起风长老,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您看这水晶球多少钱,等我日后攒够了一定赔您一个新的。”陌忆清上身鞠躬六十度,双手作揖置于胸前,态度极其诚恳。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位风长老就是当初自己报名时坐在高雨唐身边的那位老者,想不到他居然是这所学院的长老,弄坏了他的水晶球,这下麻烦大了。

    “赔,你赔得起吗?你以为这水晶球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吗?说,到底怎么回事,今天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周围的老师包括高雨唐和荆凝在内一个个都噤若寒蝉,偷瞥向老者的目光满是敬畏,显然令他们尊敬的不只是老者的身份,还有……实力。

    “对不起风长老,我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把手放在了您的水晶球上,紧接着就狂风大作,然后我就把眼睛闭上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您的水晶球就已经这样了。”陌忆清嘴角挂着一抹苦笑,他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而且闯的祸还不小。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话没说完,也没看到风长老是如何移动的,眨眼间他已经站在了陌忆清身前,眉头微皱的捏着陌忆清手腕脉门处,仿佛是在感受什么。

    这就是高级法师的实力吗?陌忆清心下骇然,他比其他人感受更清晰。先前他分明只是感觉到身边突然吹起一阵微风,紧接着眼前一花,风长老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他身边。

    没有人敢去打扰风长老为陌忆清把脉,他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尤其是那帮学员,风老适才不经意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深深的震慑住了他们。

    “果然如此,你就是先前报名的时候被我注意的那个小子,老夫果然没有看走眼。孩子,你跟我来。” 门口的老师很自然的为他们让开一条道,陌忆清就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跟着老者亦步亦趋的走出了教室。对于这一切他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老者没有再纠缠那水晶球的事情,反而在探了自己脉搏之后一脸欣喜的带自己离开,应该不是坏事才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