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破魔法师学院
    当得知光报名费就要三十个银币,陌忆清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妈妈辛苦忙碌了一辈子,最终才攒下两枚银币,而这所谓的学院光报名费就够一户普通人家辛苦忙碌好几年的。最终还是在王梦涵的帮助下,陌忆清成功报了名,并且王梦涵还帮他交了第一学年学费,那又是二十枚银币。

    起初他也是不肯接受王梦涵的帮助,这个刚认识两天的小姐姐,不光帮他教训了欺负他的小贩,还给他买了很多好吃的,又给他讲了一些自己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新奇事物,现在又要她拿出这么多钱帮自己报名,陌忆清打心底里感激,却说什么也不肯接受她的资助。后来还是在王梦涵的强势要求下,又告诉他可以为学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或者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换取一些报酬,陌忆清才妥协了。他又哪里知道,以他现在的年龄,又没有一技傍身,要赚取对一个大人来说都是天文数字的钱几乎是痴人说梦。

    对于这个相识不过两天,却一直保护、照顾自己的小姐姐,陌忆清是很有好感的,就像当初有妈妈在身边一样,连心里对妈妈的那份思念都淡化了不少。

    “忆清,那里就是新生报到的地方了,你自己过去吧,我也要回去上课了”,王梦涵向前方指了指。

    “好的,姐姐,姐姐再见!”陌忆清冲王梦涵挥了挥手,兴奋的朝远处排着长队的人群跑去。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两人也熟络起来。陌忆清自不用说,王梦涵对这乖巧可爱的小弟弟也是满意的很,他不光听话,而且嘴特别甜,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她心里特别舒服,满满的成就感。另一个让王梦涵如此照顾他的原因就是陌忆清的身世了,当她听说陌忆清孤身一人跨越几百里山路,从盛泽帝国走到破魔帝国境内,心中的惊讶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了,他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啊!他这一路上就不怕遇到强盗或者野兽吗,光是这二十几天顶着烈日几乎不眠不休的赶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可能是女孩子的天性使然,当知道陌忆清悲惨的经历后,王梦涵下定决心要尽可能的保护他,而且她也确实挺喜欢这个弟弟的。

    陌忆清可不知道王梦涵心里在想什么,当他跑到报名处时,这里的队伍已经排的老长了,绵延上百米,还有一些跟陌忆清差不多大的学生正在匆匆赶来,可见这破魔法师学院在破魔帝国是有多大名气了。要知道,整个破魔城加起来也不过十万人,而破魔法师学院每一届的新生就有好几千,显然有很多都是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毕竟这是名副其实的破魔帝国第一学院,在整个魔隼大陆也都是数一数二的。。每年光是学费和报名费,破魔法师学院都能赚个盆满钵满了,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也不为过。

    “你们听说了没有,今年招生人数比往年又有所上升啊,竞争好像又激烈了,到时候升学考试肯定是场恶战”,一名看上去比陌忆清大两岁的男孩子对身边的同伴说。

    “谁说不是呢,我听家族里的长辈说,学院每年的升学考试都是相当惨烈,而且特别严格,甚至连副院长都会参与评委呢,那可是魔神级别的强者。”

    “魔神?我的天,那可是大陆顶尖的强者,弹指间天地毁灭星辰崩塌啊”说话的少年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没那么夸张吧,要真像你说的那样魔隼大陆还不早就毁灭无数次了,你哪还能站在这里胡侃烂吹。不过也很少有人见过魔神级别的强者出手,具体能做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

    陌忆清此时就站在他们中间,对他们谈论的话题充满了好奇。这两天他也从王梦涵那里知道了好多关于魔隼大陆和这所学院的事情,所谓的魔神其实是魔法师的一个级别;在这座大陆上,几乎百分之三十的人都有机会成为魔法师,而魔法师又分为很多个阶位,从弱到强分别是——魔法士、魔法师、大魔法师、魔宗、魔尊、魔王、魔神、魔帝,每个级别又分为高中低三个级别。目前大陆已知的魔神一共只有五位,而这破魔法师学院则占了其中之二,至于还有多少隐世不出的老怪物,那就不得而知了。至于魔帝,那是只有传说中才有的存在。

    “陌忆清是吧,你暂时就分配到新生二班好了,一个月以后根据属性和实力重新分配,你住312宿舍,去吧。”简单的交代几句,负责报名的老师递给他一枚刻着奇怪图案的徽章和一把钥匙,又继续为下一名学生办理手续。

    “咦,这个小伙子好像有几分慧根啊。”旁边一名老者看着刚走过去的陌忆清,眼底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

    “风长老,你是说刚刚这个小家伙吗,我没感觉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啊,而且相貌平平,估计扔人堆里都找不到吧。”虽然身边这位是学院资深的老教授,还是自己的长辈,但自己实在看不出这个刚走过去的小孩子有什么过人之处,莫不是风前辈老眼昏花了?

    被称为风长老的老者对着他脑门就是一个暴栗,直打的年轻老师眼冒金星。“你什么时候还学会以貌取人了,老王八就是这么教你们这些学生的吗?”

    年轻老师本来还想再争辩两句,但看到老者凶戾的眼神,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希望自己脑门上不要长个包才好,不然可就丢大人了。

    “笑什么笑,都给我排好队,再笑一人给你们一个脑瓜崩儿”,心中憋闷,碍于老者的淫威又不敢发作,那可是和自己老师同辈分的啊,不得已只能把气撒在这群学生身上了。

    顿时学生们的表情都变得怪异起来,想笑又不敢笑,直憋的满脸通红,腮帮子一股一股的,甚至有些定力不足的身子都在颤抖了。

    陌忆清不知道因为自己,那个负责报名的年轻老师被教训了一顿,他此时已经跟着其他学员走到二班教室门口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