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天才少女王梦涵
    一座热闹的酒楼里,一处偏僻的角落。

    桌上摆满了奇珍佳肴,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大快朵颐,甚至连筷子都顾不上用,直接用他那不算干净的手不断往嘴里塞着食物,稍作咀嚼囫囵吞下,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停顿,那模样好像生怕别人会把他面前的食物抢走似的。

    “慢点吃,别噎着,这一桌子好吃的都是给你的。”看着饿死鬼投胎似的小男孩儿,王梦涵不禁感觉有点好笑。

    男孩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嘴里包裹的食物也不咀嚼了,两个腮帮子却鼓鼓的,嘴角还挂着一根没来得及吞进去的蔬菜,说不出的滑稽,又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噗嗤……”终究没能忍住,王梦涵还是笑了出来。

    几乎就在同一刻,陌忆清眼角又有泪水流了出来,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由于嘴里还有东西,虽然看上去在哭,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配合上他现在的形态,着实有些怪异。

    “诶,你别哭啊,你放心,姐姐会保护你的,以后谁要敢欺负你就是跟我王梦涵过不去。”坐在对面看着陌忆清吃饭的王梦涵看见他哭顿时就慌了,她还以为陌忆清是被刚才那个小贩吓到了,信誓旦旦的拍着自己刚刚有点轮廓的小胸脯。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想——‘这小家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这么久才反应过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结果,听到王梦涵看似安慰的话语,陌忆清非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还有几分愈演愈烈之势。这下王梦涵就郁闷了,‘这家伙又没挨打,不就是被吓唬一下,至于哭这么惨吗’,一时之间她还真有点手足无措了,从小到大都没伺候过小孩子,这下该怎么办,糖葫芦?拨浪鼓?好像不太合适吧……

    其实陌忆清并不是因为被欺负了才哭,从小到大自己跟妈妈受尽冷眼,被一些家庭条件优越的孩子欺负更是家常便饭,他早就麻木了。只不过小时候都有妈妈在旁边保护自己,帮他赶走那些欺负他,骂他是“野种”的坏孩子,但是妈妈什么都不会说,更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出哪怕一丁点的负面情绪,甚至还会安慰他——“忆清乖,别听他们乱说,爸爸是大英雄,他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一定……”

    起初,陌忆清对妈妈的话深信不疑。可随着自己渐渐长大,他开始动摇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妈妈口中那个叫“爸爸”的人一次都没有出现过,自己甚至连他的名字、他的身份都从未听妈妈提起,只是知道他是个大英雄,而且他一定会回来找自己,带着自己和妈妈过上好日子。在他脑海里也一直都有一个“爸爸”的形象——高大威猛,英俊潇洒,一个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是那么的意气风发。甚至在梦里自己还经常见到“爸爸”,他骑着一匹雪白色的骏马,温和的冲着自己笑,然后自己就像是看到希望一样毫不顾忌的扑过去,还不停的喊“爸爸,爸爸……”,可“爸爸”好像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呼唤,只是冲着自己笑,不管他如何撒丫子狂奔,明明触手可及的距离却仿佛天涯一般遥远……

    等他哭着喊着从梦中惊醒,却看到妈妈一个人躲在角落抹眼泪,昏黄的灯光下妈妈的身影是那么脆弱、无助,每当这时他的心都会一阵阵刺痛,暗暗下定决心自己长大要好好孝敬妈妈,不再让她吃一点苦,流一滴眼泪。

    但命运仿佛又跟陌忆清开了个玩笑,还没等他长大,妈妈就因心力交瘁,积劳成疾,在不久前与世长辞,永远离开了他。

    现在,突然有一个人对陌忆清这么好,保护他,还给他买了这么多好吃的,甚至扬言以后会一直保护他。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泪水顿时就止不住了。

    “喂,你再哭我就走了,你一个人在这慢慢哭吧。”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王梦涵别提多郁闷了,他一个小孩子在这里哭的这么伤心,别人还以为自己欺负他不给他饭吃呢,感受着周围不时投来怪异的目光,她脸颊就跟火烧一样。

    别说,这招还真管用,那混小子立即就不哭了,用力抹了一下眼泪,继续嚼着嘴里的东西,那委屈的模样霎是有几分可爱。

    “咳咳,咳咳……”兴许是被王梦涵“恶狠狠”的样子吓到,陌忆清没吃几口就呛住了,刚收住的眼泪瞬间又涌了上来。

    王梦涵无奈的伸手在他背上拍了拍,又给他递了杯水。要是此时有认识她的人在这里,一定会连下巴都惊的掉下来,这还是那个学院第一天才,魔法少女“王猛汉”吗?

    ……

    在王梦涵的带领下,陌忆清在一家客栈洗了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去往那所妈妈一直以来都想带他去的破魔法师学院。虽然陌忆清长的不帅,而且皮肤黝黑,个子也不高,但总比当初那副“乞丐”打扮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大约一刻钟后,一片宏伟的建筑群逐渐在陌忆清眼前展开了轮廓——目力所及,超过三十座教学楼一般的大楼静静矗立在群山环抱之中,却又不显得拥挤;每座大楼之间都隔着一层厚厚的植被,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大树扶摇直上,犹如一尊尊高耸入云的宝塔。教学楼已经很高了,但在这些大树丛中确有些小巫见大巫,要不是颜色鲜明都快看不到了;茂盛的枝叶在不时略过的微风吹拂下“沙沙”作响,即便隔着老远,依旧能在这盛夏时节带给路人丝丝凉意,顿时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教学楼黄砖红瓦,温暖的色调在与周围的仓山翠树融为一体,相得益彰;琉璃一般的瓦片在夺目的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晕,投在地面上仿佛铺出了一条通往仙境的阳关大道;木质窗台精雕细琢,虽然隔着很远,细致的匠心雕刻看不真切,但那繁琐的镂空与修饰,无不透露着淡淡的高贵气息,这种气息并不是高高在上,而是一种儒雅大方,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

    这些还只是现在所能看到的,至于那些错落有致的教学楼和植被后面是否别有洞天,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光是眼前看到的这些,都给陌忆清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自幼生活在贫困的小村庄,陌忆清基本没见过多少宏伟的建筑,更何况就算是少有的几个大户人家的院落也比不上面前这一片巧夺天工的建筑群带给他的震惊啊。这样的规模,虽然陌忆清没有见过皇家园林是怎样的,但想必也是不遑多让吧。

    一想到自己未来要在这样一所学院学习、生活一段不短的时间,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情绪瞬间就充斥了陌忆清的大脑。他毕竟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啊,心里想什么立马就全写在了脸上。

    “别高兴的太早,学院每年的学费可是不低,而且每年都有相应的升学考试,要是升学考试过不了的话,学校虽然不会赶你走,但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试想要是你的同龄人都去了更高的年级,而你却成了人家的学弟、学妹,你能受得了吗。就算你是富家子弟,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供你在学院衣食住行,那也只能是浪费时间而已。所以咱们学院的竞争是很残酷的,尤其是对家庭条件一般的家庭来说。”看着陌忆清激动了走路都在抖,王梦涵适时的破了一盆凉水。

    事实证明王梦涵的话还是挺管用的,陌忆清知道自己的处境。自己的经济条件本来就不好,现在更是一点经济来源都没有,除了兜里作为学费的两枚银币之外,就剩下胸前挂着的那颗玉璞了,那是妈妈留给自己唯一的念想。想到妈妈,陌忆清的目光变的坚定了,向着王梦涵重重的点了点头,却什么都没有说,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王梦涵愣了一下,她不敢相信刚刚那坚毅的眼神会出现在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男孩身上,在他之前短暂的生命中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她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就转头继续走了,眉宇间流露出几分若有所思,谁也不知道此时她在想着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