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出发
    艳阳高照,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快步走在路上,阳光拖拽着他的影子左右晃动,本就瘦削的身影更显几分单薄。

    妈妈已经去世几个月了,在附近村民的帮助下草草下葬。妈妈临终前没留下遗言,只是用那黯淡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自己,那挣扎的眼神以及深蕴其中的伤感与不舍,时刻在陌忆清的脑海徘徊,挥之不去……

    孤身一人走在嶙峋的官道上,似火的骄阳丝毫驱散不了内心迸发出的阵阵寒意。手中握着妈妈留给自己的遗物,两枚银币和一块拇指大小的玉璞。玉璞盈润剔透,入手冰凉,对着光线还能看到如丝如缕的液体流淌于其中;玉璞表面篆刻着一只陌忆清不认识的动物,虽然说不上名字,但惟妙惟肖的镌刻却将这动物雄霸天下的威风和睥睨天下的气势演绎的淋漓尽致。

    拇指轻轻摩挲着玉璞表面的“怪兽”,陌忆清不自觉的停下脚步,氤氲的眼眸、眉宇间的伤感丝毫不加掩饰。即便在最窘迫的时候,妈妈也没有将这看似价值连城的玉璞变卖,宁可自己勒紧空落落的小腹,微笑的看着自己大口大口的喝着能映照出人影的米汤……

    “妈妈,妈妈……我好想你妈妈”

    两行清泪混合着汗水蜿蜒而下,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哭成泪人,陌忆清的眼睑都有些红肿了。

    倔强的抹掉泪水,步伐比之前又加快了几分,虽然从村里出来已经走了好久,此时又被太阳暴晒,大脑也因缺氧出现阵阵晕眩,但陌忆清每一步迈出却都是那么的坚定。

    村民们都不富裕,临行前只是凑了几块干硬起皮的馒头和一些破旧的衣服装进陌忆清的包袱里,好在时值盛夏,并不需要厚重的麻衣御寒。

    陌忆清要去的地方很远,在连绵几百里外的大山另一边,坐落在邻国破魔帝国境内的一所学校,名为破魔法师学院的地方。

    陌忆清并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做什么,只是当初妈妈神智还清醒时告诉他等他长大一些就会带自己去那里,听说还能学习到强大的魔法,成为魔隼大陆人人景仰的魔法师。

    妈妈终究没能带他去学习魔法,但陌忆清却不会就这么放弃,他找村里的老人大致的问了一下方向就毅然决然的上路了,好在一路都是官道,不会认不清方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更不会有土匪来打劫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穿着又破破烂烂的小孩子……

    半个月后的清晨,破魔法师学院门口人声鼎沸,来往的商人吆喝的小贩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一个蓬头垢面,身上脏兮兮的“乞丐”一般的小男孩拖着看似疲惫的瘦小身板缓慢的走在大街上,那弱不禁风的样子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倒地一般。

    陌忆清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妈妈留给自己的两枚银币他一直没舍得花。那是用来交学费的,就这还是妈妈辛辛苦苦走十几里山路帮大户人家做一些又脏又累的活儿才攒来的。妈妈的手一到冬天就满是血口,宛如一只只狰狞的蜈蚣一般从手指蔓延到掌心。陌忆清也曾劝阻过她,让她不要这么操劳,但每次她都会说“我的忆清懂事了,知道心疼妈妈了,妈妈没事,一点都不疼”,还会慈祥的摸摸他的后脑勺,但却从来不碰到自己的脸,可能是怕粗糙的手心刮到自己……

    “哪来的小乞丐,滚到一边儿去,别影响我做生意。”

    突如其来的喝骂将陌忆清从思绪里拉出来,怔怔的看着一个卖包子的小贩凶神恶煞又一脸嫌弃的瞪着自己,那眼神好像要吃了他似的,吓得他更不敢动弹了。

    原本他就是闻到包子的香味才在这里驻足,他知道自己没有钱去买包子,但脚就像粘在地面上似的怎么都迈不开,只能一眨不眨的盯着笼屉里不时冒出的袅袅热气……

    “你聋了吗,赶快滚,别逼老子欺负小孩儿。”小贩挽了挽袖子,那样子好像随时要扑上来揍陌忆清一样。

    陌忆清下意识的就往后退,多年来跟着母亲忍气吞声,看别人脸色过日子,养成了他逆来顺受的性格。

    突然,陌忆清感觉有一股力量顶在了自己后背上,淡淡的清凉触感透过薄薄的衣衫印在自己肩膀上,说不出的舒服。

    “给你个机会,向他道歉”,清越的女声,带着丝丝冰冷的寒意在陌忆清身旁响起。

    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仰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美的娇颜,精致的下巴,粉嫩的嘴唇,小巧的琼鼻,白皙中透着一抹红晕的脸颊,尤其是那如同一汪清泉似的眼眸,在刷子似的修长睫毛下缓缓眨动,冰蓝色的头发自然垂下,覆盖了整个背部,遮住了半个翘臀。

    看着这素不相识的漂亮小姐姐,感受着她那出尘脱俗的气质与美貌,吹弹可破的娇颜虽然满是愤怒的神色,但丝毫掩盖不了它主人的美感,甚至平添一抹特别的韵味。

    陌忆清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双草鞋早就磨破了,露出十个沾满尘土黑乎乎的脚趾,身上的衣服裤子也满是破洞。至于本就黝黑的面庞以及很少打理的头发,虽然自己看不到,但也可以想象自己现在是有多么狼狈,难怪对面的小贩会说自己是乞丐。想到这里陌忆清的头都快埋到胸口了,强烈的自卑让他不敢抬头看身边这个为他打抱不平的小姐姐。

    “哟呵,今天真是怪了,居然还有人为这么个小乞丐出头,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小妮子,少管闲事,不然连你一起收拾。”看着面前美丽的少女,小贩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要不是看这丫头衣着光鲜,说不定是哪个府邸的千金,他早就下手了。尽管这是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但她自己上来找不自在,自己起码也能占几分便宜。

    小贩心里想着,其实他也是这么做的,短暂的犹豫之后终究是色心战胜了理智,两眼放光的就要朝着陌忆清的方向扑过来。

    “嘭!”“啊!!”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响与一声杀猪般凄厉的哀嚎,一道人影在距离陌忆清身前两尺开外就直直的向后飞了出去。

    陌忆清猛然抬起头,大眼睛里满是惊恐,不可思议的看着撞倒自己摊位,倒在地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的小贩。只听到他嘴里发出阵阵呻吟,仿佛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似的,脸上身上满是尘土,还有在地面蹭出的外伤。一只被摔烂的肉包子静静的躺在他额头上,略微发亮的肉油顺着额头流到满是横肉的脸上,蜿蜒着滑落地面,说不出的滑稽。

    闹市突然闹出这么大动静,周围早就聚满了人,或许是讨厌小贩丑恶的嘴脸,亦或许是对刚刚发生的恶性shi件心有余悸,竟没有一个人上前搀扶,只是在一旁指指点点,嘴里还不时说着什么。

    “下次别再让我看到你欺凌弱小,否则下场就不会这么轻了。”

    围观的群众一时间噤若寒蝉,这还“轻”?再重一点儿恐怕惨叫声都听不到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少女没有去管其他人,拉着还处于怔楞状态的陌忆清的胳膊,扭头就走,丝毫不嫌弃他身上的尘土会把自己的手弄脏。

    人群自动为他们让开一条路,没有人会在这时候找不自在,刚才那小贩飞出去的瞬间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就在那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女体内,蕴含着怎样恐怖的力量啊,仅仅是轻描淡写的一拳,就将那五大三粗的成年人击飞了,而且看他那模样明显伤的不轻。虽然没有人会同情那小贩,但看着穿过人群远去的俩人,人们眼中都满是敬畏。

    “她,她是破魔法师学院的王梦涵!”

    人群中,不知是谁最先反应过来,认出了少女的身份,顿时人群一片哗然。

    “王梦涵?居然是号称破魔第一天才,被外界称为魔法少女的王梦涵?”

    “怪不得能一拳轰飞一名大汉,原来是王梦涵小姐,要是换了我们挨了刚才那一下,恐怕下场比他还要凄惨吧。”

    人群中议论纷纷,看向还躺在地上惨叫的小贩,眼神中都多了一丝怜悯……

    陌忆清显然是听不到人群中的声音了,他现在也刚从震惊中回过神,看着拉着自己胳膊的玉手和玉手的主人,顿时鼻翼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你一定是饿了吧,不然怎么会盯着人家的包子不肯走,跟我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也放开拉着陌忆清的手,微笑的看着他。

    近距离端详着面前的俏脸,白皙的肌肤纤尘不染,吹弹可破;那随着微笑眯起的眼眸仿佛有着某种摄人心魄的魔力,让人不禁为之沉迷无法自拔;略微上翘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两个浅浅的酒窝跃然其上,气吐如兰恍若仙子下凡。

    见这瘦弱的小弟弟不说话,只是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王梦涵还以为他还没从刚刚那场惊吓中缓过来,就又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带着他往前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