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5章 对了,那个人说他是你爸爸
    认罪了,就意味着后面她要坐牢。

    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坐牢,不管几年,出来后,她的人生上就有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孕妇。

    怎么可能吃得消监狱里的生活。

    “我去见她,她不见你们,说不定她会想见我!”

    沈铭抬脚进去,不顾张谦的阻拦。

    张谦望着男人宽大的背影,心想说不定沈铭可以呢。

    沈铭是沈一春的小儿子,局长怎么着也要卖个面子。

    讨好的迎着沈铭进了办公室,让人泡了一杯茶,让手底下的人去通传。

    话他们可以带到,至于秦慕见不见,那就跟他们没有关系了。

    沈铭哪里坐得住,对那个去传话的警察说,“等等,你告诉她,是她的父亲想要见她。”

    传话的警察跟局长,还有办公室里的张谦杜凯,都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张谦往旁边的杜凯扫了一眼,那震惊的眸子仿佛在问,刚刚沈铭说了什么?

    不是他没听清楚,而是觉得这特么的未免也太吓人了吧?

    沈铭是秦慕的父亲?

    秦慕的确是没有亲生父亲,但怎么会跟沈铭牵扯上关系呢?

    沈铭这人的名声不错,结婚后一直规规矩矩的。

    哪怕自己的气质没有生一个孩子,他也不曾像其他男人在外面包养一个小三,生个孩子啥的。

    怎么就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女儿呢!

    沈铭过去的那段恋情,知道的人不多。

    总是,大家都被吓到了。

    这话,可是从沈铭的口中蹦出来的,可不是什么谣传。

    而此时,呆在单人监狱里的秦慕,几乎是没有睡觉。

    秦慕的身份不一般,局长不敢怠慢,特意给秦慕弄了一床干净的床被。

    可秦慕还是睡不着,睡惯了柔软的大床,哪里还睡得着这硬邦邦的木板床。

    怀孕后,晏黎书恨不得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送到她的跟前,一点重活都不让她做,将她养的娇娇的。

    秦慕又想起了他,眼眶不由得湿润起来。

    这个人,他怎么就那么狠心。

    伤害自己,来逼她。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在她的面前停下。

    秦慕低垂着首,盯着自己的膝盖,对警察说的话,充耳不闻。

    她现在,谁都不想见。

    警察见她无动于衷,“对了,那个人说他是你爸爸。”

    爸爸?

    秦泽章?

    不对,她的爸爸才不是秦泽章呢。

    而且,秦泽章也不会来看自己。

    那会是谁?

    秦慕舔了舔干涸的唇瓣,恍惚的抬起头,“谁?”

    他就是一个传话的,哪里认得出沈铭,只听局长恭敬客气的叫对方一声沈先生,估计地位不低。

    “姓沈。”

    沈?

    秦慕困惑的眨了眨眼睛,好奇心驱使下,她从床上站起来。

    隔了这么多年,她的亲生父亲居然找上门来了?

    还真是可笑。

    她倒是要见见,那个不要她们母女的男人,究竟是谁。

    秦慕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有吃过东西。

    力气慢慢消失,走路很慢。

    到审讯室里,坐了下来。

    警察让她等着,他去把人叫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