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你推不开我的,你被下了药
    三更

    可是,她如果这次不把握住机会,就真的没有下次了。

    想起任杰伟的咄咄逼人,还有她欠沈瑞卿的钱,还有自己母亲的医药费,一切的一切就像几座大山压在她的肩膀上。

    陈瑶顾不了一切,猛地扑上去,踮起脚跟欲吻上男人的嘴唇。

    晏黎书的反应比她更快一步,冷漠的将她推开,黑眉紧皱,怒斥道,“陈瑶,你发什么疯!”

    他的冷漠狠狠的伤了陈瑶的心,光是在她心口上插把刀不算,还得狠狠的割上几道印子。

    她承认,她现在的确是在发疯。

    因为羡慕嫉妒他的妻子可以这样亲昵的吻他,因为她想遵从自己的内心,想吻这个男人。

    陈瑶突然笑了起来,格外的灿烂,像是真的疯了一样,“黎书,你推不开我的,你被下了药,药效很快就能发作的,你会需要我的。”

    她可是亲眼看着他,将那杯酒喝下去的。

    晏黎书眸色一冷,“是你给我下的?”

    “当然是我!”陈瑶果断的承认了。

    不管是谁下的要,只要目的达成了就行。

    陈瑶哈哈的大笑,朝男人的怀里靠过去。

    刚才站在窗户边上冷风吹,用冷水洗脸,也不如这个男人身体来的师傅。

    他的身子好像一块冰,可以解开她身上的热意。

    陈瑶恨不得如一条八爪鱼一样黏在晏黎书的身上,小手更是不自觉的去摸晏黎书的衬衣。

    晏黎书不太喜欢别人的碰触,抓着陈瑶胡乱动的手,用力的捏着她的手骨。

    阵阵的疼痛涌上来,陈瑶的意识清醒了几分。

    泛着媚色的眼睛望着他,“黎书,你就不想要我吗?”

    不是说被下了药后的男人,只会想要发泄情慾吗?

    为什么,她没有从这个男人的眼底中发现一丝丝的情慾。

    是他隐藏的太好了吗?

    晏黎书捏着她的下颌,冷笑一声说道,“我看,被下了药是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男人的让那声音从头顶上落下来,如同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在陈瑶的心口上。

    她从喝完酒后,就表现的很反常。

    她以为自己只是喝多了酒,只是醉酒而已。

    可是这身体里涌上来的一阵阵的热意,让她忍不住的想脱衣服,想要晏黎书抚摸她的身体。

    泛红的脸颊骤然间苍白起来,眼瞳也在瞬间放大。

    晏黎书压低了嗓音,“陈瑶,就你这样的,我以前不会碰你,以后更加不会。”

    大手一松,将陈瑶推开。

    陈瑶没了力气,顺势跌坐在地上。

    亲眼瞧着晏黎书潇洒的转身离去,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包厢内,任杰伟见晏黎书是独自一个人回来的,脸色正常,似乎在外面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这就奇怪了,难道他不是出去找陆瑶的吗?

    那陆瑶死哪儿去了,是不是临阵脱逃滚回家去了?

    不管,晏黎书的药效要是真的发作了,他到时候就随便给晏黎书塞一个女人。

    任杰伟这人比较心狠,是在两人喝的一整瓶酒里都放了药,两个人都跑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