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想什么呢,直接从咱们家里嫁,不就行了
    “是不是肚子饿了?”

    以前秦慕也有半夜睡不着的情况,那基本上是在她肚子很饿很饿的情况下。

    不吃东西,饿的睡不着。

    晏黎书觉得她今天晚上吃的有点少,纯属以为她是又饿了。

    此刻的秦慕真想将头下的枕头砸他脸上去,你才饿了呢。

    “不饿!”她气呼呼的道。

    “那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晏黎书打开灯,刺眼的灯光刺的秦慕睁不开眼睛。

    用手遮住眼睛,好一会儿才能适应。

    秦慕将脸埋进被子中,完全不想跟晏黎书说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

    晏黎书用手扯了扯她头顶上的被子,见小女人拽的紧,温柔的说道,“什么事情,说给你老公听听。”

    秦慕在被窝里面闷了一会儿,实在是喘不过气来了。

    掀开被子,露出憋红的脸蛋。

    余光看向晏黎书,果断的坐起身。

    错了措辞,“就是妈晚上说的话啊。”

    “你没听出来吗,妈想让我先在家里休学一段时间,等生完孩子再去学校呢。”

    “你怎么想的?”

    “我啊,我想等这学期上完课,再休息一段时间吧。”

    她本来就复读了一年,年纪要比同龄人都大一岁。

    如果她还有休学半年的话,到时候她肯定是跟学弟学妹们一起上课了。

    秦慕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又觉得这个孩子来的不是适合了。

    小东西不仅会折腾人,还让她休学。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可是妈那边”

    秦慕犹豫的说,晏黎书打断她,“她那边我来说,你不用担心。”

    这三个儿子中,老大的儿子晏勋都已经这么大了,至于老二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天天就知道泡在实验室里头,司徒婉就不指望他能给自己弄个儿媳妇回来。

    老三嘛,她原本也是不抱希望的。

    谁知道老三比老二有出息多了。

    不仅结婚了,还在婚后半年里就有了身孕。

    这如何让她不欢喜。

    司徒婉是担心秦慕的状况,所以才希望她先休学一段时间。

    第二天,晏黎书亲自去跟司徒婉说了一些话。

    司徒婉说道,“我也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希望甜甜她好好的。”

    “我知道妈,她虽然是第一次当妈妈,但我们要相信她,她可以保护好她的孩子。”

    “”

    老三都这么说话了,她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

    还剩下几天就要结婚。

    司徒婉的意思是让他们俩住在家里,顺便商量一下秦慕该从哪里出嫁。

    照理说,应该是从娘家那边出嫁的。

    但秦慕这个情况特殊,生活了多年的秦家不是她的家,至于叶家

    “想什么呢,直接从咱们家里嫁,不就行了!”晏闻东听她们讨论的头疼。

    “哪有新娘子从丈夫家出嫁的。”司徒婉白她一眼。

    这个秦慕还真没有想过,“要不,我从叶家那边?”

    要真说得上有血缘关系的,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叶家才是她的亲人了。

    司徒婉刚想说好,一旁的晏黎书果断的否决,“不行!”

    让她从叶家出嫁,就意味着她新婚前的那天晚上要住在叶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