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方不方便告诉我,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沈眉从楼梯上匆匆跑下来,说是要找秦慕。

    沈铭注意到不对劲,就跟着出来。

    谁知道,竟然听到这番话从自己的女儿口中说出来。

    不知道为何,秦慕就是一个外人,可他就是听不得别人诬陷她。

    晏黎书那人的脾气,自己岂会不知道。

    这话反过来,说是晏黎书勾引了秦慕,他才是一百个相信呢。

    气的肝疼,忍不住的站出来,打断了她们之间的对话。

    “爸爸,我”

    沈眉震惊的很,为了这事,沈铭居然要让她跪一个晚上。

    “不跪到你承认错误,不许起来。”

    “我也不跪!”

    她素来乖巧,很少惹沈铭生气。

    跪书房这种事情,从小到大沈铭只罚过她一次。

    “不跪,就给我道歉。”

    “”

    秦慕神色微顿,想开口解释。

    却见沈眉扭过头来,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三嫂,对不起。”

    声音耷拉着,明显的不高兴。

    “声音大点。”

    沈眉抬起头又看了眼严肃的沈铭,咬了咬嘴唇大声的说道,“三嫂,对不起。”

    说完后,又狠狠瞪了一眼秦慕,撒着腿跑了。

    沈眉生气的跑远了,倒是沈铭忽然放柔了声音,“对不起,是我没有教好女儿,让你受委屈了。”

    沈铭的声音很温柔,如同一阵春风拂在她的心口上,各种滋味从心里蔓延出来。

    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中澎湃的复杂情绪。

    “没事,我没有放在心上。”

    “都是我的错,我代她向你道歉,对不起。”

    论辈分论年纪,沈铭都比自己大,秦慕哪里敢受他一声对不起啊。

    连忙摆手,“我真的没放在心上,沈叔叔您不用道歉的。”

    应该是生气的。

    “这丫头从小被我跟她妈宠坏了!”沈铭无奈的开口。

    宠坏了?

    讲真,秦慕也挺想知道被父母宠坏是什么样的感受。

    秦慕有点困惑,她记得之前自己问过沈铭。

    那时候,他分明说自己的女儿很早就去世了。

    秦慕的问题写在了脸上,沈铭看一眼就知道了,笑着说,“眉眉是我的养女。”

    沈眉跟沈铭并不是亲生父女。

    沈铭与现任妻子结婚之后,一直无所出,沈眉是从小在孤儿院里抱过来的。

    秦慕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

    自己好像又戳到了沈叔叔的伤口了。

    她偷看一眼沈铭,见他脸上没有异色,也就放心下了。

    冷风吹过来,秦慕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沈铭下意识的脱掉身上的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

    秦慕哪里好意思穿他的外套啊,要脱下来还给他,被沈铭按住肩膀。

    “外面冷,你穿的单薄,不要感冒了。”完全是长辈关心小辈的语气。

    秦慕呵呵的干笑,她心里想的是,咱们可以回屋子里去啊。

    沈铭侧过头,见她眉眼弯弯,脑海里陡然间浮现出一张女人芳华绝代的面容。

    与面前的脸相重叠在一起,竟是如此的吻合。

    心里一动,便问道,“方不方便告诉我,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