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整整看了一晚上自己的母亲与别的男人苟合
    李桂英跌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的看向前方。

    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这个晏黎书真的就这么厉害?”

    老太太不接触商场上的事情,对晏黎书的事情根本不了解。

    在没有看到他强压着楚静芸下跪,她甚至觉得这个男人也不过如此。

    “我要是有办法,你觉得我还会在这儿焦急的跟你说话?”

    李桂英一时说不上话来,犹豫的看向他的儿子。

    可是,叶芊都已经死了,还让她将那些首饰都拿出来,还给秦慕,这

    老太太很贪心,只嫌钱少,不嫌钱多。

    以前叶芊在的时候,李桂英就特别羡慕叶芊的东西多。

    嘴上说着嫌弃,但叶芊给她买的东西,自己都是喜滋滋的戴在身上。

    不像后来进来的楚静芸,买的是什么不值钱的玩意孝敬自己。

    “妈,你当初到底拿了叶芊多少东西。”

    “这我”李桂英看了看自家儿子,支支吾吾的,“我也记不清了,反正也没有多少!”

    叶芊刚去世的时候,秦慕年纪还小,她应该不知道自己妈妈有多少东西吧。

    “那你还不赶紧拿出来。”

    “都在老家放着呢,我这马上就回去拿。”

    秦泽章让司机送李桂英回去拿东西。

    看到一首饰盒的东西,加起来得有个五六十万。

    秦泽章的眼皮子直跳,“就这些?”

    李桂英点了点头,“就这些了。”

    秦泽章头疼的很,心想他怎么会有个这么贪财的妈。

    公司都快没了,她还在这里藏藏掩掩的,不肯拿出来。

    老太太心虚的很,不敢看儿子愤怒的目光,小声的解释说,“去年你出事的时候,家里没钱,我就拿了她的一些首饰出去卖了,其他的可全部都在这里,我是真的一个都没动。”

    秦泽章呵了一声,从老太太的手里拿出首饰盒。

    看到那么多东西被拿走,仿佛有一把刀割在自己的身上,肉疼极了。

    秦泽章又回到楚静芸跟秦思楚的房间里,翻找她们的首饰。

    将项链上刻有叶芊名字的全部拿出来,急匆匆的出门了。

    李桂英站在门口,那叫一个气。

    这秦慕也太小气了吧。

    明明自己已经嫁给了一个有钱的男人,怎么还要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啊。

    越想越气,将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楚静芸的身上。

    要不是她拿刀挟持秦慕,那晏黎书怎么可能一气之下让他们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

    自己作孽,还要拉着自己当垫背的。

    李桂英真是越来越恨楚静芸了。

    ***********

    另外一边的酒店房间里。

    玩弄楚静芸的几个男人在清晨离开了房间。

    楚静芸也慢悠悠的清醒过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坐在椅子上。

    突然间失声大哭起来,“思楚”

    秦思楚双目发红,整整看了一晚上自己的母亲与别的男人苟-合。

    那些男人一边上着她妈妈,一边嘴里说着流氓的话。

    楚静芸已经被情慾攻陷,像个银-荡的的母-狗一样撅起屁股,求着被男人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