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不如让秦总的妻子跪下来磕个头吧,这笔账,咱们就算揭过去了
    五更

    楚静芸根本就不想跟秦慕道歉。

    秦慕是谁,不过是叶芊那个贱人生的女儿,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怎么配得上自己的一句道歉。

    再多的不甘,也不敢发出声来。

    晏黎书见她站起身,却迟迟不开口。

    黑眸逐渐转冷,“看来,秦太太这是不愿意呢!”

    楚静芸还没说话,秦泽章急匆匆的抢先说道,“愿意的,当然是愿意的。”

    秦泽章扭过头来,面容阴沉,却是好声的说,“静芸,不是说好了吗,快点给道歉啊,这可关系到公司的事情啊!”

    楚静芸愣了一下,很快明白秦泽章的意思。

    一定是秦慕这个小贱人,给晏黎书吹了枕边风,让晏黎书给自己老公使绊子。

    楚静芸虽不知道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最近秦泽章天天为了公司的事情忙到深夜才回来。

    还有他前面说的那句话,哭倒了公司才甘心。

    心下一凌,不甘的端起面前的酒杯。

    缓缓的上扬嘴角,牵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三少,晏太太,对不起,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几乎是咬着牙的说出这句话,而又眼神又狠毒的剜了一眼秦慕。

    一仰头,喝下杯子里的红酒。

    秦慕根本不在乎楚静芸的道歉。

    她今天之所以会随着晏黎书过来,不过是想看看他们的下场。

    秦慕沉默不说话,保持一个旁观者的态度讥笑的围观。

    今晚上这顿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晏黎书往后靠了靠,并拢的二指在桌面上敲打了下,“秦太太,你道歉的诚意就这么点吗?”

    “光是这么点诚意,别说是我太太,就是我也不满意呢!”晏黎书冷着声音,“秦总,如果这就是您的诚意,那我想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说完,晏黎书欲站起身,带秦慕离开。

    “当然不是。”

    秦泽章想也不想的叫住他,“三少,您想要什么诚意,我们都可以做到。”

    秦泽章实在是捉摸不透晏黎书的诚意究竟是什么,再三的斟酌后,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晏黎书今儿个就等着秦泽章这句话呢。

    转过身来,嘲笑的视线从秦泽章的身上扫过,最终落在楚静芸的脸上。

    楚静芸冷不丁的被晏黎书一看,身子一个哆嗦,不好的预感比先前更加强烈了。

    晏黎书又重新坐了下来,掌心中一直把玩着秦慕的小手,“秦总,不瞒您说,秦慕现在是我的妻子,我这个做丈夫的自然是要护着她的,您的太太当众挟持我的妻子,想要我妻子的命,就这一句道歉,就能完事了?”

    秦泽章眼神一暗,就知道晏黎书是为了这件事情而要报复秦氏。

    低声的附和,“那依三少您的意思是”

    “秦总要真是想道歉的有诚意,不如让秦总的妻子跪下来磕个头吧,这笔账,咱们就算揭过去了。”

    晏黎书话一说话,整个包厢里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楚静芸的脸色瞬间失去了血色,不敢置信的看向晏黎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