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是么,那这条项链你该怎么解释?
    四更

    楚一上前,声音温润如玉,却不带任何拒绝的语气,笑着说道,“既然没有,那检查一下也未尝不可。”

    “麻烦您让一下,不小心伤到了秦太太,那可就不划算了!”

    楚静芸不怕秦慕,却害怕她身边的这几个男人。

    尤其是眼前这个看上去斯文温和的男人,却给她一种阴沉沉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下意识的往旁边退了一步,咬着牙不甘心的说,“这里面只有我的东西。”

    秦慕没搭理她,让人开了箱子检查。

    大箱子里面装的全部都是楚静芸的衣服,后面两个小箱子里倒是装满了一大堆的珠宝首饰。

    秦慕看了眼最上面的一条项链,这一条是她妈妈生前最喜欢的一条项链了。

    拿在手中,看向楚静芸,“秦太太,撒谎可不是一件好事,这条项链不就是我妈妈的。”

    “胡说,这是泽章买给我的项链,你还给我。”楚静芸上前一步,想从秦慕的手中夺过那条项链。

    楚一的身手更快,站在秦慕的身前,面色阴沉的拦住了楚静芸伸过来的手。

    “秦太太,麻烦你对我们夫人尊重点!”楚一边说,边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这个看起来斯文纤瘦的男人,力气要比想象中的大。

    楚静芸的手腕被捏的生疼,精致的五官拧作一团,狰狞可怕。

    还没来得及喊疼,楚一嫌恶的放开她,将她推开。

    楚静芸踉跄的后退,正好撞上从楼梯上下来的秦泽章,倒在他的怀中,手臂神经麻痹,好久才有了知觉。

    楚静芸懂得装柔弱,硬是挤出两滴眼泪,在秦泽章面前卖可怜,“泽章,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了,不仅赶我们出去,还要检查我们的东西,说这条项链是她妈妈的,这条项链明明就是你送给我的。”

    秦泽章面色铁青,这帮人在在激励的家里胡作非为也就算了,竟然还欺负起他的妻子。

    “我们都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搬东西离开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盯着脚边拆开的箱子。

    “是怕你们带走不应该带走的东西!”

    秦泽章发怒的说,“这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的。”

    秦慕拿出手中的项链,“是么,那这条项链你该怎么解释?”

    “当初我妈去世,你就迫不及待的娶了她进门,她可是私吞了妈全部的东西,我现在拿回来,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秦泽章对首饰不太在意,但秦慕手中的这条项链他还是有印象的。

    他第一次见到叶芊时,那人便是戴的这条项链,一下子迷住了他的眼。

    叶芊去世后,他就转手将这条项链送给了楚静芸。

    楚静芸不甘心,搂着秦泽章的手臂,哭着说起来,“泽章,你快说啊,这条项链是你买了送给我的。”

    秦慕见她还在撒谎,拿出项链,“这条项链上刻着我妈妈的名字缩写,你还敢说是你的!”

    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比眼前这个脸皮还厚的,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我妈妈这个人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在自己的东西上刻自己的名字,你私吞的我妈妈所有的首饰上,全部都有我妈妈的标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