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怀中的秦慕突然哭了起来,用力的揪紧他的手指
    二更

    司徒婉看看晏黎书,又看看眼前的秦慕。

    秦慕撇开头,刻意避开晏黎书的方向,像是涂抹了胭脂一样的脸颊隐隐的比之前更加红了。

    突然间想通了什么,慌忙的站起来,“知道了,我这就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小两口一定是闹别扭了。

    他们夫妻间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司徒婉不打扰他们夫妻俩沟通,赶紧去给晏闻东拿酒。

    待到人走远了,晏黎书迈开步子走过来。

    秦慕不想看见他,霍的站起身,欲朝楼上走去。

    晏黎书停下脚步,看见秦慕匆匆的上楼,眉头微沉。

    秦慕是低估了晏黎书厚脸皮的程度,上楼的同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

    不用想,也知道是他。

    秦慕走的很快,到了卧室,赶紧将门给关上。

    尚未来得及落锁,晏黎书已然大步的走到门口,用力的推开门。

    抵不过这个男人的力气,索性往后倒退一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刚要出去,被晏黎书捉住手腕,“我想跟你谈谈。”

    “不想听!”

    挥不开他的禁锢,秦慕不耐烦的说道,“你放开我!”

    好不容易抓住了的,怎可轻易放手。

    他低着头,深沉的目光盯着秦慕,“甜甜,我们好不容易才结婚,你想跟我冷战一辈子吗?”

    冷战一辈子,自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们也不可能会离婚。

    秦慕微微侧过头,看向他,眼眸微动。

    他们冷战算是有五天了,也是时候把事情说清楚。

    秦慕抿着嘴唇,“你想说什么!”

    晏黎书反手将门关上,搂着她的肩膀进去。

    “你别碰我!”

    秦慕不愿意,晏黎书这人霸道的很,压根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不仅碰了,还打横将她抱起来。

    秦慕下意识的揪住男人的衣襟,死死的咬着唇。

    晏黎书没动手动脚,将她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秦慕动了下,想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去,腰被晏黎书扣的死死的。

    “你这样,我们怎么谈!”

    晏黎书从头顶上凝望着她,刚好看见她卷翘浓密的眼睫,形成漂亮的弧度,炽热的掌心贴着她的腰际,“怎么不能谈!”

    秦慕气的无话可说,言语上沟通不了,秦慕扯开他的手。

    这男人的臂膀有力,牢牢的罩在她的腰上,眉宇微挑,“就这么谈!”

    秦慕真是败给他了,抿着粉嫩的嘴唇。

    “甜甜,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错了。那天你突然消失不见,我急昏了头,等找到你的时候,看见你**的睡在床上,身上有着许多痕迹,还有宁季礼的话误导我,我便以为你被宁季礼给碰了。”

    男人的双手紧紧的搂住秦慕的腰,下颌搁在秦慕的脖颈后,低声的认真而又真挚的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够信任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他这个人骄傲的很,哪怕是自己做错了,也从未跟人道歉。

    这辈子的道歉,都给了秦慕这个女人。

    怀中的秦慕突然哭了起来,用力的揪紧他的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