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你不稀罕我的戒指,你是稀罕我的人
    六更

    晏黎书自始至终握住她的左手,执到自己的嘴边,深吻一下,“我能给你戴上戒指吗?”

    秦慕点了点头,感触到男人唇上的温度。

    晏黎书的动作很慢,拿着戒指缓缓的套入到她的无名指上。

    心脏剧烈跳动,激动到极点,秦慕没忍住,捂住嘴唇,一下子哭了出来。

    豆大的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挂在脸颊上,往下落。

    不求婚,就一副要哭的样子,怎么求了婚之后,哭的更加厉害了。

    这小女人是他的绕指柔,她一哭,自己的整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摸了下她的头发,“怎么哭的更加厉害了?”

    “晏黎书,你太坏了,你不是说不求婚的吗!”秦慕一边大声的哭,一边高声的控诉着他的坏。

    哭的哽咽,连控诉都变得结巴起来,“你太坏了,让我难难过那么久,我不要跟你结婚了!”

    晏黎书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做我不要跟你结婚了,他们连证都已经领了。

    伸过手臂将秦慕搂在怀中,“好好好,我最坏了。”

    不哭,却是哭的更加厉害了。

    秦慕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更多的泪水从指缝中落下来。

    晏黎书牢牢的将她圈进自己的怀中,“好了,这下子用戒指套住你了!”

    “谁稀罕你的戒指。”

    秦慕口是心非的哭着,晏黎书却是厚脸皮,“好好,你不稀罕我的戒指,你是稀罕我的人。”

    秦慕想反驳,但一想她就是稀罕他这个人。

    湿漉漉的眼睛被她哭的红红的,秦慕从他的怀里抬起头,“你还没说那个呢!”

    晏黎书愣了一下,他还有什么忘了没说的吗?

    饶是再聪慧的他,此时此刻被她的眼泪折磨的也反应不过来,秦慕明显急了起来。

    瞪着他的眼睛充满了着急,脸上绯红一片,“就是那个啊,你上次跟我求婚的时候,也说了的啊!”

    上次求婚?

    晏黎书突然明白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却还是故作不懂,“什么?”

    秦慕快要被他给气死了,眼瞳水润润的,就是那三个字啊。

    到现在为止,她也就听过这个男人说过一次。

    低头靠近男人的耳边,犹豫而又害羞的提醒他,“你还没有说我爱你呢!”

    晏黎书满意的眯起了黑眸,这是小女人第一次说这三个字。

    秦慕一说完,视线落在男人狐狸得逞般的笑意上,才骤然反应过来自己是上当了。

    还没来得及哭诉,男人的手掌心穿过她的发丝,箍住她的后脑勺,“秦慕,我爱你。”

    秦慕的眼眶又红了几分,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有往下落的趋势。

    晏黎书吻住她的嘴唇,舔弄着她的舌尖,孟浪的纠缠她。

    吻从嘴角一路往她的而后,含住她的二柱子,密密麻麻的呼吸晕洒在而后,浑身泛起一阵酥酥麻麻的颤抖。

    秦慕的身子瑟抖的厉害,听见男人在她耳边不断的重复那三个字,“我爱你。”

    简单的三个字,是这世界上最好听的情况。

    秦慕侧过头,含泪哽咽,“老公,我也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