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明明是你家暴我,还说我错了……
    三更

    秦慕反应再迟钝,也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身子被男人紧紧的按住,已经感觉到男人的手掌落在她的臀部上了。

    真的是要丢死人了,结了婚还要被他打,简直是没天理。

    秦慕挣扎不了,脸红的转过头,“晏黎书,你敢打我一下,我就跟你离婚!”

    晏黎书本来是想跟她开个玩笑的,结果听到了秦慕说起离婚两个字,手掌高扬,真是一巴掌响亮的落在了秦慕的臀部上。

    大夏天的,秦慕就穿了一条单薄的休闲裤,他居然打的那么响亮。

    “晏黎书,你坏蛋!”

    “说你错了!”

    “明明是你家暴我,还说我错了”

    秦慕觉得她的眼泪在晏黎书的跟前流的越来越顺溜,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说来就来。

    眼里含着泪花,一双水盈盈的眼眸朦胧的看着他。

    晏黎书见不得她掉眼泪,打了一巴掌,就将她抱起来,“哭什么呢,我刚才又没用力!”

    “你家暴我,还管什么用不用力!”

    况且,打什么地方不好,还偏偏打她的屁股,那么耻辱的地方。

    这辈子,都被他一个人打了。

    “我家暴你,不是你先说错话了?”晏黎书企图温声的跟秦慕好好说话。

    弯起的食指抹去她的泪水,秦慕生气的很,张开嘴,一口狠狠的咬上他的手指。

    还带着自己的泪水,很咸。

    “我哪有说错话!”

    “你刚刚说要跟我离婚!”

    “”

    晏黎书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将她这个闹腾的娶回家,怎么可能轻易的再将她给放了。

    秦慕心虚的没了声音,她有说离婚这个词吗?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好像就在他要打自己的时候,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过了好久,她才小声的解释,“我不是故意要说出来的!”

    “再说了,是你先打我,我一时糊涂,就脱口而出了!”

    晏黎书听她两句掰扯,将责任归咎到自己的身上,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好,我以后不打你了!”

    秦慕听着弯了弯眼眸,“那你还同意我去酒吧吗?”

    脸色刚刚放晴的男人,又立即绷了张脸,“你敢!”

    “以为不打你,我就没别的办法惩治你了?”

    “”

    男人眼中的姓暗示十分的明显,秦慕很是无辜的闭上嘴巴。

    ***********

    傍晚,秦慕一个人坐车先回家了。

    至于晏黎书则是跟叶立平应酬了。

    今晚上来的不光是叶立平跟叶晓青,还有他那个小儿子。

    他对叶家的人无感,不知道为何,他就很是看不顺眼叶瑾瑜。

    或许是他的嫉妒。

    秦慕跟他一起度过了几年。

    酒喝到一半,秦慕不放心的发消息过来,让他别喝酒抽烟。

    晏黎书看到消息,说了句抱歉,到外面去打电话给秦慕。

    叶瑾瑜紧接着跟了出来。

    晏黎书随意的跟秦慕扯了两句,转过身看见叶瑾瑜站在他的身后。

    晏黎书从口袋里摸了一根烟出来,点上。

    白色的烟雾模糊了叶瑾瑜的面容,他突然觉得这叶瑾瑜跟叶立平长得还不太一样。

    吐出一口烟,“叶公子,何事?”

    小段子——突然间脑补了下有个女儿,哈哈,其实最后不一定是个女儿这么调皮,应该是男孩纸

    秦慕一直以为被晏黎书打小pp是最丢脸的事情,直到后来——她在女儿的面前被晏黎书狠狠打了十板子。

    晏小包子小时候非常调皮,经常在晏黎书的文件上画画。

    某天,晏黎书看到拿给客户签字的协议书上又画了小包子的杰作,气的在回来的路上买了个戒尺。

    晏黎书板着脸,“把手伸出来!”

    晏小包子拼命摇头,鼓了鼓腮帮子,十分委屈,“爸爸,不森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是第多少次了!”

    “可是爸爸,这是妈妈让我画的。”小包子怕挨打,想也不想的将某人给出卖了!

    “去把你妈妈叫过来。”

    五分钟后,就有了以下这一幕。

    墙壁前的母女俩一大一小委屈的看着他,连含泪花的表情都一样。

    “把手伸出来!”

    晏黎书狠了心,在母女两人的手心上各打了十板子。

    打完之后,又让她们母女面壁半个小时。

    小包子的眼眶红红的,扭头看向身边的秦慕,“妈妈,你疼不疼!”

    “疼!”

    “为什么我不疼!”

    “”

    mmp,为什么重女儿轻老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