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我也有我的骄傲,我拉不下脸来去哄你
    秦慕觉得最近的自己越来越脆弱了,压根不想流眼泪的,可是在晏黎书的跟前,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甜甜”

    “晏黎书,你能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吗?”

    她的声音有些高昂尖锐,充满了不解。

    晏黎书坐起身,打开灯。

    头顶上的灯光瞬间照亮整间房子,也同样照亮秦慕的脸。

    秦慕又不知不觉的掉眼泪了。

    灯光猝不及防的亮起来,她慌忙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今天晚上,她都不知道哭过多少回了。

    晏黎书叹息一声,“你过来。”

    “”

    秦慕坐着没动,晏黎书掀开身上的被子,“我过去。”

    “”

    他还病着,不宜乱动,秦慕心疼他还来不及。

    在男人下床之前,她先一步的走过去,走的太急,连鞋子都没穿。

    晏黎书拍了拍床边,“坐上来。”

    光着脚踩在地上,很凉。

    秦慕坐在床边上,执着的又再问一次,“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晏黎书不忙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张开了手,“过来,让我抱抱你。”

    秦慕,“”

    秦慕觉得他是仗着自己心疼他生病了,得寸进尺。

    她没动,男人亦是不回答。

    比耐心,晏黎书要比她强很多。

    最先是秦慕先败下阵来,看在他脸色苍白的份上,靠过去抱住男人。

    晏黎书一旦抱住了,就不松手了。

    “因为我当时很生气。”

    “什么?”

    “气你不信任我。”

    说到这个,秦慕就很心虚,“我已经跟你道歉了!”

    “嗯,可我还是生气,觉得你当时有些无理取闹,直到我看见你跟宁季礼在一起,我才能明白你当时的感受。”

    当宁季礼从那栋公寓里出来时,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居然还敢带秦慕去游轮,今天揍他那几拳,都算是轻的了。

    “我跟宁季礼不是男女朋友,我们没在一起,我也不喜欢他。”

    秦慕想起自己先前在房间里换衣服,两个人男人滚打着进来,着实吓到了自己。

    “贺磊撕坏了我的衣服,宁季礼将我带到房间里,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在里面穿上睡衣,他就在外面守门,睡衣刚穿上,你们就进来了!”

    印象中的晏黎书,一向是斯文英俊,就算生气绷着一张脸看上去阴沉沉的,也是冷俊风度。

    但她从来没见过晏黎书跟人打架,打的那么很,互相都没留情。

    “我信你。”

    晏黎书将她更紧的搂在怀中,闻着她秀发间的香气,继续说道,“我跟你解释我跟沈瑞卿没关系,你不信我,还离家出走。”

    “当时我昏迷之前,有想过我们的性格太相似,或许是真的不合适,想过真的分手,可是醒来后,看到你在我身边,分手的念头没了,我也有我的骄傲,我拉不下脸来去哄你,一气之下就想惩罚下你,于是让你走。”

    秦慕没说话,晏黎书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过着顺风顺水的日子。

    高高在上,所有人都巴结他捧着他,他何时向别人低头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