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晏黎书,你别骗我了,好不好?”
    没遇上秦慕之前,晏黎书没有考虑过结婚的事情。

    尽管司徒婉隔三差五的给他介绍相亲的女人。

    晏黎书更加不曾想到自己会栽在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她哭起来,自己也跟着全身都疼了起来。

    跟秦慕这件事情,他考虑了很久,如果不曾出这中间发生的事情,或许他已经带秦慕回家见家长了。

    秦慕错愕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被他的求婚惊吓到,一时忘了哭泣。

    哑着嗓音轻声问道,“你说什么?”

    晏黎书捧住她的脸颊,凑过头去,薄唇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秦慕垂着眼帘看着男人的胸口,感觉到额头上落下冰凉柔软的两片唇瓣。

    轻吻一下,又捧住她的脸颊往上抬。

    她掀起眼帘,对上男人布满红血丝的视线。

    只有几厘米的距离相隔,热气从他口鼻中呼出来,喷洒在她的脸上。

    晏黎书神情万分认真,捧住双颊的手掌微微颤抖起来,深情的望着她。

    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一字一字清晰的落入秦慕的耳中,“秦慕,我想跟你结婚,嫁给我好吗?”

    秦慕神情怔愣,迷茫的眼瞳盯着他的面容,不能消化他的话。

    心脏漏跳几拍,随后又如擂鼓,耳朵里嗡嗡嗡的响着,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声跳的很响,晏黎书的每一个字都极重的敲打着她的心房。

    倏地,秦慕不受控的落下眼泪,狼狈的脸上闪现出一抹不敢相信。

    泪水顺着脸颊落下来,妆容早已被她哭花了。

    秦慕抬手拭去脸颊上的泪水,哭的直打嗝,雾蒙蒙的眼眸瞧着男人,软绵绵的道,“这是不是你的另外一个游戏?”

    他是这个游戏的掌控者,而她就是被戏耍的那个小丑。

    她的存在,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笑话。

    晏黎书看她掉眼泪,心比胃还疼,“甜甜,你不信我?”

    “我要让我怎么信你?当初要在一起的人是你,不要我的人也是你,我不是不想相信你,是我不敢相信你了!”

    她很害怕,跟他分手的这段日子里,她过得煎熬,脑海中无时无刻都会突然跳出他的脸,他的声音,有关于他所有的一切。

    想到晏黎书,她就疼,疼的难受,疼的想哭,可又不知道该去找谁哭诉。

    最想倾诉给他,然而,这个男人已经不要自己了。

    秦慕捂着抽疼的心口,泣不成声,“我真的很害怕。”

    害怕晏黎书会再一次的不要自己,也害怕那份蚀骨的疼痛。

    她想过,疗伤需要很久的一段过程,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都不要看见他。

    所以,她准备独自离开这里。

    她还没有做好离开的准备,这个男人居然说要跟她求婚。

    “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晏黎书伸过手臂,将她揽入怀中。

    这些天,心中所有的焦躁,烦闷,只有在踏踏实实的将她拥入怀中后,才消失的一干二净。

    “晏黎书,你别骗我了,好不好?”

    她经不起受骗。

    秦慕用力的揪着男人胸口前的衬衣,像个小孩子一样,趴在他的怀里大声哭泣。

    “没有骗你,就算以后你不要我,我也不会再放开你!”

    好了,我终于可以开始撒狗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