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秦慕,我们结婚吧!”
    秦慕从来都是一个胆小的人,她远远没有表面上装作的这么无所畏惧。

    之前的那个张扬跋扈的秦慕,完全是伪装下的自己,是她给自己戴的一个面具。

    面具下面,她是一个胆小又孤独的人。

    没认识晏黎书之前,她完全靠一个人强撑,认识他之后,慢慢的依赖上这个男人。

    依赖过了头,以至于分手之后,他给自己的伤痛,让她无人倾诉,连最好的闺蜜都说不出口,只能一个人躲起来独自舔伤。

    秦慕不想说,是她不敢问,问了又怕得到男人无情的答案,让她伤心难过。

    晏黎书却是睨着秦慕肿高起来的脸,“你被谁打了,宁季礼?”

    眉头紧皱,在说出宁季礼三个字时,眼神阴鸷。

    “不是他。”

    秦慕想起自己的脸,低下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颊,不想让晏黎书看见。

    她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丑。

    “那是谁动的手?”男人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怒气溢了出来,阴沉的眼底也随即覆上一层寒霜。

    秦慕将头低的很低,声音轻若缥缈,“是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反正跟宁季礼无关!”

    晏黎书听的愤怒,什么叫做跟宁季礼没有关系。

    她究竟在这艘船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毕竟朝夕相处过一段日子,晏黎书很了解秦慕的脾性。

    不想说的,她绝对不会说。

    而他现在,必须得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转变了车道,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马路边上。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秦慕下意识的捂脸看向他。

    晏黎书解开安全带,俯身凑近她,“甜甜,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带着温度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捧住她的脸颊。

    生怕自己太过用力,会弄痛她。

    秦慕凝望着眼前的男人,瞧见他的眼瞳里清楚的倒映着自己的面容。

    秦慕已经许久没有听他叫过自己一声甜甜,鼻子一酸,风干的泪控制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了好几圈,掉落出来。

    啜泣的低声解释,“是一个叫贺磊的,他想碰我,撕坏了我的裙子,幸好宁季礼及时赶到,救了我。”

    想在晏黎书的跟前放肆大哭,可是她已经没有了那个资格,不是吗?

    “晏黎书,我不是求过你,不管我出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管我吗?”

    热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入男人的手掌心中,却是冰凉的。

    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会让她产生多大的希望。

    然而,有多大的希望,就会有多大的失望。

    晏黎书没有声音,脸上流露出心疼的神情。

    面前秦慕这小女人,不由而然的露出温柔的神情。

    他见不得她哭,想天天睁开眼睛看见她,想将她放在心尖上哄一辈子。

    晏黎书闭了闭眼睛,放手这么久,也忍耐了这么久,却发现,他始终放心不下。

    与其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不如将她护在自己的庇护下,未来的事情让未来的他处理。

    这一刻,他只想将这小女人抱在怀中。

    晏黎书终于说出埋藏在心底里许久的那句话,“秦慕,我们结婚吧!”

    求婚,撒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