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她是不是住在宁季礼那里
    晏黎书并没有上去,而是在外面抽了不少的烟。

    不知道是酒精开始作祟,还是胸口中的怒意像一把火熊熊燃烧,胃病又犯了起来。

    张谦坐在驾驶座上,一直注意着晏黎书的情况。

    见他突然左手握起拳头,抵在自己的腹部上,直挺的身子缓慢的弯下来,就知道他的胃病又发作了,忙不迭的解开安全带,下车来。

    将晏黎书扶上车,张谦一直随身携带胃药,从后备箱里拿了水。

    倒了两粒药在手掌心,同时拧开一瓶水递给晏黎书。

    晏黎书吃了药,倚靠在后座上,阖着眼帘休憩。

    约莫过了一刻钟,张谦仍旧不放心,从后视镜里看男人,“晏总,我送您去医院吧?”

    “不用,回去!”男人的声音虚弱缥缈。

    黑暗中,他面色苍白,尤其是嘴唇,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张谦听从他的吩咐,立即开车离开。

    回到伊丰苑,张谦又扶着晏黎书回了卧室。

    “要不,我把严医生叫过来,给您瞧一瞧吧?”

    张谦怎么都不放心,总觉得他的胃疼又严重了,晏黎书在强忍。

    “你回去吧,我没事!”

    把严绍军叫过来给他看病,那不就间接告诉了司徒婉,自己又犯胃病了!

    司徒婉要是知道自己宝贝儿子又生病了,不仅要将他送到医院去,还要让他搬回去住呢。

    张谦替他盖上被子,“那好,晏总您先休息,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就打电话给我。”

    晏黎书靠在枕头上,缓缓的闭上眼睛。

    一时间,房间内安静死寂,只有男人的呼吸声,飘着酒香一阵一阵的散开。

    张谦走到门口,床上的男人突然开口说道,“去查,她是不是住在宁季礼那里!”

    “是!”

    张谦飞快的应了个是,出了卧室。

    晏黎书现在这状态,张谦不放心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万一像上次一样昏过去,没人及时发现,那问题就大了。

    一个晚上,他都在楼下的客厅里。

    而楼上的卧室内,晏黎书丝毫没有睡意。

    胃药的药效起了作用,胃部没那么疼了。

    乱七八糟的思绪浮出来,秦慕怎么会跟宁季礼牵扯上关系。

    有的时候,人的记忆力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晏黎书忽然想到叶瑾瑜跟宁天爱的订婚宴上,这两人是坐在一起的。

    记得他当时还追问过她跟宁季礼是什么关系,还不许他们说话。

    结果呢,他们刚分开没多久,他们就在一起了。

    晏黎书蹭的一下坐起来,浑然没有睡意,打开手机,看到秦慕的电话号码上。

    想打电话给她,拇指停滞在屏幕上空,怎么也按不出去。

    这个电话一打,他就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

    这一晚注定彻夜难眠。

    秦慕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泡了一个澡。

    水蒸气蒸的她脸蛋通红,秦慕仰着头,望着头顶上昏暗的小灯。

    忽然深吸一口气,身子猛地往下沉,整个人钻进水下。

    耳边是呼哧呼哧的声音,肺部快要缺氧,秦慕执意待在水下,不肯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