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他怎么能这么坏,分手了,还想着占自己的便宜
    张谦居然知道她是装醉的?

    秦慕很是无语,任由张谦将后面的车门打开,推着秦慕坐进去。

    想到车内的男人,秦慕立即闭紧了双目,更加不敢睁开了。

    张谦的动作算是温柔,将她放在后座上。

    车内弥散着淡淡的熟悉的熏香,还有来自另外一个人身上的烟酒味。

    他不是胃不好吗,为什么还抽烟喝酒,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吗?

    车子开始缓缓启动,秦慕的心脏也跟着一跳,她这个时候想下车,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秦慕继续装睡,希望一路就这么相安无事。

    可是,总是会有一些差池。

    后面无比的安静,车子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秦慕没有任何防备,身子猛地往前面撞去。

    脑袋快要撞上前面的椅背,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护住她的额头,同时另外一只手也揽上她的腰。

    现在的天气很热,秦慕身上的衣服布料很薄。

    男人掌心的炽热,几乎快灼伤她后腰上的肌肤,阵阵的热意往她的身体里窜,流动着异样的感觉。

    她想挣脱出来,可是这会儿的自己还在装醉。

    软绵绵的身子,任由男人将自己抱进他的怀中。

    他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秦慕已经许久没有抱过这个男人了,一时间竟生出几分怀念来。

    又硬又温暖,充斥着莫名的安心感。

    不行,她又开始贪恋他的怀抱了!

    她说过,她要一点一点的删除有关晏黎书所有的东西。

    于是乎,秦慕假装不舒服的哼卿两声,想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

    她低着头,眼皮掀出一条缝,悄悄的打量一旁。

    计算着她该以什么样的动作,滚过去。

    岂知,晏黎书根本不愿意放开她,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身上,更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

    换了一个姿势,秦慕侧着脸蛋,贴在男人的胸口中。

    沃日,这男人是想做什么。

    他们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他还要对自己做这么亲密的动作。

    秦慕内心纠结的很,而此时男人的手指却是捏住她的下颌,往上抬。

    头顶上的呼吸越来越重,夹杂着浓郁的酒气,喷灼在她的脸上,秦慕越来越慌,一颗心在胸口里七上八下的乱跳。

    甚至没察觉出自己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他该不会是想吻自己吧?

    草他大爷,他怎么能这么坏,分手了,还想着占自己的便宜?

    随着男人的呼吸越来越靠近,越来越灼热,迟迟还不落下。

    秦慕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慌乱,倏地睁开眼睛。

    黑色的眼瞳里倒映着男人的脸,双手撑在他的胸口,“晏黎书,你想干嘛!”

    赶紧从他的怀中跳出来,坐到一旁去,与他拉远距离。

    面对她的咋呼,晏黎书习惯的很,这小女人压根经不起撩拨。

    “只是叫醒一个在装醉的酒鬼!”

    晏黎书神色冷淡,唯有眉间的紧皱,表露出他此刻的心情。

    然而,秦慕正防备着他,完全没有看到。

    秦慕呸了一声,分明就是调戏她!

    “你非得用这种方式吗,你可以大声叫醒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