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秦慕脸上的笑容太过灿烂,刺的胸口那块地方生疼
    电话里的司徒婉简直是快要被这个不孝的儿子给气昏过去。

    “你哪次放人家姑娘的鸽子,说的不都是工作应酬!晏三,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弯的!”

    司徒婉的思想还是比较先进的,这些同性恋啥的她都知道。

    虽然她平时也爱看,但真要摆到自己儿子身上,她这颗老心脏一时还真是吃不消。

    晏黎书额头上冒出一排黑线,甚是无奈,“妈,我这回是真有应酬!”

    “工作上再重要的事情,还能有你婚姻大事重要吗,你今天就告诉我一句准话,今年过年前,你还能不能结婚了!”

    “结!”

    “好,要是不结婚,你就给我到和尚庙里去当和尚吧!”

    司徒婉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一口气喘不上来。

    一旁的晏闻东完全不受影响,哼着小曲儿,看着手里的报纸。

    司徒婉看他这幅悠闲的样子,又是一阵来气,猛地夺过他手里的报纸。

    这报纸他还没看完呢,就被自家老婆捏成了个球。

    “你生气归生气,干嘛拿我报纸啊!”

    “一天到晚就知道看这些玩意,看这些东西,能帮你儿子讨个老婆回来吗!”

    司徒婉正在气头上,晏闻东啥话也不敢说。

    赶紧远离这颗炸弹,从沙发上站起身,双手背在后面,朝外面走去。

    “你去哪儿啊!”

    晏闻东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讨好的笑容,“不去哪儿,我就出去转转!”

    “我告诉你,晏三今年年前要是结不了婚,你就搬出去跟他一块住去吧!“

    晏闻东,“”

    ***********

    挂了电话,晏黎书打算去趟洗手间。

    经过走廊时,无意间一瞟,看见两道熟悉的身影。

    其中一道纤细靓丽的身影,他格外的熟悉。

    那个男人俯身撑在窗台上,拿着打火机,秦慕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凑过去。

    锵的一声,打火机冒出一簇小火苗来,点燃香烟。

    胸口里本来就积聚着一股怒气,这些天一直在膨胀着,吐不出去,亦是发泄不了。

    结果她倒是好,竟然在饭店里跟其他男人一起抽烟。

    晏黎书站在原地,给秦慕点火的那个男人慢慢的转过侧脸,他一眼认出来。

    刹那间,双目赤红,膨胀的怒气像是一个气球,被一阵尖锐的针轻轻一扎,炸了开来。

    那个男人竟然是宁季礼!

    晏黎书跟宁季礼算得上是朋友,毕竟大家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平时没少聚在一起喝酒。

    他了解这个男人的品性,在众多女人中游刃有余,且片叶不沾身。

    秦慕居然跟他在一起,而且还相谈甚欢,这如何教晏黎书不怒。

    秦慕脸上的笑容太过灿烂,刺的胸口那块地方生疼。

    他的确是亲口跟秦慕说过,她可以去找一个更好的男人。

    可结果呢,她就找了这么一个喜欢玩女人的人渣?

    站在窗台前抽烟的秦慕,忽然感受到背后有一道强烈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她下意识的转过身往身后看去,身后的走廊上却是空空的,鬼影都没有。

    “怎么了?”

    秦慕将抽完的香烟丢进垃圾桶中,“没什么,就是觉得跟宁先生您一起抽烟很奇怪。”

    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么熟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