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面色从容,坦然的面对晏黎书有了别的女人的事实
    宋若词在给秦慕处理伤口的手一顿,酒精棉重重的按上去,疼的秦慕又呼出声音来。

    “甜甜,你知道了?”

    她说这话时,抬起眼眸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己。

    “想不知道,也很难。”

    秦慕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面色从容,坦然的面对晏黎书有了别的女人的事实。

    可事实上,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有多么在意晏黎书。

    这些天晚上,她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总是他宠溺自己的画面。

    讲真,晏黎书是个很会宠女人的男人。

    楚柔跟了他,应该也能享受到同样的待遇吧。

    宋若词在感情这方面上应该算是粗心的,她没察觉出秦慕语气中的涩苦,愤懑的骂起晏黎书,“前脚刚跟你分手,后脚就揽着别的女人,变心变得这么快,他根本就不值得你为他掉眼泪。”

    秦慕想问更多关于晏黎书跟楚柔的事情,可心底又隐隐的作痛起来,最终是止了话题。

    阿词已经为她担心的更多了。

    “阿词,你轻点,这是我的脸!”秦慕的脸皱成了一张包子脸,五官拧在一起。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宋若词轻呼一声,赶紧将手移开,跟秦慕道歉。

    她就是太替秦慕生气了,所以手上才一时没有控制住力道。

    *********

    秦慕上一次打架,还是跟顾梦姿。

    那时的她,有晏黎书护着自己,而这一次,谁都不会来。

    处理完伤口,搁在外套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叫嚣起来。

    是秦泽章打来的电话。

    从学校回来的路上,她把秦泽章的号码拉出了黑名单,等的就是他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一上来就是秦泽章劈头盖脸的痛骂。

    秦慕已是不痛不痒,完全当做他是在放屁。

    等到秦泽章发泄完了,淡漠的问了一句,“秦泽章,我妈妈在秦氏的控股,是不是被你私吞掉了!”

    之所以会接这个电话,无非是想确定这件事情。

    那头的秦泽章俨然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件事情,愣了好一会儿,没有出声。

    秦慕便已经肯定了秦思楚说的话,一切都是真的。

    “秦泽章,我记得我没有签署任何的字,你私自吞掉我妈妈的控股,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秦慕不懂法律,回来的路上还搜了一些有关于遗产继承的法律问题。

    她对这方面的知识匮乏,就是看了,也没有看懂。

    那头的秦泽章大概得知是谁告诉她的真相,“秦慕,你签了字的,在你十岁生日的那年。”

    “”

    叶芊去世,是在三月下旬,具体几号,一时间突然想不起来。

    秦慕十岁的生日,叶芊准备了一个很盛大的生日宴会。

    可结果呢,她的生日还没到,等来的则是叶芊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她的生日,果然是一个笑话。

    “你知道为什么我跟你妈妈吵架,而我一直陪在别的女人身边?那时候公司一直亏损运营,我让你妈妈抛售手里头的股份,周转资金,她不同意,一气之下,我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