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一时不确定他是真的在生气,还是真的不想再要她了
    喜悦挂在脸上尚未褪去,又转变错愕。

    不敢置信的掀起眼帘看向病床上的男人,眉眼里染上寒霜,看的她脚底生寒。

    一时不确定他是真的在生气,还是真的不想再要她了。

    晏黎书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没几个小时,即便是睡了一觉,面色仍旧苍白,憔悴许多。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再无往日的柔情,面对她的泪水毫无波澜。

    秦慕死咬着嘴唇,过了许久才开口。

    终于,她听清楚自己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颤抖的厉害。

    “我走。”

    他还在病重,怎么可能让他离开医院。

    秦慕僵硬的站起身,又不舍的看了眼病床上的男人,抬脚往外面走去。

    来时匆匆,什么都没带,这会儿也找不到拿什么东西的借口可以多看他几秒钟。

    秦慕刻意走的很慢,她希望晏黎书是在假装生气逗她玩。

    她一直在等晏黎书的开口挽留。

    可直到她关上房门,身后的男人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双腿发软,身子靠在门板缓缓的倒下去,捂着脸哭了起来。

    而此时,病房内的男人也终是忍不住的猛地咳嗽。

    **********

    走廊上,人来人往。

    秦慕无视他人异样的目光,哭的厉害。

    过了许久,一双皮鞋落在她的面前。

    是去而复返的张谦,他意外的道,“秦小姐,您怎么在外面了?”

    晏黎书半个小时前给他打过电话,照理说人应该已经醒过来了。

    晏黎书看见秦慕在身边应该是挺高兴的,怎么秦慕会在外面哭?

    一个不太可能的想法冒出来,总觉得晏黎书对秦慕不一样的,应该不太可能。

    秦慕听到熟人的声音,抬起头,露出红肿的眼睛。

    胡乱的拭去脸颊上的泪水,想站起身来,发现自己蹲的时间太久,小腿发麻,压根动不了。

    “张秘书,你能扶一下我吗?”

    张谦一手拿着文件,一手将秦慕搀扶起来。

    “秦小姐,你跟晏总有吵架了?”他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

    如果是吵架,那就好了。

    秦慕摇着头,又有泪水涌出来,“张秘书,既然三叔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关于在病房里的事情,秦慕什么也不肯说。

    “秦小姐,您等一下,我给晏总送一下文件,待会儿我送您回去吧。”

    张谦以为他们俩和好了,就想着送秦慕回伊丰苑。

    她现在看上去有稍许的狼狈。

    “不用,你进去照顾他吧。”秦慕拒绝。

    晏黎书已经不要她了,怎么可能还会让他的人照顾自己。

    张谦犹豫的看她一眼,说了句,“秦小姐,路上小心。”

    而后,转身推门进入到病房内。

    晏黎书抬头看他一眼,神色更加冰冷,隐隐的压着怒气。

    张谦将文件拿过去,想起秦慕蹲在地上哭的模样,踌躇的说,“晏总,我来的时候遇见了秦小姐。”

    晏黎书半倚靠在枕头上,接过张谦递过来的文件随手翻看了几眼。

    对张谦的话,晏黎书没有太多的情绪。

    这两人还真的是吵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