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还在读书,怎么可能怀孕!”
    “钙片!”秦慕白他一眼。

    想吃药,又发现水太烫了,根本咽不下去。

    晏黎书拿起桌上的白色药瓶,上面没有标签,什么东西都没有。

    拧开盖子,里面的药片少了一半。

    黑沉沉的目光探究的落在秦慕脸上,重复的问,“秦慕,别撒谎!”

    他知道秦慕的小习惯,撒谎的时候脸上自然,可是一双手却十分的不老实。

    秦慕被他看的发虚,头皮一阵发麻。

    欲从他的手中夺过瓶子,“你管我吃的是什么,反正我们已经分手了!”

    晏黎书将药瓶握在手心中,秦慕没能夺过去,反倒是自己原本手心里的药片都被他抢走了。

    “晏黎书,你有病啊,我吃什么关你什么事!”

    晏黎书仗着他人高手长,举得高高的,秦慕得爬在他的身上,才能抢到。

    “你不说这是什么,我不会给你,你也不许吃!”晏黎书将药收了起来,回头让张谦拿去医院鉴定一下。

    秦慕觉得他有病,干脆直接说了,“是避-运-药,你满意了吧!”

    “秦慕,你在吃避-运-药?”

    晏黎书觉得一天之内,他的血压要被这小妮子气的高上几回。

    “废话,做的时候你又不戴套,我要是不吃药避-运-药,你是希望我怀孕吗!”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还在读书,怎么可能怀孕!”

    “所以,你一直在吃药。”晏黎书的声音压低,脸色乍青。

    晏黎书不喜欢戴套跟秦慕做,这仿佛有了一层隔膜,让他不舒服。

    但他也没有想到秦慕会偷偷的吃药。

    他从来没想过跟秦慕要个孩子,因为秦慕在他眼中就是一个小孩子。

    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去照顾一个比她更小的孩子。

    得知秦慕避孕,晏黎书觉得胃部一阵痉挛,深沉的望着她的小脸。

    突然意识到秦慕其实是个很成熟的人,她的小孩子脾性只不过是表现给其他人看的。

    可是,如果秦慕一直都没有避孕的话,说不定说不定,现在她的肚子里,就已经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了。

    秦慕不知道晏黎书在想什么,只觉得看自己的眼神寒凉,仿佛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应该庆幸我一直都有吃药,不然我要是怀孕了,你把沈小姐放在哪儿?”

    秦慕讥笑一声,“我相信沈小姐应该也不会容忍我跟我的孩子。”

    晏黎书知道这小妮子误会的深,突然声音温软的解释,“秦慕,我跟沈瑞卿没关系。”

    秦慕一直在等晏黎书的解释,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他的解释。

    眼眶莫名的热了起来,“可是,那张照片上的人是你,是吗?”

    “是!”

    那张照片不停的跳入她的脑海中,两人亲密的拥抱,灼烧她的眼睛。

    “你们这几天在英国,是不是在一起?”

    “没有,我跟她只是见过几次面,照片里发生的事情是个意外,她不小心要摔倒,我好心扶她一下,没想到她会抱住我,照片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拍到的。”

    知道这小妮子吃醋的厉害,秦思楚抓他的袖子,她就能生气半天。

    更别提沈瑞卿抱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