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秦慕就很喜欢咬他那里,可以感觉到男人因为她而血脉喷张
    男人侧脸轮廓冷毅俊美,眼睛深邃,鼻梁高挺,还有那喉结突兀的很。

    秦慕就很喜欢咬他那里,可以感觉到男人因为她而血脉喷张。

    只不过,从现在开始,他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心酸的想掉眼泪。

    抬起手背擦掉眼泪,正低头寻找自己的衣服穿上。

    晏黎书突然将车门打开,一阵海风猛地灌进来,带着浓浓的湿气。

    外套下面的小女人几乎什么都没有穿,冻得瑟瑟发抖。

    抬眼狠狠的瞪着晏黎书,男人瞥她一眼,见秦慕把自己的身子缩进外套下面。

    白嫩的皮肤上,几乎都是他留下来的痕迹。

    “穿好了下来看日出!”

    “我不看,你把车门关上!”

    真的是神经病,带她过来,就为看了个日出。

    秦慕嘴上说着不要看,最终还是穿好了衣服下车。

    外面的温度要比秦慕所想象的低很多,冷的打了个颤。

    晏黎书从车上将外套拿下来,披在她的肩膀上。

    又顺便替她将吹乱的头发捋至耳后。

    男人的手指滑过她的耳朵,比她的身子还要冰冷。

    不仅皱起眉头,心疼起这个男人来,他是在外面站了有多久。

    日出是真的很美。

    秦慕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太阳,一点一点的从海平线上升起来,从半圆到整个圆,逐渐完整。

    越来越明亮,散发出来的光芒温暖而又刺眼。

    看完了日出,两人便回去了。

    或许是最后相处的一段安静的时光,秦慕格外的安静,目光时不时的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她是真的很舍不得。

    留恋的目光一寸一寸的从晏黎书的脸上看过去,似是在脑海里深深的刻下他的模样。

    一来一回,折腾了一个晚上。

    等回到伊丰苑,秦慕一溜烟的跑上楼,冲进浴室里去洗澡。

    身上还残留着男人味道,下身的黏糊让她感到不适。

    洗过热水澡,身子一下清爽起来。

    从浴室里出来时,她穿上自己的睡衣。

    晏黎书估摸着秦慕差不多洗完澡,才上楼来。

    今天凌晨的事情太过荒唐也太过疯狂,谁都不曾预料到。

    做过之后,都没有洗过澡,身上都还有着彼此留下来的东西。

    推门进来,跟秦慕撞了个正着。

    秦慕心一慌,立即撇开视线去,“我的东西呢!”

    “在楼下!”

    他们从ktv离开后,楚一打电话叫宋家的人过来,把宋若词给带走了。

    当然,也顺便带回了属于秦慕的东西。

    秦慕就一个书包,里面挺沉的。

    晏黎书刚才在楼下随意翻看了一眼,包里面除了几本书之外,还有的就是香烟跟打火机。

    香烟被他没收了。

    秦慕抬脚从晏黎书的身边经过,出了卧室。

    看到她的书包在沙发上,想也不想的从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一个白色小瓶子。

    进了厨房,发现没水,只得烧了一壶热水。

    晏黎书冲澡比秦慕快,水烧开了,人就下来了。

    见秦慕站在餐桌旁边,端着一杯水,正在吃药。

    快步走过去,头发未干,水珠子顺着黑色发梢往下滴。

    “你吃的什么?”

    中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