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男人的声音顿了顿,好看的手拿起调羹,“要我喂你?”
    “三少说的是哪里的话,您能过来,此时秦某的荣幸。”秦泽章高兴的满脸红光,语气中带着丝丝的讨好。

    秦慕以陌生人的眼神看着他,见惯了他教训自己的模样,还从未见过他在别人面前恭敬的样子呢。

    按照年龄来说,秦泽章还要比晏黎书大上十几岁呢。

    居然还在晏黎书的面前战战兢兢的。

    光是这样站着多尴尬,秦泽章招呼晏黎书坐下,“三少,您快坐。”

    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秦慕的脸上。

    秦慕冷眼看着自己,眼含嘲讽。

    秦泽章知道她在嘲讽什么,也不在意,而是温声的叫着她的小名,“甜甜,你也坐吧。”

    听见这一声甜甜,秦慕就想起那天他拿自己母亲的股份威胁自己的事情,胃里一阵恶心。

    真想回一句,你我关系不熟,请不要叫我甜甜。

    她的小名,只有她亲近的人才能叫。

    他,不配!

    秦泽章也没有想到晏黎书会带秦慕过来,既意外,又担忧。

    这说明晏黎书对秦慕足够重视,说不定城东的那个项目,晏黎书会让自己放手来做。

    担忧的是秦慕这小妮子突然发疯,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秦慕在晏黎书的身边,秦泽章也不好威胁她。

    只有在心里一个劲儿的祈祷秦慕千万不要突然发难。

    秦慕倒是没有想做什么,她只是觉得秦泽章在自己面前想生气又不敢的模样特别好笑。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后腰上的手臂突然捏着她的背脊,秦慕反应过来,抬头看他。

    晏黎书正低头看向自己,挑了挑眸子,绅士的拉开椅子,让她坐下来。

    随着晏黎书的入座,秦泽章一家人也跟着坐了下来。

    几分钟后,菜都上齐了。

    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喝着酒,你来我往。

    不多时,两瓶红酒见了底。

    秦泽章一张老脸通红,看上去像是喝了很多的样子,至于晏黎书还好。

    脸色正常,给秦慕布菜时,身子靠过来,她闻到男人身上一股酒香,不是很重,闻着还不错。

    晏黎书一边忙着应酬秦泽章喝酒,一边照顾秦慕吃饭。

    秦慕基本上都不用夹菜,碗里堆的菜老高了,她压根吃不完。

    好不容易吃完了,晏黎书又给她盛了一碗汤。

    秦慕苦着小脸,揉着撑得鼓鼓的胃部,“不喝了,我喝不下了!”

    “把这个汤喝完。”

    “不要!”秦慕果断的拒绝。

    这要是在伊丰苑,秦慕不想喝,肯定就得跑了。

    被拒绝了两回,晏黎书也不恼,“这是鸽子汤,很补身体,你昨晚劳累过度了,多喝点。”

    秦慕,“”

    昨天晚上,她的确是学习到很晚,看题目看的脑门都快炸了。

    但是,她怎么听着这话,有点其他的意思呢?

    狐疑的看向晏黎书,他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

    秦慕仍旧没有接过汤碗,是真的不想喝。

    “要我亲自喂你?”

    男人的声音顿了顿,好看的手拿起调羹。

    秦慕以为晏黎书是在开玩笑,没想到他还真的勺了一勺汤,递到她的嘴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