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晏黎书握的更紧,低头一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当张谦知道晏黎书要保释的人是秦慕后,看向晏黎书的眼神更为复杂。

    他跟在晏黎书身边四五年了,从未见过晏黎书这么关心过一个女人。

    秦慕可以说是个例外的存在,真不知道自家总裁怎么就看上了这种小丫头。

    杜凯的办事效率极高,跟警察沟通了将近半个小时,交了保释金,秦慕就可以出来了。

    晏黎书看到秦慕时,周围的世界仿佛与她无关,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一名警察替她解开手上的手铐。

    直到晏黎书走过去,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落入她的视线里,原本安静坐着的秦慕像是突然受了惊,抱住身子不断的后退,急嚷,“你别过来!”

    晏黎书从警察那边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被捅伤的人是郭明杰,正是她口中的未婚夫。

    至于在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秦慕没有开口说,郭明杰昏迷送医抢救,警察也无从得知。

    男人半蹲下身子,清冷的面容柔和,黑眸微挑,声音很轻很温柔,“甜甜,是我!”

    秦慕仍旧抱住自己的身子,胆怯的视线缓慢的与他对视上,眼瞳颤-抖。

    “不是你让人打电话叫我过来的吗?认不出来了?”晏黎书直起身,高大的黑影笼罩在她的头顶上,秦慕随之仰起脑袋,乌汪汪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他。

    “不认识我了,那我就走了?”

    晏黎书瞟她一眼,转过身欲往外走去。

    转身的瞬间,一只小手用力的拽住他的袖子。

    晏黎书低头看了一眼,那只手上染乐血已经干涸,手指用力,将袖子拽的皱巴巴的。

    下意识的皱眉,对上秦慕慌张的视线,嗓音嘶哑,“别走。”

    晏黎书复又半蹲下身子,“嗯,不走!”

    宽厚的大掌握住她冰冷如铁的小手,包裹在掌心之中,秦慕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被鲜血刺激到,下意识的从晏黎书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

    “脏”

    “谁说的,不脏!”晏黎书握的更紧,低头一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认出眼前的人是晏黎书,是她信任的人后,豆大的泪水簌簌的往下落,湿润眼眸。

    伸出双手,飞快的搂住晏黎书的脖颈,哽咽,“你来了!”

    秦慕还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流露出如此柔弱的模样,像个需要呵护的小孩子,依赖别人。

    晏黎书反手将她搂进怀中,“我来了!”

    晏黎书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在秦慕的身上,将她打横抱起,往外面走去。

    ************

    伊丰苑。

    晏黎书将秦慕抱上楼,打开屋内的灯,将她放在沙发上。

    秦慕的衣服很脏,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要去洗澡吗?”

    她点头,拽住起身的晏黎书,“你帮我洗!”

    “嗯?”

    秦慕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红晕,却仍旧坚持,“你帮我洗!”

    “好!”

    晏黎书将她抱进浴室内,脱掉她脏了的外套。

    原本以为,秦慕只有外套脏掉了,可是里面

    晏黎书绷紧面色,黑眸里散发出的寒气逼人。

    晚安记得投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