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那天晚上的晏黎书,不是很清醒的样子
    秦慕完全没有印象,晏黎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又是怎么被他给带走的。

    后来喝多了,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清醒的时候,她已经把晏黎书给睡了。

    这个时候,也没时间给宋若词打电话求证了,估计她醉的比自己更加彻底。

    还有这些通通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昨晚在晏黎书身上摸到的那道疤。

    清楚的记得,去年的生日,跟她有过一叶情的男人,在后背的相同位置上也有一道一模一样的疤痕。

    秦慕的印象很深刻,不会记错。

    这个世界上两个男人身上有一模一样的伤疤,这概率是得多小,才会让她都碰上,除非这两人是同一个人。

    秦慕更加偏向于是后者。

    毕竟晏黎书长得帅,被他睡没那么恶心,而且又活好,技术也不差,虽然说反反复复的被他折腾的死去活来的。

    可是,怎么会是晏黎书呢?

    秦慕想的脑瓜子一阵阵的疼,那晏黎书他知道吗?

    那天晚上的晏黎书,不是很清醒的样子。

    ************

    到了车站,秦慕从包里拿出几张现金付了钱。

    转而进入到车站内,大厅里人来人往,拖着行李箱。

    秦慕有点迷茫,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从家里偷跑出来,是不想嫁给郭明杰,她原本是想跟宋若词商量商量的,或许这几天可以住到她的家里去。

    可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又把这安城内最有钱有势的男人给睡了。

    真特么的蛋疼。

    没有目的地,身上也就一些现金,不知道该去哪儿。

    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地方。

    当年,叶芊怀孕的时候,曾经在花城待过一段时间养胎,后来早产,还是在那儿生下的秦慕。

    之后,叶芊身体不好,就常常带着秦慕去花城过一段时间。

    秦慕买了一张最快前往花城的车票。

    半个小时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坐上了车。

    刚坐了下来,突然有一个中年男人走到身边,低下头满脸歉意的跟她说,“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是我的!”

    秦慕愣了一下,拿起自己的车票一看,又对了数字,慌忙的站起来,“抱歉,是我坐错了!”

    男人又笑着说,“没事,你喜欢坐靠窗的位置,你坐吧,我坐你的位置就行。”

    秦慕刚站起来,男人已经将公文包放在她原本的位置上,入了座。

    秦慕讪笑一声,又坐了下来,目光偷偷的瞟着这中年男人。

    看上去,跟秦泽章的年纪差不多大,银灰色的西装看上去很昂贵,手腕上戴着一块有了岁月的手表,一看就是个很有故事的男人。

    那中年男人并没有看她,从公文包里拿出手提,开始工作起来,时不时的打电话。

    声音温和,催的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秦慕昏昏欲睡。

    突然,她听到了身边的男人叫了一句,“瑞卿,明天是你爷爷的生日,记得别迟到!”

    秦慕陡然睁开眼睛,扭过头看向他。

    身边的男人感应到她的注视,也转过头来,挂了电话。

    有票票的就投给我吧,还差几张,今天就可以四更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