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也不能白睡,掏出钱往床上一丢
    秦慕觉得自己仿佛是漂浮在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中,随着波浪起起伏伏,一浪高过一浪。

    秦慕的手胡乱的摸着,忽然摸到男人后背上长长的一道疤,心里一惊,这不是那个男人么?

    事后,男人拿过浴巾披在她的后背上,抱着她进了卧室。

    秦慕趴在柔-软的床上,浑身是汗,朦胧的意识逐渐的清醒过来。

    卧室里关着灯,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眼前一片漆黑。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熏香,萦绕在她周围的却是男人的荷尔蒙味道。

    秦慕睁着眼睛,看不清男人的五官,却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身体里的疼痛,也逐渐的让她回想起来,先前两人在浴室里是如何的激烈。

    男人翻动身子,长臂揽过她的腰,赤-裸的身子互相坦诚的贴在一起。

    生怕晏黎书会知道自己清醒了,她一动不动。

    气息微喘,秦慕重新闭上眼睛,没敢说话。

    心里真是有一万句mmp要讲,我擦擦,她居然真的把晏黎书给睡了。

    偏偏,她又不能哭诉。

    因为她很清楚的记得,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大胆的想法,要把晏黎书给睡了。

    完了完了,她可不可以假装记不得,然后把锅甩给他啊。

    万一,他要是不认账怎么办啊!

    内心中,经过激烈的挣扎,却抵不过身体上的疲倦,沉沉的在男人的怀中睡去。

    ***************

    晏黎书早些年在部队里受过训,生活作息很规律。

    六点半一到,就醒了。

    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去看怀里的小女人。

    秦慕睡得很香,乌黑的长发凌乱的散在脸上,晏黎书拨开遮挡在面前的几缕发丝,露出白皙如瓷的小脸蛋,精致小巧的五官。

    晏黎书动作轻盈的掀开被子起床,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潺潺的水声,原本睡的正香的小女人突然掀开一条眼缝。

    往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猛地坐起身。

    薄被从身上滑下去,暴露在空气里的肌肤,冻的肌肤起了鸡皮疙瘩。

    肩膀上、胸口前,全部都是男人的杰作,一朵朵像是绽放的红玫瑰。

    秦慕只瞥了一眼,来不及想其他,匆忙的跳下床,从衣柜里抓了套衣服换上。

    又抓起沙发上自己的书包,检查了下,没少东西,准备跑路。

    走到门口,她抓了抓头发,也不能白睡了这男人啊,又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床上一丢,光着脚跑了。

    秦慕一溜烟的从伊丰苑跑了,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车站!”

    那司机看了眼后视镜里的人,目光鄙夷,却慢慢的踩着油门离开。

    伊丰苑是富人区,住了不少安城内有钱有势的上流社会的人。

    秦慕一个女人,一大早的拦车,身上又穿着男人的衣服,司机很明显是把她往小姐那方面上想了去。

    秦慕完全没注意,心里一个劲儿的后悔,早他-妈知道喝多酒会睡了晏黎书,她就不应该昨天晚上去跟晏勋他们喝酒。

    等等!她不是在九号公馆跟晏勋他们喝酒的么?

    周一啦,票票票票票票,花样求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