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三叔,救我啊,有水,好多水
    秦慕的酒量可以说是不错的了,今晚心情不好,喝了不少的酒,就醉了。

    嚷嚷了一会儿,又累得倒在后座上睡了过去。

    晏黎书将她从后座上抱起来时,秦慕哼哼卿卿的,却是一点反抗都没有。

    反而,柔弱的身子十分乖巧的往他怀里蹭了蹭。

    晏黎书回想起先前秦慕趴在晏勋身上睡觉的一幕,怒火又涌了上来,这小妮子就是欠收拾。

    晏黎书将人抱进了浴室里,毫不留情的将她丢进冷冰冰的浴缸中。

    这浴缸可不比真皮沙发的柔-软,砸的秦慕骨头都疼。

    “好疼啊!”秦慕下意识的叫疼,摸着被砸痛的屁-股。

    睁开眼睛,头顶明亮的灯光刺眼,下意识的伸手遮住眼睛。

    指缝中的光芒,男人晦暗不明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看不清楚对方的五官,“你谁啊!”

    秦慕的身子止不住的发软,她趴在浴缸壁上,双手扒拉着男人的裤腿,没扯到男人的大-腿,倒是把男人昂贵的西裤给扯的皱巴巴的。

    晏黎书蹲下身子,绷紧的手指捏着秦慕的下颌,往上抬,“连我都不认识了?”

    秦慕被挑着下巴,被迫的看向跟前的男人,浓密的眼睫轻轻扇动,歪着脑袋看向面前的男人,“诶?晏黎书,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很好,看来你还记得我!”男人的脸色总算是没那么阴沉,可接下来秦慕的一句话,又让他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秦慕摇着头,低声的喃喃自语,“不对不对,你是晏勋,晏黎书怎么可能在这儿呢!”

    她这会儿,应该正在跟晏勋喝酒呢。

    “看来,你需要清醒点,才能认识我!”

    晏黎书的脸色极其的难看,侧脸的棱角线条绷的紧紧的,他在生气,很生气。

    扯开秦慕的手,“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秦慕正处于半晕半清醒的状态中,听到男人的问话,迷茫的看向他,“为什么要脱衣服,好冷啊!”

    晏黎书拽着秦慕的手腕,拉开她的衣服外套,粗鲁的脱掉,丢到一旁去。

    秦慕一点挣扎都没有,直到晏黎书拿着花洒,冰冷的水从头顶上落了下来。

    冷冰冰的水冻的她一个激灵,紧闭的眸子睁开,浴缸里的她胡乱的挣扎,“好冷,救命啊!”

    晏黎书早有准备,按住她的小手,冷水顺着她的头顶浇落下去,很快打湿她的衣服。

    她里面穿的是白色的衬衫,湿透的贴在她的皮肤上,白色的衬衣变的透明,隐隐约约的瞧见秦慕皮肤原本的颜色,还有那套黑色的内-衣,更是性-感,在晏黎书的面前暴露无遗。

    秦慕清醒了许多,看清面前的男人是晏黎书,用力的抓住他的手腕,“三叔,救我啊,有水,好多水啊!”

    晏黎书原本是想给秦慕一个教训,可她的反应不对劲,似乎陷入到在楚家落水的阴影中。

    晏黎书一松开秦慕,关掉花洒,小女人冰冷的身子柔-软的贴了上来。

    “三叔,好冷啊!”

    秦慕的双手紧紧地搂着男人的脖颈,在他的耳边哆嗦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