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我不是慈善家,没义务收留你
    晏黎书不断的靠近她,秦慕不断的后仰,她都觉得自己快掉下去了。

    然而,晏黎书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她的头发丝都没有碰,“你不是嫌阁楼没暖气?”

    “”阁楼里确实很冷啊!

    秦慕在内心里哀嚎,还不赶紧装个空调。

    还有,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要靠的这么近,她又不聋。

    男人继续说道:“还有,你可以在这里住最后一个晚上!”

    秦慕眨了眨眼睛,他的意思是,明天早上天一亮,她就要消失在他的眼前吗?

    这是在赶她走?

    晏黎书不给秦慕任何说话的机会,挺起身板往二楼走去。

    秦慕停顿了几秒,抬起脚步木讷的跟上他的步伐。

    出了这里,她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身上也没有钱去网吧过夜。

    卧室门口,晏黎书推开门,“今天你睡这里,我去书房。”

    秦慕绞着手指头,再三的犹豫的抬头看他。

    见男人抬脚要走,忙不迭的叫住他,“等等!”

    她跑到晏黎书的跟前,伸出手拦住他的去路,“我”

    “你想说你出了这里,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男人双手抱胸,她才说了一个字,晏黎书就猜透了她要说的是什么。

    秦慕用力的点了点头,“你能不能”

    “不能!”晏黎书果断的拒绝她,“你跟我本不是同路人,我不是慈善家,没有义务收留你!”

    秦慕急切的道,“我可以付你房租的!”

    “房租?”晏黎书从上到下的打量了她一眼,“你一个学生,哪儿来的钱?”

    跟秦泽章断绝父女关系,她也不想读书了。

    秦慕撇着小-嘴儿,“我可以去打工!”

    “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是缺钱的人?”

    “”不像!

    开玩笑,他要是缺钱的话,安城内就没人能过得下去了。

    ********

    夜里,秦慕洗过澡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子里还残留着男人的清冽气息。

    没有上次的昏昏欲睡,趴在床上胡思乱想好久。

    烦躁的蹭的坐起身,等等,之前在楼梯上,晏黎书说她是故意的?

    那时候,她撞到他哪儿了?

    视线水平的位置,好像是他的腰往下?

    秦慕捂脸,omg!

    反正晏黎书这儿是不可能再收留她了,宋若词那里也不是长久之计,难不成去晏勋那儿吗?

    总而言之,归根在一个字上——钱!

    钱钱钱,有了钱,想住哪儿都行。

    去哪儿赚钱呢?

    去九号公馆打工吧,听说那儿的酒钱特别的高,运气好的话,几个小时就可以拿好好几千的小费。

    秦慕美滋滋的进入到梦乡中

    *************

    一如既往,秦慕又做了那个梦,又一次的梦到了那个陌生的男人。

    一身冷汗的惊醒,秦慕猛地坐起了身子,看向四周。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晏黎书的房间。

    浴室里,传来哗哗哗的流水声,秦慕捂着脑袋掀开被子。

    刚爬起来,小腹一阵抽痛,一阵热流毫无征兆的往下涌。

    吓得她又坐了回去,面色一阵一阵的发烫,不由得掀开被子看向自己的下身。

    立即瞪圆了眼珠子,怎么这么多

    好像不更新,就没脸求票票呀,厚着脸皮我的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