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甜甜是晏勋的同学,我救她是应该的
    秦慕的眼圈更红了,水盈盈的泪水快要溢出眼眶。

    叶瑾瑜的手停顿在半空,他想跟以前一样,抚-摸秦慕的头发。

    “甜甜”

    “小舅,能不能麻烦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叶瑾瑜站在原地,挪不动脚步。

    秦慕的眼眶又红又湿,看的人心疼,叶瑾瑜胸口一阵阵的闷得慌。

    垂眸看向她,许久后说道,“好!”

    木楞的抬起脚步,朝外面走去。

    门外,晏黎书换上衣服出来,与叶瑾瑜打了个照面。

    叶瑾瑜失神落魄,扫了一眼跟前面无表情的男人,离开。

    ******

    客卧内,秦慕的眼泪要往外面掉,瞥见了门口的晏黎书。

    飞快的擦掉了眼泪,分外生气的看向他,他怎么又来了!

    偏偏秦泽章对晏黎书一副感激的模样,“真是多谢晏三少了!”

    “秦先生,不用客气。”男人乌黑的眸光瞥向床上的秦慕,“甜甜说起来是晏勋的同学,我救她是应该的。”

    三言两语,将两人的关系拉近。

    秦泽章知道秦慕平时玩得来也就两个人,一个是宋若词,另外一个是晏勋。

    晏勋可是晏黎书唯一的侄子。

    晏黎书的话在秦泽章耳中听来,变成了这样:秦慕跟我的侄子晏勋是同学,自然也是我的侄女。

    秦泽章的脸上有了一丝缓和,“甜甜她性子像男孩,顽劣的很,这回还是多谢三少了!”

    晏黎书鲜少叫她的名字,更别说是她的小名了。

    等等,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小名的?一定是晏勋那张乌鸦嘴说出来的。

    听见眼前这个既冷冰冰又冷血无情的男人叫她一声甜甜,秦慕当真有一种咬到舌根,又说不出话的震惊。

    秦慕听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客气敷衍,心中不畅。

    过了一会儿,秦泽章扭过头对她说,“甜甜,快给三少道谢!”

    好歹是救命之恩。

    秦慕一听,觉得秦泽章过分了,“我不要!”

    拒绝的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分明是这个男人逮着机会占自己的便宜,还要自己去谢他,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秦泽章面色一厉,叫起她的全名,压低声音,“秦慕,别闹!”

    “”

    秦泽章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她的全名。

    秦慕看向面前的男人,许久才张开微红的唇-瓣,心不甘情不愿的咕哝一句,“谢谢!”

    声音太小,又咕哝不清。

    秦泽章怕失了礼数,毕竟眼前这位可不是一般的人。

    “声音大点!”秦泽章不满意。

    氤氲染水的眼眸看向晏黎书,这个男人居然一句话都没有。

    真是讨厌死了。

    胸口堵着气,想到确实是他入水救的自己,提高了音量,“谢谢三叔!”

    只不过这语调,怎么听,都是被人给强迫出来的。

    秦泽章正要教训她好好再说一遍,听见跟前的男人开口关心她,“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的话,还是及时就医比较好!”

    秦慕听了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猫眼气呼呼的瞪向男人,他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

    明知道她讨厌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