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当时,你会第一个救我吗?
    秦泽章的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

    自己的女儿,跟一个陌生男人待在同一间房间里,而且晏黎书又光-裸着上身。

    现在这时代虽然说开放,秦泽章也不是古板的人,但怎么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小女儿跟晏黎书

    毕竟,这很容易引起他人的误会,以及闲言碎语。

    “三少,敢问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救了她。”

    晏黎书简洁的给出四个字,秦泽章的面色这才稍微好看一些。

    “原来是这样,多谢晏三少的救命之恩。”

    *******

    楚宗汉听闻晏三少救了人,急急忙忙的走过来,迎着晏黎书去了另外一间客卧换了衣服。

    楚柔将衣服放在门口,男人都出去了,秦慕看了一眼楚柔的衣服,又是粉色的。

    不情不愿的换上。

    泡过热水,身子回温,浑身上下的血液似是重新流动起来,暖和许多。

    秦泽章见她没事,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忍不住的又教训起她来,“说了让你好好待着,非不听,跑到水边去,看你”

    秦慕刚泡过热水,一方面是被晏黎书直白的话说的羞红,另一方面是被水蒸气给蒸的,白皙的脸颊上透着粉-嫩,水灵灵的,不知道比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那鬼脸色好多少。

    秦泽章要是看见她那惨白惨白的脸色,说什么都不会教训她。

    秦慕就知道他又要教训自己,垂着眼眸不吭声。

    秦泽章见小姑娘低眉顺眼的,教训的话说完了,就想关心关心两句。

    还没来得及开口,叶瑾瑜就过来了。

    “甜甜。”叶瑾瑜站在门口。

    被秦泽章再怎么教训,秦慕也懒得哭,可一听到叶瑾瑜的三个字,就红了眼。

    她扭过头看向叶瑾瑜,同样是湿漉漉的一身,却是为了救宁天爱。

    想起他当时眼睛中只有宁天爱,彻底的忽略了她,秦慕就讨厌死他了。

    “你怎么过来了?”秦泽章同样回过头,见他身上同样是水,“你这是怎么了?”

    秦泽章的话,他置若恍闻。

    迈开步子几步的走向秦慕,眼神中充满了愧疚,“甜甜,对不起,我当时没有看见你!”

    要是他看见了秦慕也在水中,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的。

    秦慕没有说话,眼神中含着讥笑,看向面前的男人。

    是啊,你心中眼里就只有宁天爱,哪里还看的到别人。

    在她放弃求生,钻入水中的一刻,秦慕就再也不想喜欢这个男人了。

    他们本是舅甥,本来就不可能,一切都是自己的妄想。

    秦泽章听得云里雾里,听不太懂他们的对话。

    发生了什么情况?

    叶瑾瑜上前一步,“甜甜,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如果我知道,我当时”

    “当时?”秦慕截断他的话:“你会第一个救我吗?”

    “我”

    叶瑾瑜喉咙一动,话被秦慕堵在口中。

    对上秦慕讽刺的眼神,他无话可说。

    如果时间重来,他第一个救的还是宁天爱。

    “对不起”叶瑾瑜眸中深沉,除了对不起还是对不起。

    “你别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