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招惹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两个字!
    秦慕想了下,好像的确是她先耍流氓的。

    可她那不是为了惹晏黎书烦,好把自己赶下车么。

    这跟晏黎书耍流氓的实质不一样。

    秦慕憋红了脸,饶是再伶牙俐齿,此时也反驳不了他。

    对晏黎书强势不起来,那就只有示软了。

    “三叔我错了,我不应该闹您的,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个小侄女吧。”秦慕的声音又绵又软,听得男人悦耳。

    只可惜,晏黎书已经看透了她。

    偏过头,冷声吩咐张谦,“把隔板落下来!”

    张谦立即反应过来,火速的降下隔板。

    瞬间,将车内隔成两个世界。

    看不见,听不见后面的事情,对他也是挺好的。

    最起码,不用担心出车祸了!

    而后面

    晏黎书吩咐完张谦,直接掀着秦慕的衣摆往上撩。

    我擦,这男人真的兽性大发了,想在这里把她给办了?

    “晏黎书,你别碰我,否则我告你强女干!”先前的镇定早不知道被她丢到哪儿去了。

    慌张之际,抓住男人的手,不许他更进一步的碰触自己。

    “这会儿到知道害怕了?”晏黎书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嘲讽,“不是说我睡过你了么!”

    “我连你这具身子的滋味是什么都不知道,不碰你一回,岂不是对不起我自己,白睡了你一回?”

    身下的小女人越是害怕,晏黎书的笑容就越是阴冷。

    “晏黎书,你”秦慕瞪着他,一句话都反驳不了,咬牙切齿。

    这个混蛋,那都说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他居然还记在心上。

    真是个记仇的男人。

    虽然说晏黎书长了这一张极好的脸,跟他睡一觉,自己肯定不吃亏。

    可是,她又不喜欢他!

    “怎么,让你的谎话变成真的不好么?”晏黎书掰开她揪紧领口的小手,“这就开始慌了?”

    “招惹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这两个字!”

    “晏黎书,你别强来!”秦慕咬着唇。

    晏黎书,到底是没有对她强行做什么。

    不过,却是将她的衣服撩起来,把她身上该看的地方都看过了。

    还美名其曰的说,“我查看下你身上的伤!”

    分明是想占她的便宜,找个借口还弄得光明正大的。

    秦慕挣扎了下,根本挣扎不开他的禁锢。

    晏黎书看到她身上的淤青,皱紧的眉头都可以夹死好几只苍蝇了。

    “都是今晚跟人打架弄的?”晏黎书最后抓住她的那只手看了眼。

    撩起的袖子下面,原本细嫩的手腕明显的肿了起来,白嫩的皮肤上泛着淤青。

    秦慕的脸蛋本来就粉嫩嫩的,被晏黎书看光光之后,红润的跟开水里烫过的虾子。

    根本不能见人。

    秦慕点了点头,怕晏黎书突然又禽兽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从小到大,她跟人打架受的伤多了去了,可是从来没人关心过她的伤。

    秦慕怪异的瞥了眼他,撒娇的开口,“三叔,我不想去医院,你就随便找个地方,放我下车吧!”

    “理由!”

    “我讨厌医院!”

    今天的收藏,是涨涨跌跌跌跌跌跌跌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