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要是怕你,我秦慕两个字倒过来写
    秦慕瞧着他,气势汹汹的,握紧的拳头仿佛随时会砸过去,轻笑了一声,“不想告诉你!”

    晏勋气的脸都扭曲了,“到底是谁啊!”

    还能是谁!

    要是晏勋知道那傻逼兼王八羔子是他三叔晏黎书,估计得后悔的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了。

    将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拍了拍晏勋的脸蛋,神秘一笑,“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

    晏勋,“”

    什么鬼,那个敢调戏秦慕的老男人,到底是谁!

    秦慕推开他,起身,朝外面走去。

    经过宋若词,宋若词抓着话筒,“诶,甜甜你去哪儿啊!”

    秦慕头也不抬,丢下两个字,“补妆!”

    刚才跟那老男人纠缠时,假装掉了两滴眼泪。

    妆容都哭花了,结果那男人就跟块石头一样,冰冷冷的。

    真是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秦慕觉得她今天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补个妆,也能遇上她讨厌的人。

    “秦小姐不是在关禁闭么,要是姐夫知道你又跑到这种地方来,是不是又得罚你一顿鞭子啊!”

    镜子前,两人并排站着,与镜子里的影子,对影成四人。

    说话挑衅的是楚柔,是她那个后妈的妹妹,楚家的二小姐。

    秦慕不屑的用余光瞥了她一眼,一身粉色的连衣裙,比宋若词还要娘炮。

    秦慕拨弄了下她的头发,不耐烦的说,“楚柔,能不能闭上你的狗嘴,别整天在我耳边狗吠!”

    狗嘴?

    楚家的二小姐从小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哪个人不是夸她。

    居然说她狗嘴。

    楚柔的脸蛋瞬间涨得通红,“秦慕,你敢说我是狗!”

    “哎哟,是我错了!”秦慕掐着嗓音细笑,“说你是狗,还真是抬举你了呢!”

    “整天就知道跟我爸告状,有本事你就去告啊!”

    秦慕用中指抹了下口红,抹匀了艳红的唇色。

    嚣张的朝楚柔比起中指,“我要是怕你,我秦慕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秦慕本就是嚣张惯了的,管她楚柔是谁!

    楚柔气的说不出话来,瞪圆了眼睛气鼓鼓的,“你!”

    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来。

    秦慕洋洋得意的笑了笑,“我怎么了?”

    “秦慕,我们走着瞧!”楚柔真是要被气死了,恨不得直接上去扇她两个耳光。

    可她明白,要是真的动手起来,她未必是秦慕的动手。

    这小丫头,从小到大不知道跟多少人打过架,都被秦泽章教训过几百次了。

    秦慕无所谓的哦了一声,望着楚柔急走的背影,扬高了声音,“楚小姐,慢走啊!”

    这就怂了?

    秦慕的心情还算是不错,哼着曲子往包厢走。

    身后的不远处,楚柔给了两个男人一笔钱,咬牙说道,“看见没,就前面那个贱女人,随你们怎么办!”

    其中一个男人接过一沓厚厚的红色钞票,高兴的说,“放心吧,我们保证给您把这件事情办妥!”

    秦慕长得不错,光是从后面看她那个背影,就让男人忍不住的想上了她。

    又拿了钱,还能玩玩漂亮的小妞,这种白来的便宜,谁不要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