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流砂败雪灾
    “你这老鬼太不要脸!我那淘气的茵儿失踪难道不比你丧子更惨?你我本该同病相怜,泊主却强把我的难过事说做畏罪潜逃!”婴四川也是今天才明白天水为什么一直咬着自己不放嘴,心底一股火气喷涌爆发时还略带无奈。

    天水根本不吃他这套。“不必再说,那妖女分明是你亲自差人送走,今天你越是解释越说明心底有鬼!”

    婴四川叹了口气,他的确没有想到婴茵离开蛮部的事早被天水知道,可婴茵绝不是畏罪潜逃离开的蛮部。话又不能说明白,多说无益的婴四川决定继续与天水一战。

    ‘雪灾’对‘流砂’,这两人的对决放在西戎已经属于难得一见的范畴。

    天水放弃了流砂剑,他的身体也像婴四川一样覆盖了一层铁砂壳。婴四川重新凝结出冰晶甲,两人在柳树林来了一场近身肉搏。就他们现在使出的力量而言,铁砂壳与冰晶甲其实没有多大意义,可古今胜负从来都是细节决定。

    赤砂泊泊主不懂什么叫大意,风雪蛮部族长同样不敢掉以轻心。

    要不是浓郁的元素易于分辨,温凉差点以为他们师出同门。虽说是赤手空拳对敌,可天水的拳掌永远伴随着股股流砂,一根根微不可见的黄‘丝线’像刀子一样锋利,婴四川一身冰晶甲难以抵抗。

    如果天水现在是舞线的裁缝,婴四川此刻就是琉璃收割者。点点冰晶在婴四川的心念操纵下不断蚕食铁砂壳,赤砂泊泊主的情况比婴四川好不了多少。

    势均力敌。

    这两人本来就实力强劲,温良赶到时要不是几人都负了伤,小鹊林诸位好汉也不会那么快把他们制服。那时重伤在身的婴四川自知命不久矣,拼了命要掩护温凉这个陌生人撤退。

    温凉没有走,临死前做件好事,这样的念头也救了婴四川自己。接着黑白无常硬闯小鹊林,牛郎等人一筹莫展,也是天水和婴四川赶到才让双方心平气和开始交流。那时候两人还未尽全力,今天看到这样的决斗,牛郎甚至以为不必再比。

    名额这两人各有一份。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出现,生死状已签,一心报复的天水不想与婴四川共事才有此战。

    距离拉远,天水凝聚出四把赤砂宝剑飞射向婴四川。这四把宝剑无一例外都融入在了婴四川面前的雪盾中。雪盾融化的一刻,一枚赤砂拳头在婴四川毫无防备时硬生生挥来,尽管及时的防护手段减轻了拳头一部分威力,婴四川还是受伤不轻。

    风雪蛮部的族人虽然天生可以运用风雪之力,可要再想精进,他们却有比别人更难的坎儿。婴四川能够凝结出体积较小的冰晶,这份实力已经是部落最强。

    冰晶的层次高于风雪。

    在厚重的土元素与戾气十足的铁元素面前,婴四川的手段显得捉襟见肘。

    如果是以前的话……

    天水的两条胳膊被穿了两个窟窿,在土铁元素凝结而成的拳头击中婴四川之后,天水一个窜步来到对方跟前。他知道是自己赢了。没想到婴四川也有同样的想法。这个破绽卖的很值,长长的两根冰枪正插在天水左右两条胳膊,天水强忍着剧痛一动不动。

    “怎么……”

    “老夫本来不愿意下此狠手,无奈你步步紧逼招招夺命。”

    天水明白了,婴四川已经在修习《四时战法》。他好不甘,为了生死状,天水废了不少口水才劝温门主答应。温凉点头的时候,他总算才对这个年轻人有了谢意。本以为借着内决可以让婴四川消失,他更有信心在看招大会夺个名头,这一次的看招大会他早已经跃跃欲试。

    利用温凉到那时候,赤砂泊的地位还可以更上一层。

    怎么偏偏《四时战法》出现?这样体积的冰枪根本不是他能调动。

    我的儿子死了,那妖女却只是失踪。我在流砂奥义潜心多年,婴四川却借着天赋与时运逆袭。谁有这样的天赋机遇都行,偏这个纵女杀人的人面禽兽不行!

    唰!

    两根铁砂线把天水的两条胳膊截断,这一幕把众人包括婴四川看的目瞪口呆。温凉想要叫停决斗,可想起天水恳求与婴四川死战的神情,他还是选择尊重。

    断臂处唦啦啦又长出两条胳膊,天水用崭新的赤砂臂迎战婴四川。

    原来婴四川现在也只能堪堪保证四根冰晶长枪同时存在。长枪存在时,他也不能再操纵本来那些细碎的冰晶颗粒。

    天水重生的胳膊要比之前更具威胁,他的战斗方式还是流砂配和体术。可婴四川的战斗方式却完全变调,现在的风雪蛮部族长只懂得以长枪对敌。

    当婴四川意识到自己被《四时战法》所限时已经晚了。战斗节奏完全掌握在几乎疯狂的天水手中。本来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婴四川还有一敌之力,可他却过度依赖了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的《四时战法》。再好的宝剑给了刀客,武器也会沉寂。

    婴四川败给了天水与天地元素的默契。

    那是在一次碰撞之后,婴四川退无可退险些着地。赤砂臂舒展开来,天水十个指节带着十道流砂在婴四川胸脯画了一个叉。

    鲜血迸射。

    胸脯的伤口与先前流砂在四肢留下的伤口使婴四川没有办法再战。失掉战机的婴四川甚至没有使出令他得名‘雪灾’的那一招。

    本来温凉还担心天水穷追不舍夺走婴四川性命。可这担心也多余了。天水凭着一口气凝聚赤砂臂,连番对拼后他的意志也不足以支撑他的行动。

    虚脱倒地。

    赤砂臂粉碎,两边断口现在才像开闸的水库奔涌出血水。

    把人抬下后温凉才意识到自己错了,碍于天水和婴四川毕竟是前辈,温凉不得已答应了他们死斗的请愿。可现在的结果已经产生了及其恶劣的影响,如果惊武门总有这样的争斗,组织迟早要溃散。

    内斗行为绝对要扼杀!

    “从今往后,惊武门尊老扶幼敬强惜弱,功者赏过者罚,新旧一律大小一则,倘再有因嫌生恨者带头造事,莫怪温凉再不把你当同心兄弟!”

    内决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