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内决
    关于之前的那场会议,由于惊武门的发展速度已经明显放缓,温凉吧大伙都叫来决定想个新的法子。

    真要‘反帝’,一个人的力量绝对不够。面对中胜一个庞然大物,惊武门发展的越慢,覆灭的也就越快。在南曲点燃的星星之火让所有人看到了希望,八旗子弟的嚣张光景不会长久了——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也其实就是这样,中胜与地方势力不同,帝的爪牙分散在五州各地很难互为矛盾,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事宜已经让中央焦头烂额,更别提还要镇压不时出现的骚动。

    最头疼的是,天子脚下的中胜同样认为八旗子弟都是些废物。

    这些人的家族都曾经为阮小楼夺权出力不少,阮小楼称帝后为了安抚利用这些力量,只好亲封他们为八旗。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些人如此的不堪重用,尊贵的地位与优厚的福利已经让这些贵族腐朽不堪。甚至八旗中因为忽然走了很多路而得脚气者数之不尽。

    民心沸腾,镇压无力。

    因此惊武门在地方势力与中胜的夹缝中才获得如此机会。相比过往艰难运营的新兴势力,惊武门是时代的宠儿。有这样想法的人提议组织应该固本培元,好生休整,越是大事越要沉下心来一鼓作气。只要有耐心,惊武门有很大希望屹立不倒,甚至真的成就非常。

    南曲巨鹿泽地已经把正镶蓝旗压着喘不过气,有消息称东荒的十万大山意图联手申输亥。剪除阮小楼羽翼的呼声更大,行动也越频繁,造反的时机已经成熟,不趁着中胜反应不及扩大优势,之后怕很难再有机会。有这样想法的人更多,所以惊武门的扩张一直明目张胆,既然组织的目的人尽皆知的,惊武门也就没有必要猫着腰走夜路。

    直接下战书!

    会议围绕这两点展开激烈讨论,直到温凉问询黑白无常两个少年的意见,所有人才吃到一颗定心丸。

    魔道以温凉马首是瞻。

    神秘的温凉手握五州最神秘也最具争议的力量。而且看黑白无常的意思,温凉在魔道有绝对的话语权。

    有了魔道这份底牌做靠山,会议开始一面倒的进行,连最保守的婴四川也认为:一个月后在塔林举办的看招大会,惊武门大可以凭借战擂成为南曲魁首。

    西戎的看招大会并不打算停办,盛会十年一次,由本州各大势力派代表前往特定地点比擂,最终获胜者就是‘西戎戎王’。看招大会不仅体现着对武者的绝对尊重精神,大会的举办更是各大势力比拼门面的绝佳时机。

    戎王得到最大光荣的同时,其所在组织也必然水涨船高。

    以温凉现在的身份,前往看招大会凶多吉少,毕竟大会每一次的主持都是‘降三世明王’妙烟台。正镶红旗会允许温凉四处撒野?

    不会。

    然而温凉还是决定一试,看招大会每方势力只限三人,可携带人数并无上限,就是说惊武门甚至可以倾巢出动保护门主温凉周全。

    如果他们疯了的话。

    惊武门吸收过来的附属宗门本身都有着不错的关系网络,只要妙烟台不过分为难,他们有信心带着门主安全撤离。拒绝一个强者参加看招大会,这样的例子前所未有。渴求加入惊武门阵营的势力不在少数,只要温凉与惊武门拿出足够的实力,不怕他们不动摇。

    所以惊武门决定在内部决出代表组织参赛的三人。

    温凉在疤头陀出现之前已经放倒一地武者,就算他想要参赛也不会有人答应。

    还有两个名额。

    于是,一场长达两天半的友谊赛拉开帷幕,在一系列的对决后,入围赛名单如下:‘天意刀’牛郎,‘流砂’天水,‘雪灾’婴四川,‘叫的亮’胡图,‘跳涧粉面虎’肖愧,‘咬牙剑’阿小亮,‘不见得’许衡水,最后一个是后来加入的。

    织女并未参加内选,黑白无常则已经赶回魔道,他们要调集人手保护温凉周全。

    接下来的内决仿佛给惊武门注入了一记兴奋剂,上上下下带着亢奋看完了四场比赛。参赛者都是五州数一数二的强者,尤其一对儿多年的死对头——风雪蛮部与赤砂泊。竟然在这里决定要了解恩怨,婴四川与天水征得温凉同意后签下生死状。

    壮士决战。

    流砂绝对是上乘神通,天水虽然心有不甘,可黑白无常硬闯惊武门时就是他阻拦小黑最出力。双掌同时聚土元素与铁元素为刀,天水擅长运用天地元气肉搏,二人的战斗从‘流砂刀’出现起就惊心动魄。

    风雪蛮部在西戎北部紧靠北狄州,蛮部族人天生可以感悟自然风雪的力量,婴四川就是这个令人羡慕的族群之族长。

    当天水的流砂剑碰到婴四川的冰晶甲。

    流砂溃散。

    冰晶迸裂。

    “哼……靠天吃饭的异类,接下来的光景一定要传到我那苦命的孩儿眼中去。”说话的当然是天水,风雪蛮部很少与外界有交集,实在因为族人外出时总被称作异类或怪物。不过他们也乐的在雪山清净,故此风雪蛮部本来与世无争。

    可天水的儿子却死在那座雪山。那一年,夜官成就地仙之后把神剑‘碧夜’存于风雪蛮部的消息不知怎么走漏出去。紧接着守剑人婴四川之女消失,赤砂泊泊主爱子亡命风雪蛮部,与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南曲小剑宗宗主叶语。

    陈衍生只见到‘酒见愁’罗全一杀人夺剑的背影。

    天水不相信儿子天尧是罗全一杀的,就算天尧死于‘酒见愁’毒手,风雪蛮部的妖女不引诱天尧,天尧也不会冒险到那怪物老窝风雪蛮部去。

    总之都是这些妖物作祟。

    婴四川今天也不欲再忍。“老不醒的东西,当日闯我蛮部者加在暗中的怕有七八,你怎么偏偏抓着老夫不放!”

    天水咬牙切齿道:“本来我信了小剑宗的鬼话,可接下来你竟然纵女逃命,你不是怕我报复还能为什么!”

    到这里。

    婴四川的神色有些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