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九宫阁论道
    “来了来了!”

    “来了?”

    “哼!你们一个个有什么好期待的,他来或不来老夫不都一样在这里?愚民!愚民!”徐夫子吹吹胡子,他可不关心孔夫子来不来,虽然今天依旧是他们两人论道的主场,可徐夫子一个人也可以论。

    这一次的论道可以说是人间盛会,九章书院院主勋海沧破例把初道子布道之所‘九宫阁’让出来给两位夫子争辩。其师弟正笑眯眯看着这一场盛会,由于眼睛小到总眯成一条直线,他就算在生气时也是这副笑嘻嘻的面孔。

    宗昭贤似乎并不赞成师兄的做法,他的声音中透露出些许无奈:“师兄似乎已经做了什么决定。”

    “小贤,从坐上院主的位置起我就没有为自己做过任何一个决定,我做的最后一个决定……就是担起书院院主一职。”勋海沧与宗昭贤完全相反,地位尊崇如他永远与严肃形影不离,他的两弯眉毛在中间连成一条,没有一个小孩子敢亲近他。

    这一直是勋海沧的心病。

    “一直以来多谢师兄照顾了。”

    “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不知道,有些话要是放着不说……总之师兄要注意了,昭贤往后怕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

    “你要是天天都这样捣牙,还是给我去门口扫地吧。”勋海沧应该是笑了,他眼睛上的一道眉毛舒展开来成了更长的一字。

    初道子曾在九章书院公开宣讲《大衍历》,为了那一次布道,九章书院把天宫以井字划分成九宫而建九宫阁。这座塔型阁楼从下到上共有九层,又称九宫台。‘神通第一’初道子就在最高一层讲道七天。七天里他只在夜中观星开讲,当时五州几乎所有的强者汇聚一阁,他们夜里听初道子授课,白天自己消化,没有一个人离座。

    虽然没能有人领悟《大衍历》,可初道子带来的知识从此另无数人受益无穷。占,术,算,医,纬,建都是在初道子讲道之后重新获得生命。

    今天的九宫阁仿佛再现了当年盛况。九章书院院主勋海沧以及副院宗昭贤带头在八层围观,九层高塔座无虚席沸沸扬扬。

    就见一个老头子踏上了第九层席地而坐。

    “孔夫子怎么这样不守时?”

    “徐夫子怎么这样没人情?”

    徐夫子吹吹胡子道:“这高达三千尺的九宫阁座无虚席,哪一个不是百忙中抽出空来等你?”

    孔夫子挑挑眉毛道:“这因缘无定数的五州尽波折弯曲,谁个人保证嫖客不会放老鸨鸽子。”

    “你强词夺理!”

    “你无事生非!”

    下面人说:“莫吵莫吵!”

    孔夫子问徐夫子道:“徐夫子不要见怪,你可听说中胜向五州各处下放了几批火铳?”

    徐夫子道:“自然听说了,八旗子弟只有正四旗皆为武者,剩下镶四旗都是些普通人作威作福。据说这些威力无匹的火铳专为镶四旗准备,中胜对造反声浪的打压已经做出回应。”

    孔夫子说:“奇怪的是,除了运往南曲的一批火铳,其他火铳全部被半道劫走……那位神秘的搁盏楼楼主据说没人见过他的真正面目,他怎么会这样大意……”

    徐夫子也跟着开始思考:“据说火铳是搁盏楼一位机关天才的作品,在南曲列装后它的名字已经远比那位温凉的知名度还高。”

    “可巨鹿还是顶住了这波压力,据说杜十当任职‘大威德明王’后,‘小灵通’丁培也反水倒向了巨鹿一边。”

    下面人说:“申输亥少年英雄,秋准料事如神,中胜就要完啦!”

    一场激烈的讨论开始,徐夫子与孔夫子两人对五州时局进行了一番畅谈。南曲胶着的战事最后也不被看好,两位夫子终于达成共识——局面会伴随十万大山的苏醒而被打破,中胜的灭亡似乎就要为世人所乐道。

    ……

    与此同时,五州的某座神山山顶,茅屋的木门被轻轻敲响,屋里本来的两个人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师弟。

    还没有人回应,门就被外面的人打开了,一个醉醺醺的青年摔倒在地,他的嘴里不知在嘟囔什么。

    燕太一摇了摇头。

    “小全越来越大胆呢,怎么敢在这山顶上耍醉。”说话的是剑宗宗主燕太一的二师弟——‘青莲居士’李长一。

    剑宗两位地仙之一。

    倒地的醉汉则是‘鬼剑忧’苦苦找寻的‘酒见愁’罗全一。

    “咦?怎么二师兄也在这里?二师兄……上次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说那蓬莱仙人是走了还是死了?走了和死了……有什么分别?嗝!大师兄……醒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罗全一慢吞吞站起来,却又以更快的速度倒地,倒下后他干脆懒得再站起来,屋子里只剩了他的声音:“二师兄不教我在大师兄房里耍醉,怎么自己却敢睁着大眼坐在这里……清醒的总避着泥泞不走,反而肮脏,喝醉的……嘻嘻……就干净不少呢。”

    燕太一与李长一无不是笑着在打量自己的师弟,许久未见,这孩子看起来又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思考上了。

    “师兄叫你过来是要吩咐你一件事。”燕太一笑着说道。

    罗全一摆摆手道:“师兄又要我打扫剑宗哪一处?”

    李长一也笑了笑说:“师兄这次是叫你去反帝呢。”

    罗全一不敢装疯卖傻了,他站起来拍拍衣袖说:“山外的事?”

    燕太一:“山外的事。”

    不怪罗全一惊讶,他并不是听到反帝有什么期待,只是剑宗多年来从不理会外界争斗,怎么这一次……

    燕太一当然知道师弟在想什么,他解释道:“我最近在想……天途高远而无心人事,这也许不过是武者逃避的借口,成仙之前是否先要成人?成人不仁……何以成仙?”

    “师兄你……”罗全一还是有些不理解。

    “你想不通也正常,连我自己都想不通,可能不过一时兴起吧……其实我们大多数的决定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燕太一顿了顿道:“正好,你的那桩旧事不如趁此机会彻底了结。”

    罗全一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师兄,见二人都是一脸笑意,罗全一明白他们已经做出决定。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