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苟道人得手
    这块连环沙丘本来一年也见不到几个人影,罕见的风沙与毒虫是这里的主宰,就是没有到过西戎的人也知道这里是绝对的常人禁地。也只是常人禁地而已。没有人会放着大路不走跑来受罪,想着通过这里的人,大都是心里有鬼的人。

    黑市出来后,几乎所有接触到秘密的人都集合在这里。抱着《四时战法》只想回到部落的婴四川。与仙人洞达成共识要抢夺《四时战法》与《天胎诀》的天水及老奴阿顺,仙人洞的许衡水,唐山两位长老。

    这几人基本已经被一个最近崛起的新秀打倒在地,召惊剑的实力还是被低估了,天水四人合力都未能挡下这个年轻人一剑。

    牛郎,肖愧,胡图还有阿小亮死死盯着这些土元傀儡,这是温凉给他们唯一的任务。至于前来‘支援’的文秀和他带来的一大批武者,也正尴尬的与小鹊林势力共同御敌。

    胡图在文秀背后啐了一口,这位城主大人分明是想带人趁火打劫。现在好了,自知不敌温凉几人的文秀也被疤头陀带着这些怪物一起包围,文秀打也不是跑也不是。

    ……

    十年前,虎头潭中走出一个人,一个很强的人,他的双棍打遍南海,未尝败绩,此人不受财色,不享功禄,只要一个最强的名头,直到他终于……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他沾了色。

    虎头潭中的虎头陀教人在头顶留下了一道十字疤痕,干脆剃光了头发,更名疤头陀,自那以后,疤头陀真的一心求胜,他继续像之前一样,挑战各方强人,不断胜利,不断变强,直到……人们再也没听说疤头陀的消息。

    有人觉得他死在了最强之路,有人觉得他已经勘破命理,遁入空门。

    没人知道,疤头陀只是不再把胜利的消息传播,因为后来见过他出手的人——每一个都是最后见到他的人,每一个人死前最后见到的都是疤头陀。

    两人已经交过手,这人的实力非同凡响,温凉不回到巅峰难以应付。

    可回到巅峰……

    就会像小剑宗那时的情况一样,甚至要更糟。

    “说吧,万藏道源的入口。”

    “不知。”温凉看向不远处的黄博涉。敌人只有疤头陀与巨鹿堡黄土长老。对于后者,他第一次这样好奇。

    “不说会死。”

    “你是什么人?知道入口又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疤头陀看着温凉许久无话,他似乎也不愿意这样送温凉上路,可没办法,这个人的出现是他们的机会,一向沉默寡言的疤头陀对温凉说道:“我是缉妖组二组的组长,后面那位是副组长……我知道你不是妖族,可樵空尊者既然把《天胎诀》放心交给你,那你就该躲着缉妖组的……”

    温凉也听说过缉妖组,这个组织平时分散各地,只有屠妖令出现才见他们有行动。本来缉妖组至多也是三流势力,可妖族沉寂的这些年,他们的死对头却莫名巧妙的壮大起来。

    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

    温凉自知不敌。这家伙的双棍要比申输亥的方铁盒更加娴熟老道,束手无策的他只好尝试沟通:“他们都已经甘于在黑暗中生活,你们又为何死追不放呢?”温凉很疑惑。

    “除非他们的罪孽也能被人遗忘在黑暗,否则我们的矛盾永远不会消除。”

    “永远不会消除么……”

    “你身后的人我可以不动,你的随身铁剑与《天胎诀》我可以帮你转交给信任的人,只是你……上面说你危险,我必须除掉你。”

    “危险?因为我要反帝?”

    “小子,这一套行不通的,一名与妖族联系密切的魔道余孽……你真觉得在黑市放下鱼钩就会有人响应?不论你反帝的目的是否单纯,这件事,唯独你没有权利去做。”疤头陀提着双棍走来。

    温凉基本丧失主动权。

    疤头陀十岁进入虎头潭,在其中苦练武艺二十三年后自创双棍绝技,棍打点,力震面,不同于其它棍法的一棍出全力,生灵皆寂灭,疤头陀的双棍震点崩面,留力绵绵,一棍更比一棍难接,是以以往接下其三棍的人都会明白一个道理:疤头陀的棍,接一棍就再别想走。

    刚才交手时温凉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好在温凉有双不可思议的眼睛,刚才他已经再次上演破掉‘完美剑阵’的一幕。

    疤头陀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受了些轻伤。

    温凉却在全力抵挡的情况下受了些轻伤。

    高下立判。

    两人分开时温凉才接到疤头陀第九棍。而这次,温凉已经没有取巧的可能,他的眼睛不会再有效,如果不能走出疤头陀的战斗节奏,温凉难逃一死。

    巨力漩涡再一次开动。

    六,七,八,九,十……

    温凉的虎口,肩膀,胳膊肘全部开裂,可他也终于把第十棍卸掉。

    一鼓作气。

    疤头陀的棍每中断一次就要从头开始,这是温凉反攻的最好机会。

    剑棍分离的瞬间,就看一股剑风绕着疤头陀开始高速旋转。可怜的疤头陀被飓风之类的东西割成一个血人。没有停止,这股飓风又找上了温凉。

    几乎被打成残废的温凉哪里还有这样的实力,那股飓风当然不属于召惊剑。牛郎等人见到一个战局之外的人蹲在温凉身边。

    “就用这剑送你去死吧。”

    来人仙风道骨却把脸遮了一半,他拿起温凉的剑就要把剑的主人照腰劈成两半。

    意识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牛郎等人也毫不含糊,来人的剑被牛郎与阿小亮一刀一剑阻止,胡图肖愧又及时招呼了这陌生男子。

    文秀……

    鱼城城主发了疯似扑向来人,而后倒飞回来。

    “切……”

    悄无声息出现把疤头陀切成血人儿的陌生人,就像没有存在过般化成旋风消失在沙丘。

    一群人又紧张的戒备好久才松口气,那人应该是走了。《天胎经》被夺,温凉不知还能否活命,疤头陀已经不足为惧。控制土元傀儡把众人包围的黄博涉叹口气说:“苟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